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李家秘史】(05)作者:448994754_好看的【李家秘史】(05)作者:448994754_【李家秘史】(05)作者:448994754排行榜_久久热视频/这里只有精品-99热在线-官方网站

【李家秘史】(05)作者:448994754


    字数:11777


                  第五章实验篇

      一个充满科技感的实验室里,李成赤身裸体,浸泡在一个充满灰色液体的容器内,容器里的灰色液体如同有生命一般,围绕在李成的身体四周,容器外是连接着各种管道的高科技器材,十几个身穿银色防化服的研究人员正在紧急的调试着各种设备。

      「少爷,可以开始了么?」

      「开始吧。」

      在隔着一面玻璃的另一个房间,大山背着手,恭敬的对站在自己身前,看着实验室里的情景的少爷问道,这个长相阳光的少年看了一眼手里的数据,点了点头,并开口示意实验可以开始了。

      得到示意的大山,按住了身侧一个控制台上的按钮,对实验室里说了一声实验开始,后便到门口端了一杯茶水递给了张帅。

      张帅接过茶水,也没着急饮用,有低下头看向了手中的资料,也不只是自言自语还是问一旁的大山,声音很轻的说道:

      「这次,应该可以成功吧。」

      大山没有回答张帅的问话,只是面无表情的看向实验室内,听着里面嘈杂的声音。

      「映射系统准备完毕。」

      「脑域修改系统准备完毕。」

      「虚幻电系统准备完毕。」

      ……

      「实验体10086号数据正常。」

      「全员撤离,五分钟后开始试验。」

      「抗压防护罩准备完毕。」

                  ······

      听着实验室内的各种汇报声,张帅忽然扔掉了手里的文件,双手扶着面前的控制台,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一定会成功的,我会让那些人知道,我不是废物,我比哥哥要优秀的多。」
                  ······

      「3。」

      「2。」

      「1。」

      「真实世界,第802次实验开始。」

      随着研究员实验开始的声音,已经空无一人的实验室内,从李成处开始冒出了一阵阵灰光,一道道电流伴随着劈啪作响四处乱窜。

      时间流逝,大约一小时后整个实验室内已经成了灰光和电流的天下。

      伴随着一阵的扭曲,实验室内居然变成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和李成有些相似的年轻人为中心的世界。

      ·····························

      每次少爷醒后都不会立马起床,总是要在脑子里幻想一个身穿女仆装的御姐站在旁边问他今早要吃什么,而他却把御姐拦到自己身上在她耳边轻声说句吃你后开始做些没羞没臊的事情,当喷发过一次后少爷就会把被子翻个面继续睡,直到饿的睡不着或者憋的不行才会起床。

      起床后也不会立马吃饭或去厕所,第一件事总是把床边那台老掉牙的台式电脑打开,当嗡嗡嗡的风扇声开始响起时才会带上那个五百度的眼镜点燃一根烟跑去厕所,解决完生理问题后也不会去做洗手洗脸什么的麻烦事,少爷只会拿起放在玻璃茶几上那早已冷掉的早饭前往自己的房间。

      蹲坐在那个已经漏出木头的靠背椅上,一边看着xp的启动界面一边吃着「早饭」,当早饭吃完后电脑却刚刚显示出桌面,随手把碗筷扔到床头柜上,熟练的抓起鼠标快速的刷新几遍后下意识的打开扣扣后隐身,至于有时候少爷忘记隐身,玩了一夜后发现先几百的好友没有一个人理会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那就不是别人知晓的了。

      打开熟悉的论坛看了看不知是昨日还是前天的帖子,发现还是那渺渺几十个点击,一个回复也没有时总会揉揉有些发涩的眼睛关掉那个帖子,在发一个没有什么营养的钓鱼帖后开始浏览起网页,看到不公的事情后就喷几句,有时说别人汉奸,有时说某国文化好了自我矛盾的不要不要的。

      当少爷又点起一根烟时也从新打开刚刚浏览的网页,对这篇新闻发了一段他自己也不明白的话后眼角撇了一眼右下角的时间,发现已经过00:00后赶紧打开了那个熟悉的网站,看到自己期待的那部动漫已经更新时,少爷忍不住的嗷嗷怪叫了两声后便沉入到了二次元的世界。

