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被征服的春丽】(下篇:摇尾的女警)【作者:kantion】_好看的【被征服的春丽】(下篇:摇尾的女警)【作者:kantion】_【被征服的春丽】(下篇:摇尾的女警)【作者:kantion】排行榜_久久热视频/这里只有精品-99热在线-官方网站

【被征服的春丽】(下篇:摇尾的女警)【作者:kantion】


    字数:554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怎么能把这么肮脏的东西吞进去。」春丽很想把男人的精液给吐出来,但泽尔特完全控制了她的行动所以她能做到的仅仅是干呕了几声而已。

      「我觉得你还需要更多的剂量啊。」泽尔特看了看春丽说道。「虽然我可以再等一会儿,但面对你这样的美女显然很难让人有耐心干等。」泽尔特说完便又将自己胯下的凶器埋入了春丽的双乳间………

      又是一番徒劳的挣扎,又是一番压倒性的凌辱,男人的肉棒再次把精液射在了春丽的嘴巴里。这次春丽更快的想把嘴里的精液吐出来但男人的动作还是领先一步,啪的一下,男人用手托在了春丽的下巴上用力一推,将精液封闭在了春丽的嘴巴里,春丽刚想抗议只感觉胸部一阵剧痛,男人这次根本就没有再等她有什么对策直接伸出大手在她白嫩的乳肉上猛掐了一把,春丽情不自禁的想呼痛但这肯定会让她被动的咽下男人的精液所以她随即就忍住了,泽尔特暗暗佩服了一把随即顺手滑到了她的乳头上将春丽的乳头夹在食指和拇指间狠狠的一捏,「呜……」难以忍受的剧痛让春丽终于不能控制的发出了哀鸣,这样她再次吸气时就不受控制的吞下了男人的精液。「为了保险起见给了你双倍的份量,希望等会儿在操你的时候会让我觉得你真是个值得我这么做的婊子。」

      泽尔特放开了春丽的下巴,静静的看着她的反应。就在春丽沉浸在再次被男人打败的情绪中时,有一些她想不到的事情正在发生着。泽尔特其实并不是个普通的人类,他生来就拥有完美的代谢能力和非凡的进化机能,因为这些天赋他的肉体得以强化且不会衰老,这使得他可以生存数千年,用数十倍于平常人的时间去锻炼他的肉体和战斗技能,这也是为什么他能轻易的干掉春丽的原因。对于这样一个拥有最高生存能力的男人来说当然也有最强的繁殖能力,他的精液除了一些寻常的蛋白质外还含有一些其他的化合物一旦进入女性的身体后会引发一系列复杂的生化反应,强化她们的感受机能,刺激她们的大脑释放多巴胺,以及让多巴胺的受体更加敏感等作用,女性一旦吸收了他的精液必然会沉浸在无法自拔的快感之中,诱导出最本能的交配欲望。而刚才春丽咽下去的份量已经足够让她渐渐的理性思维停滞,慢慢沉浸在不可抗拒的雌性本能之中了。

      「你想要我的鸡巴吗?」泽尔特坏笑的说道。

      「不,啊不」虽然春丽的回答依然是否定的,但明显语气已经多了一丝犹豫,「为什么我会在心里想要更多?」春丽并不知道这是泽尔特精液的作用,她不敢相信自己的坚强意志怎么会动摇,一旦回忆起刚才被这男人强灌精液的场景自己就被一阵快感所淹没,以至于说话都有些吞吞吐吐。

      「不,不!」春丽又重复了几次,企图用它来加强自己抵抗侵蚀的决心。
      「不管怎么说你是个很有个性的婊子,但你得承认你生来就是为了取悦男人而生的。」

      「看看你胸前这对奶子,它们又大又挺,难道这是为了格斗需要吗?还有你这双腿,我敢打赌你锻炼它们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在男人操你时好紧紧的盘在男人的腰上。而你刻苦锤炼的身手也不过是为了勾引男人对你更有征服欲的小把戏罢了。」男人一边说一边漫不经心的在春丽身上上下其手,那随意的感觉就好像在挑选一个街头的妓女一般。

