最新【欲之沉沦】(11)作者:p474400487_好看的【欲之沉沦】(11)作者:p474400487_【欲之沉沦】(11)作者:p474400487排行榜_久久热视频/这里只有精品-99热在线-官方网站

【欲之沉沦】(11)作者:p474400487


    字数:6046


      所有人满脸高兴,欢喜的脸庞忽然定住了,然后所以的同事满脸愕然,张大嘴巴发不出任何声音,而王健明也是满脸愕然之色,不过接着就变得难看无比,眼神变换不定起来,内心恨恨道:「贱人,居然敢玩我,害我如此丢人,要不是为了你的财产,我才不会那么下贱扮狗叫呢,好,很好,现在皮肤白嫩的很,而且身材也好的很,原本以为还想以前一样的话,就一两个月骗过来就去找敏敏,不过,现在我决定不把你哪里操烂我就不走,等玩厌倦了,我就将你的钱一个不剩的拿走,敢玩我,我发誓今日的耻辱将来必定十倍奉还,不然我就不叫王健明!!!」

      表面上,王健明高兴的面庞也是僵直了,一时间也无法反应过来,下一刻,他忽然仰头大笑起来,自嘲道:「呵呵,哈,哈哈哈,我真傻,换成是我,被人如此伤害过讽刺过,不要说再次接受他了,能不恨就已经很好了,哈哈,静汶你没有错,请你不要为了我这种混蛋,不是人的人伤心,你这样我只会更加内疚,自责,再见了静汶,希望下辈子我能娶到你,,我祝福你与所爱的人白头偕老……」说完也不等其他人方静汶说话,就在所有人愕然的眼神下,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方静汶见状,眼中的泪水流的更多,抬起右手,向着他的背影虚空一捉,满脸不忍,不舍,红唇张合几下,还是无法说出叫他不要走,我答应你这句话,最后整个人仿佛突然泄气浑身无力般,看着前方消失的身影,眼神悲伤空洞的坐会座位上。,而看热闹的同事见状,不由得小声的议论起来道:「哎,汶姐她这次太无情了,虽然王健明以前确实伤害过他,但是今天他也放低姿势扮狗叫,而且汶姐一直不愿意接受其他男子,不就是为了等他吗,为何现在又找借口说喜欢其他人呢也不愿意给次机会他呢!!」

      「哎,毕竟汶姐等他可是等了好多年了,可能是一时间无法接受过来吧,可能过段时间汶姐接受过来,接受他的求婚也说不定呢……」

      「对,汶姐肯定是一时间无法接受如此大的惊喜,所以过段时间结果可能就不一样了……」

      「话虽然这样说,但是以我心目中的王健明来看,受到这么大的打击,以他那么高傲的性格来看,我怕他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呢!!」

      「啊,你不说我也没有往哪方面想呢,是啊,我以前跟王健明一组做事,我也觉得他的自尊心傲得很,他可是开不了玩笑的人,这次被汶姐那么坚决的艰苦,想必对他打击大的很呢,不过,我想一个大男人不至于被拒绝求婚就自寻短见吧!!」

      「好了好了,没看见汶姐现在已经很伤心了吗,还在哪里说风凉话,都给我回去做事,还让我听见你们讨论汶姐他们的事,这个月就等着每晚加班,也休想放假了……」

      听见管事的女班长如此说,所以同事脸色就是一变,连忙默不作声的转头回到各自的位置上继续工作……

      当所以同事都离开回到各自的位置工作时,办公室内的方静汶,忽然站了起来,内心就是一惊,刚才同事的议论她听见了,起初她也没心情去听,脑海只想着王健明的事情,但当听见王健明不知会不会做傻事自寻短见时,她当时就是一惊,然后回想起刚才王健明的话,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心里也越来越慌了,所以这时她决定要确认一下王健明不是去做傻事才安心了……