      每当浏览器开始失去响应时少爷总会狠命的踢几脚机箱,也不得不说老式机器就是耐艹,机箱前端的壳子都不见了,好几条线路早已被不知何时暴怒的少爷扯断,现在只是粗略的手工拧起来的,印着海尔LOGO的大背头显示器上也全是烧焦的痕迹,但奇迹的是人家就是还能用。

      就这样,一个狭小的房间里,飘荡着污秽不堪的空气,床上的袜子衣服和被子乱七八糟的扔着,窗台上一层厚厚的灰积攒着,地上本来洁白的瓷砖现在也是坑坑洼洼,鞋子、鞋垫、烟头、饭渣、不明污浊到处都是。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房间里,显示器正跟随里面的画面发出一阵阵的光辉,一个头发杂乱面容微胖,脸上挂着高度眼镜,干裂的嘴唇叼着跟白沙,并随着电脑画面的更替嘴里发出一声声奇怪的语言。

      「你扣你扣你~ 」

      少爷一边说着这奇怪的语言一边做着奇怪的动作,样子显得十分滑稽。
      「果然好可爱,好想生活在动漫里面啊。」

      当少爷期待的说出这句话后闭上眼等了一会,发现电脑还是那个电脑,房间还是那个房间时不由的叹了口气,好像期待的什么事没有发生一样。

      在评论区习惯性的留了一句(这是岛国的阴谋,这种东西只能腐化我国青少年的思想,有时间多看看书出去转转多交几个朋友,别老看这些没用的东西。)
      便关掉已经放完的页面,开始看起其他的东西。

      当看到一个视频后少爷的眼立马就直了,里面正播放的是一个长腿美女,正穿着日改女仆装跳舞的3D动画,少爷赶紧收藏后打开全屏,喘着粗气的摸了摸由于常年的不运动长出的小肚子,之后脱下了白迹斑斑的黑色大裤衩。

      又一次释放完自以为的压力后,用在床上随手扯下的床单随意擦拭几下也没在穿上裤衩,便一脸迷醉的靠近屏幕开始舔了起来。

      正在少爷享受着时,客厅大门处传来一声声咔嚓咔嚓的开门响动,猛然一惊的少爷迅速的套上裤衩,关闭当前界面,把烟盒里最后一根白沙抽出点起,猛抽几口掩饰下屋内刚刚那有些腥的气味。

      伴随着知呀的一声,客厅里传来开门、关门、放钥匙和正在接近少爷房间的脚步声。

      「咳咳,山博,没事就开开窗户透下气,看你整这屋子乌烟瘴气的。」
      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客厅里伴随着脚步声传来,从声音里听,年纪应该不小不了。

      「嗯,知道了。妈,给我买烟没。」

      此时少爷头也没回,手机抓着鼠标随意的点着,双眼有些迷离的看着面前的屏幕。

      「哎~」

      伴随着叹息声一个女人走入了少爷的房间,那女人随手打开房间的灯,她的容貌也随着灯光的照亮显现了出来,大约四十多岁的年纪,染成了酒红色的头发里掺杂着几根白发,有些胖的脸庞和发福的身材透出一股慈祥,一米六几的身高穿着一身普通的超市工作服。

      女人,用那只由于常年干粗活磨出满是茧子手,从身上工作服的口袋中掏出一盒红头的白沙来,把烟放到少爷电脑桌上后眼神复杂的看着这个叫山博的年轻人。

      少爷扭过头看了一眼这个应该称呼为母亲的人,烦躁的把手上的烟一把扔到地上踩灭,也没站起身狠锤一把墙壁对着女人吼道

      「看我干什么,出去……」

      声音很大,女人听到后身体打了一个哆嗦,扭过头轻声恩了一声,端起床头柜上的碗筷便走出了少爷的卧室。

      收回微微刺痛的手,少爷整个人如同瘫痪了一样靠在座椅上,闭着眼听着那个女人在厨房忙碌的声音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等到女人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玉米面粥进到少爷的房间后,少爷才回过神来。
      看了一眼把粥放下打算出去的女人,开口说道:

      「我每天想出去转转。」

      声音很轻,如同呢喃一般,可女士却听到了,她站在卧室的门口回过头怔怔的看着那个盯着粥发呆的人,刚刚在厨房擦完的眼泪又夺眶而出,但女人的心情却大不一样。

      在这里,就要稍微介绍下我们的少爷了,我们的少爷名叫祝山博,男,23岁,XX学院计算机系毕业,虽然是说毕业,但根本没有证书之类的东西,因为少爷刚刚考入这个三流学校他的父亲便失踪了,而且还欠下了一笔不算小数的钱,卖掉了在母亲名下的房产和其他的东西后也未还清债务,失去一切的少爷和母亲一起搬到了一个很小的出租屋开始居住,可迫于生活和债务的压力少爷也就没去上学,开始和母亲一起打起了零工,生活虽然艰辛,可还算充实,当然,如果没有债务在逼迫的话。

      如果没发生那件事的话,慢慢还清债务后,少爷相信生活就算没有父亲也会好起来的。

      少爷清晰的记得改变了一切的那天。

      那是2008年的一个夏天,在客厅的沙发上做起的少爷活动了一下睡的浑身难受的身体,后洗漱好的少爷向平常一样便敲响了母亲卧室的门:

      「妈,都几点了,还不起床,都快迟到了。」

      「今天有点感冒,帮我给刘班请个假,说我今不去了。」

      「大夏天的咋感冒了,没事吧,要不要去门诊看看。」

      「我睡醒了自己去,你走吧,别迟到了。」

      少爷挠了挠短袖下的胸口,犹豫了一会好像决定了什么,拿起钥匙便转身开门走了。

      在到达和母亲一起打工的牛奶厂后,少爷便找到了那个管着自己和母亲的中年女人。

      「刘班,今天我妈感冒了,正在家躺着呢,我能不能早走会。」

      「哦,没事,今天活挺少的,你弄完就直接回去吧,记得给你妈带点药。」
      「哎,那就谢谢刘班了。」

      「没事,没事,赶紧忙,忙完就去买药吧,带钱没。」

      「带了,带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少爷感觉那个女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好像是被饿了几十天的狼盯住一样。

      把一身的恶寒驱逐后,少爷用三个小时干完了手里的活,又和那个刘班说了一声,到休息室脱掉已经湿透的工作服,换上自己的大裤衩和短袖上衣便匆匆的跑去了药店,完全没发现,在他换衣服的时候有个女人一直在窗外一边扣着自己的骚穴一边偷看着他,也不知是淫水还是汗水的湿了一裤裆。

      在附近的药店买完药后,少爷怀着也不知是感概还是悲伤的走在破败的小区内,赶走了几只流浪猫避开了几坨也不只是人的还是狗的粪便后,走入自己所在的楼房,来到门前熟练的拿出钥匙打开门,望着眼前浑身赤裸的男人,听着那个熟悉且陌生的女人的淫叫,少爷瞬间就蒙了。

      「额,是小祝回来了啊。」

      那个坐在沙发上抽着烟,满身肥肉的中年人有些尴尬的像少爷打着招呼,说完后,感觉有些不妥,掐灭烟头从一边抓起裤子,也没敢在看陷入呆滞的少爷,步伐有些磕绊的往卧室里钻去。

      「啊……老王~ 啊~ 王哥哥……好哥哥~ 快……快……使点劲……继……继
    续……操我……操死我~ 」

      「妈逼的小浪蹄子,老子的鸡巴大不大,操的你爽不爽。」

      「爽……妹~ 小妹妹~ 要被操上天了……爽死我了。」

      「啊……啊……陈……陈哥哥……也……也进来了……啊……快……快……我~ 我要吃你的大鸡吧……」

      「吆,不错啊,刚他妈射完又想操了?」

      不大的卧室里,一张双人床几乎占据了整个房间,一个秃顶的男人跪在床上努力的晃动着自己的老腰,男人的前面一个女人如狗一样趴着,吐着舌头拼命的喘息着、淫叫着,女人见到刚刚才在自己屁眼里射完一发的陈老头又进到了卧室里,便伸出一只手抓向了陈老头遮掩住的胯下,而那个秃顶的老王在女人肥大的屁股上狠狠的捏了一把,后向有些慌张的老王调侃了一句。

      「还操什么操啊,小祝回来了。」

      「什么小猪小狗的,你要干就赶紧掏鸡巴塞住这娘们的嘴,太他妈浪了,光听着娘们浪叫就想射了。」

      「我操,我说她儿子回来了。」

      本来一句陷入情欲中正在淫叫的女人瞬间就清醒了过来,之后便开始努力的克制自己不发出声并开始挣扎起来,而老王只是稍微的皱了皱眉头便按住挣扎的女人继续干着,并对还捂着衣服站在门口的陈老头说道。