      「你想要我的大鸡巴来操你吗?」男人抓起春丽的头发吼道。

      「啊……嗯……」面对男人的威逼春丽已经有些答不上话了,她在用自己的意志力跟本能欲望拼命对抗着根本无暇顾及其他。男人见她不答话知道用不了多久这女人就会崩溃,到时候这个世界最强的女人也只会变成一条跪着求自己来操的母狗了。泽尔特索性更进一步的将自己胯下的肉棒放在春丽的嘴唇边轻轻敲打着,让残留着的精液再一滴滴的甩进春丽的嘴里,就好像小便完了一样。「就这么好好的躺在男人身下当个肉便器不是挺好的吗?你现在的态度就很适合你今后的身份。」泽尔特一边调侃着一边漫不经心的将肉棒在春丽的脸上蹭来蹭去。面对眼前的肉棒春丽不由自主的咽下了一口口水,这个动作甚至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她的视线开始跟着男人的肉棒移动,眼神变得越来越饥渴,虽然脑子里残存的那点理性在告诉她不要那么做、不要让男人发现这一点但她却做不到。

      「哈哈哈,你果然是个意志薄弱的母狗!才被强灌了一泡精液就开始离不开男人了。」泽尔特说道。他故意将自己的肉棒从春丽的嘴边拉开,而春丽则呆呆的继续用目光追随着肉棒的移动。看来这婊子终于上道了啊,泽尔特心里想,到了现在他已经能够确定眼前的女人再不会有什么有效的抵抗了,于是他毫不客气的抓起春丽脑后的头发将自己粗大的肉棒狠狠的朝她嘴里捅去~.相对于前几次谨慎的乳交这次对春丽嘴巴的侵犯几乎没有遇到任何抵抗,男人的肉棒一没到底深深的插入了春丽的口腔甚至食道里,他得意的看着自己的肉棒在这女人的嘴巴里进出,自己的肉棒塞进她嘴里的时候都能从她被撑开的面颊上看到自己肉棒的轮廓。

      泽尔特抓住春丽后脑的头发将她的头紧紧的按在了自己的胯下,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肉棒穿过了她的口腔捅进了她的喉咙里,春丽本能的呕吐和轻微的挣扎更加让他享受这种深深插入的快感,他已经等不及想要看到春丽投降了,渐渐的春丽开始剧烈的挣扎了起来,她渴望呼吸,泽尔特当然知道这一点但他依旧用力的将春丽的头死死的按住,他就是要享受征服眼前这个女人,看着她在自己手下无助挣扎的快感,他能感觉到从肉棒上传来的来自她喉咙的抽搐,直到眼前的女人渐渐要丧失意识他才放开。

      接下来像这样的过程又被他重复了几次,但此时的春丽已经没有想过反抗了,每次意识模糊前她反而体会到了性窒息带来的快感,当最后一次男人将肉棒从她的嘴里抽出来时她已经筋疲力尽了,一边不断的喘息一边任由男人的肉棒搭在她俏丽的脸上,而她的眼里已经看不到任何以往那种锐利的目光了,有的只是一种对眼前男人的渴望,和她下面的小嘴一样的渴望。

      「如果你想要得到更多的快感,那就跪下来求我吧,求我用胯下这条肉棒去干你那不争气的小屄。」泽尔特放开春丽的腿说道,他确信此时就算放开她的腿这个女人也是安全的,他毫无顾忌的叉开两腿站在春丽跟前。

      「请……」刚刚吐出一个字,春丽就不愿再说下去,她最后的尊严和理性克制着自己,不愿意说出男人想听到的话,毕竟在自己毒品特别搜查官的职业生涯中,虽然也有过被侵犯的经历,但那都是被迫的,就算在被威胁、被下药的情况下说出了类似的话语那也都是有被强迫的成分在里面,男人总想从内到外的征服她,看着这个高傲强大的女人自愿的趴在自己胯下但从来没有人成功过,更何况现在让她发自内心的去求男人来操自己。