      方静汶一边拿着手机拨打王健明的电话,一边满脸焦急的离开了办公室,当她来到电梯时,王健明终于接听了,当即她就焦急问道:「啊明,你现在在哪啊!!」

      电话里传出王健明温柔的声音道:「是静汶啊,我现在在你公司的楼顶,原本我还在想要不要打电话给你,告诉你我爱你,来作最后的道别呢,没想到居然是你先打过来,也好,不用再左思右想了,静汶,我知道我以前真的把你伤的很深,不过请你相信我,我这些年真的很后悔,我不是不想早点回来求你原谅,但是我又怕你看见我又会想起那些画面,所以我忍着不来找你,而今天我早就想好了,也早就决定了,如果你能接受我的求婚,那么我就会用一辈子来爱你保护你,而如果你拒绝的话,我也不会恨你,因为这是我活该的,不过在你拒绝后,我也没有继续活下去的意义了,静汶永别了,相信我,我真的很爱你,嘟嘟……」
      王健明的话说得很快,然后没等方静汶回话就挂断了,导致方静汶愣了一下后,接着满脸焦急惊慌,对着手机慌乱道:「喂,阿明,你听我说,你不要乱来啊,喂,呜呜,,怎么办,楼顶,对,阿明在楼顶,呜呜,……阿明求你不要乱来啊,。呜呜……快点上来啊,呜呜,」方静汶一边哭一边猛按电梯。

      而此时楼顶上的王健明,看着手中的电话就是一阵阴笑,然后一手将口袋的眼药水拿出来,就对着眼睛猛滴几滴,当感觉脸上有药水滑落后,再往楼顶的边缘走过去,片刻,听见背后有声音响起,他知道方静汶终于来了……

      果然,方静汶刚出电梯就急忙往楼顶跑去,当走进楼顶时,发现王健明背对着她,已经走到楼顶没有护栏的边缘,只有再踏出一步,他就往下堕落了,那一刻,方静汶吓得花容失色,当即尖叫哭道:「啊,啊,阿明求你不要,呜呜,我求你不要再走了,呜呜,我答应你,呜呜,我答应跟你结婚,呜呜,求你回来,呜呜!!」

      王健明闻然,转过身来,方静汶只见他满脸泪水,表情悲伤,看着她道:「静汶,你这又何苦呢,为了我这种人,竟然宁愿牺牲自己的幸福,答应我的求婚,呜,呜,,我以前真是瞎了眼啊,竟然放弃这么善良的你,而且还深深的伤害了你,我,我真的不是人,呜呜,我真的很后悔,虽然你宁愿放弃自己的幸福嫁给我,但是我又怎么可以看着你每天活的那么不开心呢,静汶你不用在劝我了,今天我就不应该回来,不应该向你求婚,如果不是我的自私,你就不会如此痛苦了,我这种人根本就不应该活着,静汶求你不要再为我伤心了,如果有来世我一定不会在伤害你……永别了。」说完就再次转过身来……

      方静汶闻然,哭得更加伤心,眼看王健明转身就要跳下去时,她惊慌得心都跳出来了,连忙尖叫哭道:「啊,,啊,。不,呜呜,,我刚才是骗你的,呜呜,我最爱的人是你啊,呜呜,求你回来不要跳,呜呜,,我因为等你太久了,呜呜,你突然回来求婚,呜呜,我一时间还接受不了,才,呜呜,才说谎,呜呜,……求你不要跳,呜呜。如果你真的跳下去,那么我也跟你你跳,呜呜。咳咳……呜,咳咳……」由于哭得太厉害,到最后更是咳嗽干吐着……

      王健明闻然,满脸露出得意之色,阴笑一下,接着转身,满脸心痛惊喜的快步跑到方静汶的身边,紧抱她,轻拍她的后背,问道:「静汶你说的是真的吗!!」
      方静汶看着王健明快步来到面前抱着自己时,也急忙冲过去,紧抱着他的身体,害怕他忽然又会做傻事了,埋头在他的胸膛,撕心裂肺般的痛哭着,还不停点头,算是回答他的提问……

      片刻,紧抱的两人稍微分开一些,接着两人对视一眼,忽然疯狂的热吻起来,王健明的疯狂索吻,方静汶张口嘴巴伸出舌头,与他舌头交缠,主动热情疯狂的回应他的吻……

      半小时后,王健明拉着方静汶,打开刚开房的房间,当房门关上的下一秒,王健明急忙转身抱着有些不知所措,欲言又止的方静汶就狂吻起来,至于方静汶也就开始被逼接受一下,当王健明说我爱你时,她也开始主动热情回应起来。
      房间中,王健明一边舌头入侵方静汶口中索吻,一边双手开始解开她职业装的纽扣,而方静汶一边主动舌头与入侵的舌头交缠,红唇最嘴唇的热吻,一边也开始解开王健明的衣服纽扣……

      没多久王健明就将方静汶的上身衣服脱光,不过他也被方静汶脱光了上身的衣服,接下来,他们一边吻,一边往床上躺下,当王健明压着方静汶在床上时,他开始进攻了,他离开了方静汶的红唇,在她的脖子狂吻而下,双手按在饱满雪白柔软的圣峰上揉搓起来。

