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高中班级宠物】(21)【作者:eyny10012990】_好看的【高中班级宠物】(21)【作者:eyny10012990】_【高中班级宠物】(21)【作者:eyny10012990】排行榜_久久热视频/这里只有精品-99热在线-官方网站

【高中班级宠物】(21)【作者:eyny10012990】


    字数:720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1

      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真的要说有甚么纰漏的话,那就是对象了。

      连日的研究也算不出,低下阶层的人们竟是如此低劣下等……慢着,这样说的话就产生矛盾了。

      既然一开始就已经知道对象是低等生物,那无论如何研究其行为,得到的结果也都会是一样的。

      上帝造人,给予人类与上帝相同的外表,为何相同躯壳内的东西相差如此之大?

      不管上帝为何要造人,不过他当时的心情应该如同小孩子在做美劳,虽然我不是上帝,但我也是依上帝形象所制作出来的人类,能够揣测造物主的这一点心思也不为过吧?

      小孩子的今天说:我要做十台汽车。这时台虽然都是汽车,却无法达到完全相同。在制作的过程中,心境不同,做出来的东西也不尽相同,更何况制作一样的东西是何等的无聊啊?

      你有没有在自己的作品中,增加一些小瑕疵还是签名,希望与其他有所区别。当有人问上其差别在何处,还能个得意洋洋的说:你猜猜看?

      相同的汽车,不同的汽车。

      同为人类,却也不同於人类。

      人在出生的这一刻,内在已经被准备好了。如果套用我刚刚说的话,那就是上帝已经将小瑕疵还是签名放在你体内,或是你就是小瑕疵与签名的后代。
      其他人也是,带着自己天生不同的内在诞生。

      外表一样是人,高低优劣就已经明显的划分出来。

      还没进入人类自己规划的社群中,就已经有所不同,难道这不是极为不公平的事情吗?有些人的瑕疵是特别聪明,有些人的签名是内脏有缺陷,无论是什么,他都是上帝为了区别他成千上亿的作品,所留下的小痕迹。

      更可悲的是。

      人类自身也将其签名与瑕疵赋予下一代。

      富者传才,能者传智,王者传权,贫者传己。

      贫者能够给予后代的,只有他稀疏的知识与钱财,连权力都没有,是个悲惨的低下阶级。

      天见可怜,若上帝的痕迹是祝福,或许还有打破其轮回的机会。

      相反的,就不用我赘述了吧?

      这里的人们。

      既无上帝的垂怜,更无家族带给的祝福,是彻头彻尾的贫者。

      这些人若是能够无偿的碰触到高位阶的人,会是如何反应?

      绝对是不顾一切的趴在上面舔舐,吞噬。生物的本能告诉贫者,尽快把这闪耀的好东西吃进肚子哩,否则其他贫者也会抢夺,这些美味的佳餚如何能够放过?
      他们忽略了。

      上位者之所以高等,就是因为他们所有与贫者不同。珠宝如果掉到猪圈中还能称作为珠宝吗?当然可以,珠宝的本质是不会变的。

      上位者失去一切成为贫者,那么贫者也看不上眼,顶多是增加了一个同伴罢了。

      所以,当他们贪婪的骑在上位者的头上,好似自己已然成为上位者,这动作是何等的可笑。上位者依然是上位者,不会因为在贫窟走动就失去它自身的价值。
      可怜的贫者,看不清这一切。因为贫者恆贫,富者恆富。

      该是提醒,教育的时候了。

      能够看清楚自己的身分地位,也未尝不是件坏事呢。

      宁静的校园中,有一处正在上演激烈的对抗。

      其中一人挺出他的拳头,这拳头代表的涵意不言而喻。

      「你是认真的?居然要玩这么大?」站在台上的人有些不敢相信。

      「颱风天就是要泛舟啊?不然要干嘛?」

      「干!卖闹!还有没有人有好想法的快说喔!」

      班上正在进行本校一年一度的园游会讨论。

      只有十七个人的班级,意见却可以写到黑板满满满。

      最受大家欢迎的有几个主题。

      卖烤肉(自己也能烤)

      女仆咖啡厅(还要我解释?自己拉上去看标题

      三分射篮拿奖品

      王牌投手(夜市九宫格那种

      套圈圈(一样抄夜市

      做红豆饼(做好做满,还有三黄三馅

      章鱼烧(咚咚家有道具

      元宝好像想到什么,突然站起,努力地晃着他肥胖的手:「我有个好点子!」
      他也不等众人询问,迳自开口:「我们用小诗来赚钱!裸体咖啡厅!裸体女仆!?