      「愣着干什么,把门关了,我们继续,大人的事,小逼崽子知道啥。」
      陈老头有些慌张的看了一眼还在门口提着塑料带傻愣愣的站着的少爷,又回过头看来一眼正在挣扎的女人,和女人身上压着耸动胯部的老王,咬了咬牙关上了卧室的门,并扔到手上的裤子到床上帮忙按住了已经满脸泪水的女人。

      老王看到陈老头还是有些战战兢兢的,便不屑的故意大声说道:

      「那小逼崽子的爹骗到咱们钱,就不知道跑哪了,咱们来要账,结果他妈没钱就要求用逼还账,咱们又没错,怕个鸡巴啊。」

      「嘘……小声点,那娃要是想不通乱来咋办。」

      「哎,我说陈老头,你他妈咱们越活越回去了,当初的狠劲哪去了。」
      「妈的,我什么时候说怕了。」

      「嘿嘿,不怕就好,来,咱换个姿势,我操她屁眼你操她逼。」

      秃顶老王边说边把双手抓着床单,闭着眼拼命摇头的女人抱了起来,自己坐到已经湿乎乎一片的床上,一手扶着鸡巴对准女人的屁眼一手按着女人,在一声不知是悲痛还是喜悦的低吟中捅了进去,老王一边用双手搓着女人有些松弛下垂的大奶子,一边催促着陈老头:

      「我操,这娘们的屁眼真带劲,裹的我差点射了,你他妈赶紧进来。」
      「啊……求……求求你~ 别了……好不好~ 哈……啊……我下回一定好好伺候你们……求你了。」

      陈老头没有理会女人的哀求,跪到床上用力扒开女人的大腿,把那根半软不硬的鸡巴缓缓的塞进了女人一直在流水的阴道中,并开始扶着女人的退开始前后撞击起来,女人流着泪低声哀求着两个男人,但两个男人却丝毫没放过女人的想法,并且女人还感觉到,自己的请求好像还刺激到了两个男人,两个男人的阴经在自己的体内居然又大了一圈,刚刚还半软不硬的陈老头此时比老王的鸡巴还要大一点。

      也不知是女人又一次陷入到了情欲中故意的,还是真心的开始提高音量请求起来。

      「两……两个……啊……两个好哥哥……啊……求求你们了……不……不要在操我了……求求……你们……」

      「好……哥哥……恩……下回……下回等我儿子不……啊……不在的时候……一定……一定让你们……过瘾……求……求你们不要在插我了~ 」

      「妹妹……妹妹~ 啊……妹妹下回让你们的……你们的……精……精液灌满……灌满妹妹好不好……啊……不要……不要操……」

      「啊~ 啊……哈……啊……妹妹让你们……让你们尿……尿妹妹的嘴里……妹妹一定……全部喝掉……」

      女人的声音越来越大,甚至比少爷没到家是还要大,也不知女人是怎养想的,嘴上一边大声的求饶着一边主动配合的扭着腰,水花伴随的『啪啪啪啪啪』飞溅着,两个老头的脸色都基本成了猪肝色,三个人在大夏天如同捏成一团的三明治一样疯狂的纠缠在一起。

      「哈……啊……儿……儿子……亲我……舔我……用……啊……用力捏我奶子……啊……就这样……掐它……掐我奶头……」

      「呜……啊……快……快射……射……射妈妈逼里……射妈妈阴道里……射妈妈屁眼里……」

      「啊……好……好儿子……操的妈妈……妈妈好爽……妈妈要给你生孩子……妈……妈妈要被你操一辈子……」

      女人的语言和行动越来越疯狂,两个老头早已经射在了女人的体内,可女人现在是压着一个抱着一个,尽管自己体内的两个棒棒已经是萎缩成一个干瘪的笑虫了,可女人还是在疯狂的叫喊着,扭动着。

      当两个老头互相搀扶着离开时已经差不多是下午了,客厅已经没了少爷的影子,只有地上一个装着药品和早餐的塑料袋,不过如果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到地上其实还有一片黏糊糊的液体。