      「哦?还在吝惜着自己的小屄啊」

      「那你现在就滚吧!朱蒂我们走。」男人看着春丽现在犹豫不决的样子决定放手一搏,虽然他完全能够上前一步将春丽按在地上操个够,春丽在这种状态下也完全不会反抗但那还不符合自己的心理预期,他希望看到的就是这个女人从内心完全臣服于自己的样子,自从跟这个女人战斗后他更加想要完全的拥有她了,她那俏丽的脸、饱涨的奶子、充满战斗力又不失美感的大长腿,还有那到最后一刻都不放弃反抗的精神,只有将这女人收入自己的胯下他的收藏品才完整。
      「我们现在就离开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女人,让她继续守护着她的小屄吧,虽然我知道现在那里一定洪水泛滥,但就让她自己一个人闷在那儿解决吧,她永远也不可能再尝到我能够给她的那种滋味了。」男人一边作势要离开一边故意露骨的说道。

      最后这一句确实深深的击中了此时春丽的内心,男人绝对没有说错,经过刚才的一番精液的浇灌春丽的小穴里早已湿的一塌糊涂,此时的春丽也完全期待着眼前的男人能野蛮的把自己一把按倒,但要她亲自说出口来求他这么干却还有些难以开口。

      「啊……啊」春丽用复杂的眼神望着眼前的男人,此时的她哪还有平时女国际刑警的英武气质和女格斗家的尊严,她分开两腿坐在地上,全然不顾自己下身早已暴露在空气中的事实,眼神里充满了矛盾和犹豫,嘴角甚至流着口水,已然是一副毒瘾发作的瘾君子模样,泽尔特的精液其生理作用与毒品无异,但现在的情况还掺杂了自己刚刚被这个男人在战斗中用绝对的力量所征服等因素,使得她从生理上心理上都迫于屈服,眼前的男人似乎变得无比高大,他说的每一句话自己仿佛不可违抗,『绝对再也尝不到他的这种滋味了』男人的话再一次在春丽的头脑中响起,『这太可怕了。』

      春丽一想到这一点便不能忍受,此时泽尔特的精液造成的戒断反应也开始正式发挥作用了,这种生理上的强烈成瘾性反应岂是随便能抵抗的?加上先前的挫败感和雌性本能,望着眼前高大结实的男人,春丽再也顾不上自己曾经的荣誉与尊严,她的心理防线一触即溃。

      「不!请不要走,请不要!请狠狠的操我吧,用你那根充满力量的肉棒来狠狠的操我那一文不值的屄,请不要走,不要……」一旦开口春丽便无法再束缚住自己崩溃的意识不顾一切的乞求着眼前的男人,在毒品成瘾性和心理崩溃的双重作用下,她卖力的叫喊着,泪水也从她眼里不受控制的涌出。

      这就是男人想要的结果,他回头一步用一只大手抓住春丽的头来回仔细的端详着她的脸,他要好好的欣赏下这个女人崩溃的表情,粗大的拇指顺便抠进春丽的嘴巴里来回做着活塞运动。「不错,贱婊子,还是这张嘴,怎么现在跟见面时说的话完全不同呢,呵呵。」泽尔特到了最后也不放过羞辱的机会。

      「好,跟老子站起来,走到那边去,自己弯下腰把手按在墙上!」男人放开春丽的头命令道。

      朱蒂会意的放开了春丽的双手还顺便把她搀扶了起来。春丽转身略微有些蹒跚的走向后面的那堵墙,男人在后面望着她微微晃动的大屁股满意笑了。到了墙边后春丽稍微犹豫了一下,那算是最后的一丝挣扎,随即她无奈的低下了头接受了自己的命运。泽尔特大步走到她的背后,一把抓住春丽头上紧紧扎着的两个「小面包」粗鲁的取下它们,春丽一头黑色的头发立刻如瀑布般倾泻而下搭在春丽的背后。泽尔特觉得这样才更配现在的场景,就是要剥下这些女格斗家自以为是的假正经装束才够味。