      「……」

      「………」

      全班没人接话,沸腾的教室一时之间鸦雀无声。

      「快告诉我行不行?不要给我奇怪的表情!」元宝大吼着。

      也不怪他,这蠢脑袋只能从H漫中取材。

      「烤肉吧。」柏村说。

      「嗯,烤肉吧。」

      「我也这么觉得!」

      没人理会他的提案。

      这是当然的,大家一起饲养的宠物怎么能这样随便让别人玩弄呢?

      我回头看看黄诗涵,她在自己位置上,秀眉微蹙,两手紧压裙子,努力地用尽全身的意志力,去压抑两根疯狂旋转的假屌所带来的刺激。

      啊…辛苦了!

      自从那天黄诗涵被男朋友放生后,处境每况愈下,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尊重越来越难在她身上看到了。但她还是能倔强地与大家抵抗,也正因为如此,大家更加想要欺负她。

      但是仍然有人在袒护她。

      超人、广东粥、巴勒、双枪、天龙这五个人,其实也没太意外,他们的身上都有剑与玫瑰图案的戒指,是护卫队的象徵吗?

      这个图案我也在渊带来的管家身上看到过,也就是老杜的手錶. 之前痛打咚咚、元宝的中年人,开着名贵跑车来接小诗的司机,以及前阵子让我误会她援交的中年人。都是同一个人,老杜。

      说实在的,我真的不知道老杜是何许人也。

      说老杜是渊的管家,合情合理,还来接小诗放学,但奇怪的是,为何管家能对主人的女朋友上下其手呢?那天老杜的肥手如何揉捏,如何伸到裙子下抠小诗,我看得很清楚。

      好怪啊?想不透。

      亲卫队完全不参加奸淫小诗的行列,在众人起鬨之下,顶多打个枪射在雪白的大腿上,随后逃之夭夭。超人更是铁了心肠,说不干就是不干,整天抱着课本狂读,也不知道是在上进什么。

      那天屁孩三人组玩得不是很残暴吗?怎么一下子变龟儿子了?

      这些事情想来想去,真的没个结论。

      於是我找鹰久讨论,告诉他我的所见所闻。

      牠低头沉思,最后终於说出:「一个中国,各自表述。台湾之表述内容不包含一边一国、台湾独立。并朝两岸共同之和平繁荣努力发展。」

      「我操你妈的,身为国家领导人说得出这种话!」所有人一起大喊,拿出蓝白拖一人打一下,打了两千零八十八下,刚好把鹰久这畜生打成肉沫。

      「我们现在缺一个脚色,谁要来递补?」狼耳朵气愤未平,随意从脚色池里抓一个人出来:「就决定是你了,小智,以后你就代替那畜生的位置。

      狼耳朵做了此安排,才觉得文章写得快乐些了,就算是谐音,也不想与之共舞。

      「对了,还有力伦呢!」

      狼耳朵则找了小刚替补力伦的脚色,把力伦做成柏油路,顺便把英文也换掉,换成小茂:「这下好多了,做好做满啊!三位!」语毕,消失在空间中。

      「奇怪,刚刚发生了甚么事?」我不自觉地脱口说出,脑袋昏昏沉沉的肿胀万分。

      「没事……刚刚你说到哪里了?」小智认真地听我描述,还边做笔记。
      「总觉得刚才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总而言之就是那个剑与玫瑰的图案,每个人手上都有,是什么信物吗?」

      小智在笔记本上记录了那图案:「我还要研究一下,这挺古怪的……不是吗?」
      「我觉得,他应该是被有钱人玩腻的女人吧?很合理对吧?现在被NTR,他男朋友当然会不爽抛弃啊!」

      这番论点合情合理,但小智好像不领情的说:「我再想想……」

      班上的吵闹将我拉出回忆。

      园游会的项目决定是烤肉了,也就是说,班会结束。

      剩下的都是自己的时间,一般来说都是看小说、滑手机、玩扑克牌之类的,班会时间,跑去打篮球可是会被教官抓的,不过最近多了一个重要的必办事项。
      「班会是绝佳的训练时间,因为每个班都在开班会,老师也鲜少到处走动,所以只要把班上的人撒出去把风,就没人知道我们在训练宠物。」小诗两手撑在桌上,脸泛潮红的说出这项建议。

      此话一出,猩猩原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

      「你说甚么?」他不可置信地看着黄诗涵。

      猩猩原,现任的班导,对此事相当反对。怎么能放一个女高中生在校园进行这种事情?