      我们不提满身都是汗液和精液混合物的女人是去洗澡还是发癔症,就说下我们的少爷怎么样了吧。

      当时陈老头关上门后,少爷听着两个老混蛋的对话心里没有愤怒,也没有羞耻或什么,少爷那时只觉得貌似整个世界都不真实,不管是眼前的光景还是耳朵里的声音都透着一股子虚幻,不过不管再怎么虚幻,生理反应倒是那么真,少爷感觉到自己勃起时几乎整个人都差点晕倒,脱掉裤子,把十八公分的鸡巴握在手上时才感觉真实一些,感觉着虚幻的世界,听着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和魅惑的语言,感受着身体上的刺激,少爷差一点就迷失了,可当少爷听到母亲喊自己时,竟然一瞬间就射了,可射精后的少爷内心在一瞬间就被屈辱、愤怒和羞愧占据,如果不是良好的教育的话,此时少爷已经冲进厨房拿起武器,把那三人都给宰了,可少爷到最后还是忍了下来,看着地上自己射那滩精液,少爷流着泪,愤怒的关门离开了。

      离开后,少爷就四处的晃悠起来,不知道目的地,不知道想去哪,只是漫无目的的走着。

      「哎,这不是山博么,怎么在这晃悠,不是回家看你妈妈了么?」

      当少爷被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叫醒后,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的,走到了离自己和妈妈上班的那个牛奶配送站附近,而那个叫住自己的就是刚刚从厕所出来的刘娟。

      这个刘娟今年51岁比自己少爷的母亲大四岁,身材有些胖,是典型的那种中年大妈,但她却十分喜欢化妆,经常把自己整的好像是四十刚出头一样,不过这个女人的性格倒是不错,经常帮助少爷母子俩,当然,她到底是真心还是有目的也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看着一身工作服的刘班长,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裤子,一边正向自己走来的女人,少爷不禁把她和刚刚还在两个老头胯下淫叫的母亲重合到了一起。

      甩甩头把缠绕在心头的那些想法驱除后,少爷有点勉强的笑着对女人说道:
      「刘班啊,没事,我妈她……我妈她吃完药正睡呢,我出来转转,看看站里有什么活没。」

      「哦,没事了,本来今的活就少,你吃饭没。」

      刘娟可是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事的女人,见到少爷说话吞吞吐吐的就知道肯定出什么事情了,不过她也没多问,只是打算看看今天有没有机会吃掉这块小鲜肉,自从见到这个精神的小伙子后,刘娟可是几乎天天想着他年轻躯体压在自己身上可劲的操自己。

      「啊,哦,还没吃,您呢?」

      尽管想驱散耳边的各种声音,但少爷还是忍不住的去向自己的母亲那时到底是什么神情,导致反应有些迟钝,说话都磕磕巴巴的。

      「我也没吃呢,来家里吃点?」

      虽然问着,可刘娟直接走到少爷的身前,一只手推着少爷,一只手不着痕迹的挠了挠又开始发痒的胯部,当然这不是湿疹或其他的,这只是女人摸到少爷坚实的身体,阴道又开始分泌淫液了。

      此时有些晕乎的少爷也没多想,只觉得远离家里那个『肮脏』的女人就好。
      刘娟住的地方离工作的地方并不远,没一会就到了,上了二楼,用钥匙打开门,里面的空间并不大,没有厕所和厨房,靠墙放着一张双人床,除了床头柜也就一张桌子和几张靠背椅,屋里除去床上那些内衣的话还算整洁。

      「你先坐会,我去整饭。」

      也没收拾床上的内衣内裤,刘娟把少爷推到床上坐下,便转身出门去了。
      看着女人转身出门去,少爷浑身僵硬的坐在床上,双手不自然的放在膝盖上,开始打量起这件不大的屋子,当转过头看到那些散发着成熟女人味道的内衣后,胯下又不自觉的硬了,偷偷看了下已经关闭的房门和有些生锈的窗户,发现没有人后,伸出手拿起了一件黑色蕾丝边的内裤,放到鼻尖在有些发黄的裆部微微闻了闻,一股洗衣粉和说不清楚是什么味的味道冲入鼻腔。

      在窗户外面,刚刚买完酒菜的刘娟,偷偷看着正坐在床上一边闻着自己内裤,一边伸手在大裤衩里撸的年轻人,心里一阵悸动,伸出舌头在涂过口红的嘴上舔舐一下,一只手在裤子里抠挖着,压抑着粗重的喘息声从鼻内发出。这个时候刘娟恨不得冲进去吧那个强壮的大屌塞到自己泛滥的穴里,但女人却一遍的一遍告诉自己不要着急。