      方静汶满脸红润,眼睛红肿,眼神复杂迷惘,仰着头,伸长脖子方便王健明的狂吻,双手按在他的大手上,随着他大手揉搓圣峰而动,却没有任何要阻止的意思……

      王健明的吻热情似火般,在方静汶脖子吻了一遍后,直接松开一手,张开吃下粉色坚挺的樱桃,另一只手继续揉搓圣峰,而空出来手直接伸向她的下身而去。
      又是片刻后,方静汶满脸红润羞涩,眼神迷惘,看着跪在两腿间满脸兴奋,提着阳具,对着秘处口摩擦着的王健明,下一秒,方静汶脑袋往前猛的一仰,饱满的双峰一挺,满脸艳红,眼神失神,张开红唇发出「哦……」酥软的娇吟声后,时隔多年,再次感受到,期待已久,喝望已久的阳具,入侵体内……

      不过这一刻,方静汶却没有多少喜悦,她清楚的感受到体内的烫热阳具,很清晰的感受到,知道凌战的阳具是多么的粗长,她本以为即便其他男人的阳具没那么粗长,但是也不会有多大的差距,可是此刻她才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了很离谱,她现在还记得以前被王健明做爱时,那种充实的感觉,而现在她却感觉体内的阳具虽然还算粗,不过却有些短,就是那么一些长度的差距,让她感觉秘处得不到满足,不但没有充实,涨的美妙,反而还有种空虚,异常期待充实的喝望……

      不过王健明此时王健明内心也是一阵鄙视道:「哼,我还以为刚才她真的骗说谎拒绝我的求婚,没想到还真是有男人,而且我想还不止一个呢,不然这里怎么会松成这样,哼,等我还以为真的那么痴心等我这么多年,原来暗地里跟其他男人上床,不过算了,反正我也就是来骗她的钱,也不是跟她过一辈子,而且她哪里一吸一吸的还真的舒服的很呢……」

      王健明内心这样想完后,表面却满脸享受,再次趴在方静汶的娇体上后,在她耳边说道:「静汶,我爱你,你那里好舒服啊,!!」说完,就再次热吻她的红唇,双手再次揉搓她的饱满双峰……

      「啊,啊,啊,,快点,啊,啊,给我……啊。啊……」方静汶平躺在床上,修长的性感大腿大大分开,抬起悬浮着,两腿间王健明跪在中间,狰狞的阳具插进浓密芳草中的秘处内,随着阳具的猛烈进出,带出一滴滴的淫水滴落在床上,同时,白嫩的娇体,随着抽插,悬浮的双腿不停的摇摆,娇体不停的前后挪动,不过饱满雪白的双峰,因为被王健明的一手按照揉搓,一边被他张口吃下吸吮,而无法摆弄出夸张诱惑的淫秽弧度。

      「啪啪啪」的猛烈响亮撞击声,秘处传来异物进出的感觉,乳房传来被揉搓,吸吮奶头的感觉,方静汶只感觉脑子全是凌战的身影,身体越来越难受,欲望越来越强,虽然王健明在猛烈的抽插着,可是尝试过凌战高超无比的抽插方法,抚摸揉搓手法的她,此刻也就只是感受到断断续续的快感,却也因为如此是她异常难受,内心的欲望也越发强烈……

      下一秒,她感觉已经控制不了内心的欲望了,她变得更加主动,双腿缠绕王健明的腰间,希望能得到更加美妙的快感,可惜,此时王健明已经忍不了了,猛烈的抽插几下后,阳具用力一顶,接着身体一僵后,一动不动的趴在方静汶的娇体上……

      感受到体内的阳具突然喷射出大量的烫热液体,方静汶脸色更加红润一份,但是满脸的不满,眼神幽怨,而这时耳边却传来王健明的喘气声道:「静汶,舒服吗,想不想要吗……」

      得不到满足的方静汶闻然,内心不由一喜,连忙道:「嗯,舒服,我还想要……」说完,就开始主动挪动娇体,刺激体内半软半硬的阳具……

      接着房间再次响起方静汶的娇吟声,「啪啪啪」的撞击声,「唧唧」的吸吮声。

      良久,方静汶全身赤裸的下床进入冲凉房中,冲凉房里,方静汶脸色红润,满脸不满,眼神幽怨,一边淋水,一边清洗秘处流出来的精液,这些都是王健明内射的,而她一次也没有得到高潮,全身都是淡红色的吻痕,看着这些吻痕,方静汶表情不断变换,她此时只想快点离开,然后去找凌战,好好的高潮一番,不过因为这些吻痕,让她不知如何是好。