      「如果……如果老师不让我受训练的话,那我现在就跑去机械科。」小诗红着脸低头说着,这时她才刚从电动屌的课桌椅走道讲桌前,裙子下不断的滴落花蜜,更糟糕的是,她还缓缓地将裙子拉起来。

      深蓝色的裙摆越来越高,雪白的大腿漂亮的露了出来,终於看到了桃花源。
      沾满淫水的花瓣夹着因为充血而隐藏不住的小荳荳. 全班屏息看着这美妙的一刻,好像发出一点声音都会将这画面染黑。

      「老师……?」她可怜兮兮的说。

      「这……我………」猩猩原还真不知道拿这淫娃如何是好。

      小诗缓缓的坐在自己的桌子,一脚跨上,让小穴能够更清楚的露出。

      纤细白皙的手指,接近令自己羞耻的部位,指尖压在蜜裂上,由下而上,自上而下,指尖拨开肉缝,又马上紧闭,小诗的肉穴就像柔嫩的嘴唇,舔着自己的手指。

      但那明明就是专门吃肉棒的地方啊!

      小诗忘情的在两片花瓣中,滑动手指,一不小心用力过猛,去碰到小荳荳,而且只是轻轻地碰到一下,小荳荳连一丝变形都没有。

      但所带来的刺激,令小诗身躯抖了一下,她害羞地闭紧眼睛,更加小心的玩弄自己的私处。

      被电动屌震的酥软湿黏的小穴,早就准备好接受任何东西的奸淫。小诗多伸出了中指,缓缓的没入自己的蜜裂。

      「咿呜~ 」她发出了小小声响。

      终於,整个中指埋入肉穴,她停下动作,深呼吸,这才开始翻搅肉穴。
      「嗯喔……嗯啊……」已经变成如此地步了,她也不太去压抑呻吟声,跟随身体的感觉,让小嘴奏出美妙的音符。

      虽然她在挖她自己的小穴,但我看的出来,她刻意避开自己的G点,手指插太深了。不过光是轻碰小荳荳就抖成这样,我看她还是乖一点来的好。

      大家都瞪大眼睛,记录着这美妙的一刻。

      校花在上课时间坐在桌上挖穴,不讲我还以为是SOD哩!

      她偷偷张开眼睛观察这静到不可思议的教室,才发现所有人都死盯着自己自慰,这下子小脸又更红了。

      「老师…拜託让我接受宠物训练……啊嗯……」这句话搭配蜜穴发出的滋滋水声,特别有说服力。

      「这小朋友已经没救了………」猩猩原一脸鄙视的看着黄诗涵,虽然知道她身上的恶疾影响她,让她做出这些举动,但总觉得很厌恶。

      「如果她真的跑出去的话,那事情就会更麻烦了……」猩猩原将两件事情放到天平上一秤,只能提心吊胆的同意小诗。

      同意小诗让班上的人训练她,让她做个称职的淫荡母猪。

      「咿喔…………谢谢老师………」小诗拔出自己手指时还唉了一声,她苦笑着走向猩猩原,沾满淫水的手轻轻的帮猩猩原脱去裤子。

      「同学……」

      「老师不愿意帮我吗?帮我压抑………病情……………」

      小师倒抽了一口气,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

      大家也知道她为何如此反应。

      一只擎天巨屌,从猩猩原的下体弹出来,货真价实的30cm外加如接力棒的粗细,猛兽!巨兽!