      「干嘛呢,又发浪了?」

      突然,一个声音出现在刘娟的耳边,吓的刘娟下体一紧,一股热流从阴道和尿道内冲出,直接把手和裤子打的湿漉漉的。

      刘娟赶紧抽出湿漉漉的手捂住自己想要浪叫的嘴,伸头看到屋里的少爷并没有注意到她,还在舔着自己的内裤撸着。回过头狠狠瞪了一眼那个吓的自己失禁的女人,轻声说道:

      「贱蹄子,小声点,你要吓到老娘的小情人看老娘怎么整你。」

      原来这个在刘娟耳边说话的女人是住在她隔壁的邻居,这人叫王海花四十多岁,样貌普通,但嘴角那个痣却为她加分不少,显得风骚之极。

      「吆……让我闻闻,恩……骚,真骚。」

      王海花压低声音,一边闻着刘娟的手一边说着,说完后还伸出舌头舔了下刘娟手上的液体。

      「我看看,到底什么样的精壮汉子让刘姐骚成这样。」

      舔完后王海花砸吧了下味道,手在自己低胸背心的乳头上揉了揉,伸头偷偷看了一眼窗内的情景。只见这时少爷嘴上叼着刘娟的内裤,已经把十八公分的鸡巴掏了出来,用另一件内裤撸着。

      「吸溜……不错啊,刘姐哪找的,那鸡巴真大,塞逼里肯定过瘾啊。」
      「去去去,我还没享受呢,你一边呆着去。」

      刘娟见身边的女人流着口水,隔着衣服掐着自己的乳头,一只手就要往往裤裆里塞,便赶紧把她推到了一边。

      听到窗外的响动少爷一个激灵,射了。

      赶紧把手上和嘴里的内裤塞到身后的被子里,把裤衩提起,紧张的东张西望着,不是偷瞟一眼窗外的。

      「你要敢坏我好事,我就把你那些情人全告诉你老公,快走,快走……」
      看到少爷已经发现窗有人,刘娟赶紧的把正在发骚的王海花退走,随便为了不让她不小心坏自己好事还威胁了一下。

      「切,我那些情人你那个没用过,你还说我。」

      也许是威胁真的起到了效果,王海花抽出手在嘴里舔了一下,转过身就回自己屋了。

      见王海花回到自己的屋内关上门,刘娟整理了下衣服,但没有管湿漉漉的胯下,提上所料带,经过窗户来到门前,开门就进去了。

      进到屋内的刘娟向少爷笑了笑,把手上的所料带放到了桌子上,打开,几个饭盒,整理完拿出两个碗筷后,刘娟对少爷说:

      「别傻坐着了,过来吃饭吧。」

      少爷不自然的『恩』了一声,一边起身忘饭桌前挪去一边眼睛不时的飘向刘娟湿漉漉的裤子。

      刘娟也发现了少爷的不时的看向自己胯部,眼睛一转就说道:

      「今真是的,买完回来就碰见几个小孩子在玩水枪,这不,弄了我一裤子,整的跟我流水了一样。」

      边说还边摸了一把裤裆,在手上攥了攥,几条丝线随着手的开合拉伸出来。
      「你别说,这水还有粘性,还真像我流的一样,呵呵,你别光站着,坐啊。」
      刘娟见到少爷傻愣愣的站着,眼睛看着自己手上的水,便伸手把少爷按到了椅子上,手还装作不经意的摸了下少爷的脸颊,把手上的水摸了上去些。

      「来,你先吃着,我换下衣服。」

      见少爷很不自然的浑身扭动着,刘娟便来到床前开始脱起了衣服,换衣服时间少爷不时砖头头看着自己便说道:

      「你这孩子,我都比你妈大,有什么好看的,不过你想看就大胆的看吧,婶不介意。」

      也不知是怎么了,少爷居然直接转头聚精会神的看来起来。

      刘娟笑了笑,继续脱起了衣服,她的工作服下套着一件黑色的背心,从胸前那两点看来,她应该没带胸罩,当刘娟脱掉之后,果然没穿,两坨肉就这样坠在胸前,下垂的有点厉害,而且还有些褶皱,乳晕很大,几乎占据了半个乳房。
      「呵呵,不好看吧,哎,比不了年轻人啊。」

