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西路军女文工团员被俘后的遭遇】_好看的【西路军女文工团员被俘后的遭遇】_【西路军女文工团员被俘后的遭遇】排行榜_久久热视频/这里只有精品-99热在线-官方网站

【西路军女文工团员被俘后的遭遇】


              西路军女文工团员被俘后的遭遇



      马步芳接到被俘女红军已押到西宁的报告後,听说这些女红军全是唱戏的,个个年轻漂亮,登时来了雅兴,马上前来「视察」。马匪军的押送官员接到命令以後,赶紧将女红俘们从各间屋里赶出来,命令她们列队等候马步芳。

      过了一会儿,随着一阵「喀喀」的皮靴声,马步芳带着随从走了过来,他仔细观看了这些女文工团员,对她们的美貌惊讶不已。

      押送官员向他介绍道∶「这些女文工团员都是四川人,最小的15岁,最大的也不过25岁。她们是从红四方面军妇女团15000多名女战士中精心挑选的,个个身材苗条、容貌俊美、能歌善舞。」

      询问完毕以後,马步芳清了清嗓子,对女红俘说∶「你们都是些娃娃,受共产党的蒙蔽,走了错路,念你们还很年轻,本军长就不追究过去了。从现在起,你们就是我新二军100师将要组建的剧团的成员了,以後为我们马家官兵慰问演出。只要你们听本军长的话,你们都会享尽荣华富贵,谁要是想捣乱,哼!我就砍她的头。本军长今天有空,想看看你们的舞跳得如何,谁愿意去军部为我跳舞吗?」

      女红俘们都知道为他跳舞意味着什麽,没有一个人答应。

      马步芳狞笑一声,随手拉出一个女文工团员∶「你叫什麽名字?」

      这个女红俘瞪了他一眼,使劲挣脱了,侧过身去,不理他。押送官员赶紧说道∶「这小娘们叫孙桂英,性子可烈着呢!」

      马步芳冷笑一声∶「来人,将她吊起来,抽一百鞭子。」

      几个匪兵扑过来,将孙桂英拖到对面房前,将她双手绑起来,吊在梁上,狠狠地用鞭子抽了起来。孙桂英咬紧牙关,一声不吭,一会儿,血水就一点点地掉到地上。

      马步芳拉出另一个低着头不敢看这种血腥场面的女演员,问道∶「你叫什麽名字?」

      「黄光秀。」女演员小声说道。

      「多大了?」

      「十八。」

      「是处女吗?」「不是。」

      「谁给你开的苞?」

      「被俘的当天晚上就被糟蹋了。」黄光秀的眼中顿时溢满了泪水。
      马步芳仔细打量了这个女红军一眼,瓜子脸上一双忧郁的大眼睛,说话时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大大的嘴,微厚的嘴唇,双腿细长,身高约一米六八,天生一副舞蹈演员的胚子。她的军装破烂不堪,特别是上衣有明显的撕扯的痕迹,几个扣子已经被扯掉,用一块布束着胸,脚穿一双已经变了型的破布鞋,一看就知道被俘後受过马匪军的辱。

      马步芳知道∶这种已经失身、性格温顺的女人是很容易对付的。

      「愿意为本军长跳舞吗?」马步芳问道。

      「愿意。」黄光秀低着头,用小得几乎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哈!哈!哈!」马步芳得意的笑道∶「这还不错。」说着将黄光秀的下巴托起来,摸着她光滑的脸蛋,随後对赵养天说道∶「去,给她买几身漂亮衣服,将鞋袜也换了,洗个澡,然後带到军部来,我要看她跳舞。」

      随後对众人说道∶「你们都听着,黄光秀今天表现不错,你们都要向她学习。瞧你们穿的这样子,像一群叫化子,衣服又脏又破,用一块破布裹着脚,有的脚趾头都露出来了。过今天就为你们准备好特制的军装,上身是西装,下身是裙子,还有丝袜,高跟皮鞋。」