      而这时王健明也全身赤裸的进来了,看见全身湿漉漉,张大双腿,低头清理秘处,散发着另类诱惑感的方静汶,当时软绵绵的阳具瞬间坚挺起来,一边套弄阳具走向她,一边抱歉道:「静汶不好意思,今天状态不是很好,所以,所以才没有坚持多久就射了,不过请你相信我,只要多做几次,我找到感觉后,就能控制住,到时就可以让你满足的……」

      方静汶闻然,满脸羞涩,站直娇体,白了他一眼,内心却是一叹道:哎,阿明你再也无法让我满足了,这个世界上能让我满足只有凌战他了……

      看着站在面前的王健明在套弄着阳具,方静汶还不知道他还想要吗,不过,想到被抽插又无法得到满足的难受,她就连忙道:「啊明,今天我们做了好几次了,不如下次在做吧,我现在已经很累了……」

      王健明闻然,想了想然后满脸温声恳求道:「静汶,对不起,不过请你相信我,这次我会尽量的把持住的,求你再让我来一次好吗。?」

      看着满脸恳求的王健明,方静汶一时间也无法拒绝,却又不想回应,看到这种情况王健明,当即往前一步,抱着白嫩的娇体,对着红唇就是一吻……

      方静汶感觉到后,内心暗叹一声道:凌战对不起,我不是一个好女人,我配不上你。紧接着就回应王健明的吻,下一刻,王健明将她的娇体压在墙上,一手提起她的右腿,一手提着阳具对着秘处口,就是用力一挺,然后双方都发出「噢……」的一声再次结合为一体。

      从开房开始,到结束足足过了一个半小时,王健明才拉着一脸郁闷的方静汶离开了房间,然而让方静汶没想到的是,当他们刚出酒店门口走了没多远,迎面而来却是,被一名身材浅绿色上衣,超短牛仔裤,样貌艳丽迷人,身材高挑,身姿曼妙的少女搂着手臂走着过来的凌战。

      这一下方静汶惊呆了,忍不住眼睛一红,内心一阵痛苦,悲伤尖叫一声道:「啊,凌战,你不是去上课吗,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旁边的是谁!!」

      凌战闻然,才注意到前方的方静汶他们,看了方静汶一眼后,然后看着拉着她的手戴眼镜的王健明,面无表情的冷声问道:「那你又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在上班吗,你旁边的又是谁啊!!」

      方静汶闻然,当时就一阵慌乱,急忙抽回被拉着的手,然后没等她说话,王健明就向前一步认真大量一下清秀的凌战,然后再看向搂着他手臂的靓丽少女,当看见少女搂着凌战手臂按在双峰中间,更加突出饱满的圣峰时,却发现圆圆的隆起乳房中央的位置,凸出了一颗葡萄大少的物体,当时他就知道少女没有带胸罩,不过当他看见少女顺着他的眼光发现自己春光乍泄时,满脸通红,搂着手臂的手抬起遮挡住,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而这时王健明才收回目光,看着凌战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王健明,是方静汶的未婚夫,请问你是她什么人……」
      凌战闻然,面无表情不动声色看了一眼满脸苍白的方静汶,然后反问道:「哦,方静汶什么时候有未婚夫的,我可没有听说过啊!!!」

      王健明闻然,呵呵一笑道:「呵呵,没听说过是正常的,其实我之前到外国出差,今天才回来求婚的,……」

      凌战再次开口道:「哦,原来如此,难怪了,我跟方静汶只是普通朋友,这位是我女朋友,我叫凌战,她叫曾雅思,好了我们还有事情要做,先走了,……」说完拉着曾雅思,就越过王健明,再越过低头满脸苍白的方静汶……

      就在这时,王健明突然转身一笑道:「凌战是吗,,前面的酒店不错,我刚才才跟静汶去睡了一觉,觉得真心不错,有空可以带你女朋友去睡一觉试试吧!!!」

      凌战头也不回的回答道:「哦,是吗,我们其实现在就是去找地方睡觉,,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去试试吧。」

      低头的方静汶闻然,当时就抬头转身看着凌战的背景,苍白的脸庞没有丝毫的血色,眼睛的泪水无法控制的流了出来,张开红唇,想说什么,却又发不出声音,内心仿佛刀割般疼痛,只是站在原地不动,默默的流着泪水……

    [ 本帖最后由 a198231189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a198231189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