      刘娟一边说着一边坐在床上脱下了裤子,黑色的内裤几乎已经全部湿透。当少爷看到这时,鸡巴已经又一次硬了起来,喘息也不自觉的粗重起来。

      当刘娟脱下湿漉漉的内裤露出黑乎乎的一片丛林后,少爷更是不自觉的开始用小臂摩擦起自己的鸡巴。刘娟也没管少爷在做什么,拿起一边刚脱下的背心擦了擦下体便转过身,弓腰开始找起了什么,把黑红色的阴部和屁眼完整的展露在少爷的眼前。

      少爷看着还在噗噗留着水的阴部和黑紫色的屁眼,有好几次想站起身,但都忍住了,可当刘娟拿出自己塞才被子下的内裤时,赶紧的转过头,看着面前的几个菜。

      「恩,我记得我洗干净了啊,这白乎乎的是什么啊,我尝尝。」

      刘娟拿着沾满精液的内裤,看着已经转过头的少爷,故意的大声说道,说完还真的把内裤放在嘴上来时舔起了上面的精液。

      「恩……真好吃,这味真像一个小伙子射出来的精液啊,不过应该不是吧,不管了,就穿这件吧。」

      穿上满是精液的内裤后刘娟也没在穿其他衣服,就这样晃着两个下垂的大奶子走向了饭桌。

      「这天气真热啊,不过这样凉快多了。」

      到了饭桌前,刘娟拿搬一个椅子放到了少爷的旁边,挨着少爷坐下后说道:
      「你不热啊,来来来,把这个脱了,你不热我看着都热。」

      边说边帮浑身僵硬的少爷脱起了短袖上衣,手肘还不时的碰下已经硬如铁的鸡巴龟头,每碰一下,少爷就轻微哆嗦一下,任由刘娟脱掉自己的衣服后,少爷喘着粗气扭过头看着眼前的女人,女人的脸慢慢的又和自己的母亲面庞重合到了一起,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摸向了女人下垂的乳房。

      「呵呵……怎么,想喝奶了?不过刘婶上面可没水了。」

      感觉到乳房上传来的酥麻感,刘娟喘着粗气也摸向了少爷坚实的胸膛,手顺着少爷的胸前一直滑向顶起一个包的挎间,隔着裤子开始搓揉起来,不一会顶部就被溢出来的精液浸湿。

      「哈……哈……婶,你好骚,我想操你。」

      被刘娟挑逗到极限的少爷忽然抱住了她,嘴开始在脖子和脸上胡乱的亲着舔着,一只手在刘娟的乳房上捏着,一只手在后背摸着,一看就是个雏。

      「啊……别这样,我可比你妈都大啊。」

      刘娟一边故作扭捏的拒绝着,可还一边还继续揉搓着少爷的鸡巴。

      「来……咱先吃饭,来……哈……来吃婶子的舌头。」

      少爷来回的胡乱舔了一阵,终于舔到了嘴唇,一口便把女人的舌头含到了嘴里,用自己的舌头纠缠起来。

      「呜……恩……恩……撇药……呜……」

      刘娟感觉到少爷的疯狂之后,手上开始加大了力气,也加快了速度。

      「哈……婶……婶……我要射了……我要射了……婶……」

      突然少爷放开了刘娟的嘴并用力的抱住了她,一阵颤抖后少爷射到了裤子里,也射到了刘娟的手里。

      刘娟拿起手,伸出刚刚被少爷揉搓的舌头舔起了上面的精液,一边舔一边还咕哝着好吃,舔干净后刘娟俯下身又开始隔着裤衩舔起了剩下的精液。

      已经精疲力尽的少爷后背靠着座椅,享受这女人给他的服务。

      「斯……呜……真好吃……」

      在舔了一会后,刘娟又扒开了裤衩含起了刚刚射精,已经变的半软不软的鸡巴。一不大会,见鸡巴也没什么起色,便突出鸡巴开始舔起四周的精液。

      当全部舔舐干净后,刘娟站起身挪到少爷的身前,双手扶着椅子的靠背跨坐在少爷的身上隔着自己的内裤前后摩擦起来,少爷也顺势抱住刘娟,并还含住一只乳头。

      「啊……年轻真好……好……好好舔……啊~ 快硬……快操我……快用大鸡吧操我。」

      这时候的刘娟下体流出的淫水已经早把内裤给打湿了,滑滑的淫液混着少爷之前射出的精液在两个人的性器间摩擦,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