      平时马步芳伪装思想进步,西装革履;家中的用具也是新式沙发,西式弹簧软床,俨然是据有革新思想作风的新派人物。这次为这些文工团员也不惜破费钱财,配备最时髦的军装,表面上为了标榜他善待西路军被俘人员,实际上想将这些女演员作为自己的玩物,将她们打扮得性感、漂亮,供他淫乐罢了。
      这时候,吊在梁上的孙桂英已昏死过去,马步芳命令将她放下来,抬到屋子里去,派军医给她治伤。他又对众文工团员说道∶「念她是初犯,下次再有人不听话,绝不轻饶。」

      黄光秀被带走後,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回来。只见她身穿一条红色旗袍,旗袍两侧开叉直到腰部,肉色的长筒丝袜一直裹到大腿根上,脚登一双红色高跟浅口皮鞋,众姐妹见状都鄙视地看着她,没有一个人理她,黄光秀只好一个人默默地坐在炕边。

      中午时分,马匪军送来了午饭,每个人一碗稀得见底的面糊,一个又黑又小的窝头。几乎同时,马步芳的贴身警卫马威提着一个饭盒给黄光秀送来了特制的饭菜∶一大碗米饭和几样丰盛的川菜。

      剧团中,刘明清和黄光秀是同乡,关系很好,看见众姐妹不理黄光秀,黄光秀一人闷坐在炕边暗自垂泪,知她心中很苦,刘明清过来安慰黄光秀,道∶「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麽事情?」

      「马步芳让我洗完澡以後,逼我穿上现在这身衣服,让我为他跳舞。每跳完一种舞,就脱一件衣服,先将旗袍脱了下来,仅穿着胸罩和三角短裤、长筒丝袜和高跟鞋为他跳舞,後来又脱了胸罩为他跳舞。跳舞时两个乳房来回摇摆,他说性感极了,最後连三角短裤也脱了下来,穿着长筒丝袜和高跟鞋为他跳舞。我以为他还要我脱袜子,他说不用了,直到他奸污我时,还让我穿着丝袜和高跟鞋,他说这样刺激。」

      「你为什麽不反抗?」刘明清问道。

      「反抗有什麽用?受完皮肉之苦以後还是要脱。」

      黄光秀道∶「跳完了舞以後,他把我两只脚分开,跪在我的脚下舔我的下身。
      我从未这样被人舔过,一阵阵快感向我袭来,阴户中流出了很多水。你知道,我的身子是被张主席破的,他每次和我做那事时,一上来就插我,根本就没有什麽快乐,有的只是一种被强奸的屈辱感。我也不愿意受马步芳的辱,可是他的舌头将我舔得失去了方寸,一心只盼他赶快和我做那事。他趴在我身上,抽插了有上千下,最後他射精时我也达到了高潮。有一瞬间,我甚至觉得马步芳才像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你为什麽说,你是在被俘以後才失身的?」

      「我要利用马步芳来惩罚那些糟蹋我和其他姐妹的马匪军。」

      到了晚上,只见马威推开门叫道∶「黄光秀,军长让你去跳舞。」

      黄光秀从炕上爬起来,登上高跟鞋就跟着马威走了。

      到了早上,黄光秀回来了,换了一身衣服,雪白的西装套裙,脚登一双白色高跟皮鞋。肉色丝袜上留上着白色的污迹,那是马步芳昨晚上留下的。
      这天晚上,马威又推门进来,众人以为马步芳又要叫黄光秀,哪知马威却叫道∶「赵全贞,军长叫你陪他跳舞。」