      这一下出乎小诗的预想,这么大的东西如果进到自己的肚子里面,子宫肯定会被戳得乱七八糟。

      她反应倒也快,踮着脚尖将花瓣贴在猩猩原肉棒上,裹上自己的淫水,打算用手服务。

      猩猩原看着自己的学生如此下贱的服务,如同妓女一样,却无力阻止,还要陪着演这闹剧,心中不爽。眼下黄诗涵的蜜唇肉贴附在自己的老二上,一股不耐从心中窜升。

      「老师……我用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时小诗正在用花瓣润滑肉棒,当花瓣滑过龟头那一瞬间,猩猩原突然捉住小诗的水蛇腰,狠狠的贯通这淫荡的女高中生,刺穿这自愿给人饲养的母猪。
      巨屌贯入,小诗发出淒惨却又悦耳的惨叫声。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小腹,肉棒在平坦的雪原上拱起了一道雪丘,这怪物真真切切的插入自己的私处,毫不留情地挤开腹部的内脏,欺负着子宫。
      「不要!拔出来……不要啊!拜託你……」这时小诗真的感到害怕,泪眼婆娑的像猩猩原求饶。

      想都不用想,这些话当然是我们逼黄诗涵去说的,为了将这件事情正当化,至少在我们班上。

      母猪大声抗议,死垃圾甚么的髒话念个没完。

      但是被我们制作的「哭夭之墙」折磨后,变得听话的不得了。

      我不禁回忆前几天……

      家里如果有养猫的话,最怕牠乱抓家具、啃咬电线。如果养狗的话,则是随地大小便、咬人。

      所以训练是必须的。

      必须对班上养的宠物进行严格的训练,这样才是对生命负责的态度。

      「就是这样,懂了吗?」小智豪不害羞地把以上言论告诉小诗。

      「如果我不要呢?又要散波我的照片吗?」

      「哎呀,你很清楚呢,要是传出去就不好听了。」

      「你以为每次都能够用这样威胁我吗?一群蠢材,愿意陪你们这些死垃圾玩游戏已经快超出我的极限,快忍耐不下去了,现在你……」

      小智伸出手指挡住小诗的唇,温柔的说道:「所以才说你欠缺训练啊,你早就不是你自己身体的主人了,到现在还搞不懂?」

      「是这样子吗?我还真的猜不到还能做出比强奸更过分的事情。以你们的脑袋,顶多就只能想到叫更多人来轮奸我,不是吗?」

      「嗯……呃………干!反正你就是欠调教啦!」

      「现在的情况已经很麻烦了,全班知道、老师也知道,再这样下去事情一定会东发视窗,你们国家对於强奸犯应该也不会太温柔吧!」

      「呵呵,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没有其他招了。但是……还是有办法叫你听话。」
      小智毫不客气地拉着小诗的手,向礼堂走去。

      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跟了上去。除了有病四人组以外,全班无不好奇,小智到底有什么崭新的Idea。

      这个时候还没下课,因为我们老师有事情要我们自习的关系,所以大家都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平常的话早就开干了,不过今天小智特别跳出台说要教训小诗。

      小智把全班带到礼堂的舞台上,这个舞台挺大的,可以容纳四个班级在上面排队,之前也有班在上面表演街舞。深红色的布幔一层一层的,厚重的感觉好像特别能带来心灵上的安宁。

      面对舞台,左边是单人大小的演讲台右边是钢琴,红色的布幔挂满整个舞台,舞台正后方有一层,左右两边各有三层,其中一层做成可以拉出去当幕用,所以特别长。其他两层就是躲人用的,各位都看过左右两侧跑人出来的景象吧?
      为了不干扰台上的演讲者、表演者,这种设计是必须的。

      「我就是要用这个治你!」

      小智带着大家到最右侧的布幔,豪气万丈的说着。

      在这边做,台下确实看不到,而且同学可以走后面绕路,换人干,也不容易被其他人发现,台上怎么聚集一堆人。

      「啊?你是白癡吗?还是脑子终於烧坏了?在这边做的话,被发现我可不管喔,而且社团又快开始了,你真的有这么笨吗?」

      小诗一脸无奈地吐槽,她可能真的觉得小智是智障,但我知道,小智绝对不会没由来的带到这里来。

      「这面绒布后面是墙壁,墙壁后面是储藏室,里面摆了一堆杂物,你知道这代表甚么吗?」

      「你要不要去看看脑科还是神经科什么的?在这边、与在撞球室、教室,我真的分布出来哪里不同……喔,你觉得有人在外面打球会比较刺激吗?拜託……」
      「你还没搞懂呢,这边是舞台的侧面,如果在最右侧搞你的话,舞台下面的人是看不到的,因为前面还有数层绒布挡着。」