      男人的两只大手分别抓住春丽的两个臀瓣用力掰开,手指故意使劲的掐着春丽的臀肉让十指都陷进肉里,春丽的臀围本来在女人中也算是够大的了,因为长期磨炼腿部技法她的臀部非常丰满结实,如果是一般的男人面对这样一个大屁股可能会反而有些心虚担心自己征服不了她,但泽尔特可不是一般的男人,他的两只大手几乎能完全的覆盖住春丽的两片屁股并且轻松将其掐住掰开,春丽丰满的大屁股在他的手里就像个大水蜜桃一样被把玩。他不紧不慢的把春丽的屁股肉推向两边然后用两只拇指按在春丽的两片大阴唇上轻轻的揉动着,然后分别向两边拉开,让这个女国际刑警的隐秘之处完全展现在自己面前。

      「我就说你这里也跟其他女人没什么不同嘛,还不是一张竖着的小嘴巴而已,只不过它现在很饥渴了,你看它还在微微抽动呢」男人一边端详着春丽的阴部一边说道。虽然这些女格斗家落到他手里肯定都会落到被操的地步但他并不想这么简单的操她们,每次得手后他都会把这些女人的屄仔细的品鉴一番,像评价商品一般的说上两句,这样更能让她们知道自己的处境,让她们明白自己身为女人的自然定位是什么。

      「哦,你这里被多少男人干过啊?听说你当刑警时失手的次数也有不少,还以为你的屄已经被男人操烂了呢,现在看了感觉还是挺干净完整的嘛,如果不是知道你的背景但以为你这是第一次呢。」男人一边把春丽的屄掰来掰去一边问道。「啊……,啊……」此刻的春丽根本无暇理会男人的问话,她只是在期待着自己被插入,被身后的男人狠狠的插入,不管是什么插进来都好。

      「听到老子问的话要好好回答啊!」男人并没有那么着急给她想要的,而是直接用手狠狠的在春丽的阴部掐了一把。「啊!」伴随着一声惨叫,春丽稍微恢复了一点神志,她听到了男人的问话。「有过几次失手,但被……不多……男人一旦得逞了就容易放松警惕。」春丽勉强回答了出来,同时她知道了这一次自己再也没有以往那么幸运了,眼前的自己必须按照这个男人的游戏规则来才能活下来,退一步就算他不杀自己,面对将来无穷无尽的精液毒瘾折磨她也会迟早崩溃。
      「原来他们都没能把你对付『舒服』了啊,难怪了,不然像你这样的女人完全落到那些罪犯手里不把你这里给玩烂了才怪。」

      泽尔特将自己的大肉棒压在春丽湿润的阴唇上来回摩擦,他能感觉到这个女人急促的呼吸,春丽不安分的把大屁股扭来扭去期待着身后男人的插入,而这一次男人总算没有让她失望,随着龟头强有力的挑动男人轻易的就感觉到了入口,泽尔特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把他的鸡巴强行慢慢塞入了春丽那紧绷的阴道之中。
      男人的肉棒一路向里,将春丽阴道中各种粘滑的褶皱沟壑一并推开,伴随着男人的插入春丽体会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满足感,不单是眼前这男人的尺寸原因,成瘾症的缓解,下身的满足,心理上的被征服感一下子所有情绪都释放了出来。
      「喔,该死!」男人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叫喊,因为他感觉到春丽的阴道发出的一阵抽动,那是一股自己从未在其他女人中体会到的感觉,这女人的阴道腔压绝对在自己所接触过的女人中是第一的,还有这种肉棒被紧紧握持的感觉,严丝合缝的插入感,被一阵阵紧紧吸附的节奏,简直太棒了。

      自己以前干过的那些女人在自己的力量面前都只能是一副被操得神志涣散的模样,插进她们的屄里也只是一边倒的凌虐,她们的阴道带来的那点无力的挣扎或者高潮抽动都太弱了,在被自己的肉棒一阵猛捣后几乎都是变成了完全松散的一个『套子』罢了,而眼前这女人不但能容纳下自己的肉棒还能在体会到快感的时候给他这么强烈的一个冲击,虽然她也一样神志不清但她的肉体本能却是在非常敏感而清醒的享受着,自己身下这根肉棒好歹也干过不少女格斗家了,哪个不是被操的哭嚎求饶最后只能一边倒的被捅翻了事,而面对这样一个强有力的肉棒她的阴道反而好像在对它发出邀战一样。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