      也许是感觉差不多了,也许是刘娟已经等不及了,她直接用一只手伸到胯下拨开自己的内裤,扶起少爷的鸡巴直接坐了下去。

      「哦……啊……真过瘾……真大……啊……真爽。」

      「哈……婶……你里面真紧………」

      「啊……啊……恩……是……恩……是你鸡巴……鸡巴太大了……」

      刘娟感觉着少爷的鸡巴,在自己的体内越来越大,给自己的感觉越来越爽,便开始不由自主的加快的速度。

      伴随的『啪~ 啪~ 啪~ 啪~ 啪~ 啪~ 』的声音,白色的沫子四处飞溅着,有
    些都飞到了桌子上的饭菜里。

      少爷双手抓着刘娟的大屁股随着上下起伏,在肉里揉捏着,不时还把指头插到屁眼里扣两下,嘴上也是咬着刘娟的奶子狠命的吸着,粗重的喘息声便随着刘娟的淫叫回档在屋里。

      大概是感觉还不过瘾,刘娟停下了动作,见到刘娟停了下来整爽的少爷当然不肯,便用力的向上顶着,刘娟低头在少爷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说道:

      「啊……小……小心肝,别……别着急,咱有……有的是时间。」

      刘娟坐在少爷的屌上扭过身,在桌子上寻摸了一会,在塑料带里抓起一把,还带着塑料带的一次性筷子,塞到了少爷的手上,继续说道:

      「心肝……,来……用这个……用这个插婶的屁眼。」

      也不管少爷有没有理解,又开始扶着靠背,扭起了屁股。

      抱着刘娟,手里拿着一把筷子,少爷有些懵,但伴随着快感也就没在继续想那么多,用筷子头在刘娟的淫水上沾了沾,就开始努力往她屁眼里塞,可塞半天后却死活塞不进去,慢慢有点着急的少爷不管不顾的往里开始捅。

      「啊……冤家……别……疼……等等……」

      随着刘娟的喊声,少爷停止了继续往里塞的动作,抬起头,望着刘娟。
      「你可真是我的冤家,来,到床上操我。」

      刘娟说完后,便有些不舍的站起身,随着一声『波』,少爷的大屌弹了出来,站起身的刘娟还有些不舍的在少爷的大鸡巴上亲了一口,亲完后便拉着少爷到了床前。

      来到床前,刘娟放开手,崛起屁股,双脚耷拉在地面趴到了床上,回过头对愣在那不知道怎么办的少爷说:

      「傻样,赶紧来操啊,这样好塞。」

      少爷看着双眼含春的刘娟,鸡巴不由的又紧了紧,赶紧急吼吼的一手拿着筷子,一手提着鸡巴就往里塞。

      「啊……不是那……是这……」

      大概是少爷插错了地方,刘娟伸出一只手用手指捅了捅自己流水的地方。
      见到目标后少爷也不着急了,用鸡巴在刘娟的阴唇处摩擦起来,这可把刘娟急坏了,赶紧的催促起来:

      「啊……好哥哥……好弟弟……不要在玩婶了,婶想要……婶想要你的大鸡吧……快……快操婶。」

      听到刘娟的浪语淫声,少爷也终于一挺腰捅进了那个水帘洞,伴随着的水花四溅,开始前后晃起来。

      「啊……好……好爽……哥哥……哥哥……好爽……操的……妹妹像上天一样……」

      「呜……心肝……啊……宝……宝贝……妹妹……操……操到……操到妹妹子宫了……」

      「恩……好……好想一直被……啊……一直被操下去……」

      「快……快操我……操我屁眼……」

      随着刘娟的呻吟,少爷也终于想起了还在手里攥着的筷子,开始一边晃腰一边开始一根根把筷子插进了刘娟的屁眼里并且,随着少爷的晃动,筷子被越差越深,最后一把筷子带着塑料带被全部插进了刘娟的肛门里,这可把刘娟爽坏了,嘴里的淫语声越来越大。

      此时,窗外,刚刚明明已经回自己房的王海花,居然伸着头贪婪的看着少爷的屁股,和隐隐约约显露处来的两个蛋蛋,嘴上咬着自己的手背,另一只手拿着一个饮料瓶在自己逼里抽插着,根据她脚下那摊已经汇聚成一个小水池淫水来看,恐怕呆的时间已经不短了。

      终于,忍耐不住的王海花扔掉了手里的瓶子,也没提起裤衩,就这样拧开了房门。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