      「所以呢?」

      「然后我在这边发现了一个好东西。」小智用眼神示意小刚,后者进入后面的储藏室。

      「那么,女主角请准备!」小智突然强脱小诗的制服,虽然小诗强力抵抗,还是不敌众人强脱。大家一看到小智发难,马上合群的加入拉人婆婆行列,真团结。

      「干嘛啦!真的要在这边做?」小诗马上遮掩身上重要部位。我说,黄诗涵,这里所有人早就看光光啦!有必要吗?

      小智一声冷笑,一手抓着小诗,一手掀开布幔,一个如平底锅大小的洞出现在眼前。

      「进去吧!」

      在后面的小刚一拉到小诗的手,就马上向后拉,小智在后面推。

      一个卡在墙上的肉便器完成了!

      「欸!你干甚么啦!这样很不舒服啦!」小诗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有些模糊。

      小智拍了拍黄诗涵的屁股说:「省些力气吧,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小智将她的制服摺好,塞进洞与小诗的肌肤之间,以保护她吹弹可破的皮肤。
      我好奇的跑道后面看,才发现小诗的双手已经被绑在后面的柱子上,完美固定。而小刚已经将他的老二塞进小诗的嘴里。

      「难怪我想说怎么变得这么安静,原来是想吃洨了喔。」

      「呜呜呜!」小诗无言的抗议。

      「呜呜!呜!」突然,小诗的水嫩奶开始前后摇晃,她痛苦地发出了些哀号。
      出去一看,小智已经干上了。

      「你系北七喔,都还没湿,硬干喔?」我有点不爽的说,要是玩具被玩坏了怎么办?

      我拿出跳蛋开到最强,往小诗的阴蒂上磨去,没多久小穴就开始出汁了。
      果然这淫娃的开关就是震动器,在怎么嘴硬都压不过身体的快感。

      「嗯喔,不要……啊啊!」小诗的呻吟隐约地从墙后传来,看样子小刚已经缴械了。

      就这样,所有的同学都轮流上去干了一遍,时间也接近下课了。社团时间即将来临。

      小智把通往后面储藏室的铁门牢牢上锁,他这是不打算放小诗出来吗?
      小诗已经被12个人内射,洨早就满出来,沿着大腿往下流到地板上,还有不少直接滴到底板上,形成一个小小的白水渍。

      到刚才为止,这母猪好像还没高潮的样子。

      「各位同学,时间快到了,请返回各自的社团活动吧!」

      小智边说边拍打小诗的屁股,令她又缩了几下,挤出了一点精液。

      「那她怎么办?」有人问。

      「她喔,留给人干啊!我有在定时更新厕所里面的小诗被干遮脸照,下面总是一堆留言,说超想干这个女的,所以我就大发慈悲,上礼拜在照面里面加註:『谢谢大家的支持^^. 我决定下次社团活动要报答大家,这么喜欢我的身体。请到礼堂舞台找我喔,不过请不要揭穿我的身分喔,拜託惹。』这样。」

      「你说甚么!你这个变态!死垃圾!真不敢相信你会这么做!」小诗的愤怒声音模糊地从墙的另一侧传来。

      「就是这样。」小智摊手说:「我们现在还是躲远一点,免得被其他人联想到是本班的宠物,这样就不好了哦。对了,别忘记加上这个。」

      小智拿出一张预藏的牌子,贴在小诗屁股上方的墙。

                  〈请自由使用〉

      「机械科二年级、建筑科三年级、土木科二年级,这些班级到底有多少人会来呢?总共150个同学,到底会有几个人会来干你小穴,捣捶你子宫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哈哈哈哈!」

      在离去的时候,我看了小诗(只剩半身)最后一眼。

      一丝透明液体推开缝中的白色黏腻,不断地蔓延开来。

      这母猪也挺期待的嘛。

      我笑了,离去。

      可怜这头母猪的心情,在我心中已经荡然无存。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