      赵全贞惊慌地躲在众姐妹背後,众人也极力护着她,马威叫来一群匪兵,把赵全贞枪了出来,将她架走了。随後马威又喊道∶「黄光秀,你也去。」

      第二天早上,黄光秀和赵全贞一起回来,赵全贞回来後,踢掉高跟鞋扑到众姐妹怀里,哭道∶「马步芳这个畜牲……」就再也说不出话来。

      中午时分,马威给黄光秀和赵全贞送来了特制的饭菜,赵全贞一点儿也不想吃,黄光秀劝道∶「吃吧,我们被俘後,只能任人宰割,除死外是没法逃脱被污辱的命运的,想开点吧!」实际上,黄光秀的话是不少女俘们心中所想的。
      赵全贞和黄光秀一样性格温顺、平时她们的关系也不错,马步芳这个恶棍就是先从「新剧团」中性格温顺的女俘开刀,并在女俘之间制造矛盾,以达到分化瓦解作用。

      这天晚上,马威又来叫人∶「黄光秀、赵全贞,军长让你们去伺候他。」
      黄光秀走过去劝赵全贞∶「走吧,你不走他们也会强迫你走。昨天晚上,你不愿意,被他毒打一顿,最後还是失去了贞操。我们身子已经不乾净了,这种事情有了第一次以後,就无所谓了。从了他,还可以吃好、穿好,少受点罪。」
      赵全贞想了半天,点了点头,黄光秀将她扶起来,帮她穿上高跟鞋,两个苦命的女人手拉着手,又一次被马威带走了。众姐妹看着这令人心酸的一幕,都不禁流下了眼泪。

      以後几天晚上,只要马威推门进来叫她们两人,黄光秀和赵全贞就像猫一样顺从地去军部供马步芳玩弄。马步芳决定将剧团起名为「新剧团」,赵养天为团长,负责对外以及排练的事宜;黄光秀为副团长,负责女俘们的内部管理。
      过了几天,果然像马步芳所说的那样,为女演员的军装做好了。在党文秀和孙桂英的带领下,女俘们坚决拒绝换掉红军服装。

      但她们谁也没想到,赵养天命令马匪军将党文秀拖出来,把其他女俘锁在房中。

      赵养天狞笑地对党文秀说道∶「你换不换?」

      「坚决不换!」党文秀大声说道。

      「把她的衣服扒下来!」赵养天大喊一声。

      这些看管女演员们的马匪军对她们早已垂涎欲滴,因马步芳严令不许对女演员们有污辱行为而不敢轻举妄动,现在有了机会,顿时像饿狼一样将党文秀的衣服扒光,并趁机在她的乳房上、下身乱摸,党文秀只好双手护着两个乳房,蹲在地上。

      赵养天命令将扒下的衣服烧掉,对党文秀淫笑道∶「你是愿意一丝不挂呢,还是穿上军长给你置办的衣服?」党文秀无奈,只好穿上了套装。

      其他女演员最终在马匪军的流氓手段威胁下,也含泪换上了西装套裙。军装共分大、中、小三种,每人三套套服,按颜色分为草绿色、大红色和白色三种,每套包括有西装、裤子和裙子,西装右上部印有「新二军100师新剧团」等字样,袖标上印有「反共爱国」四个字。丝袜有短袜、长筒袜和连裤袜,穿长筒袜时必须系吊袜带。排练时可以穿低跟浅口皮鞋,但平时必须穿高跟鞋,高跟鞋有黑、红、白三种,都是马步芳喜爱的浅口船型样式。

      同时,马步芳为剧团找到了新的地方,在他的军部边上有一个小礼堂,礼堂後面是原马步芳父亲的谋士李进才的住址,当年马步芳父亲为了笼络李进才为他修了很大一座公馆,李进才回浙江老家以後,房子一直空着。

      马步芳命令将公馆与礼堂後门连起来,公馆的前院和後院有马匪军看守,女文工团员们驻在中院,平时在礼堂排练节目。马步芳还修了一条秘道从女俘驻的地方直接通到他的军部秘室,准备他兽欲发作时,将女演员们从这条秘道接来,为他跳舞,供其淫乐。

      黄光秀利用和马步芳接近的机会,向他控诉了押送途中马家兵对她和其他几位女演员的暴行。马步芳严令看守官兵不准对女演员们再有侮辱行为,并从女俘中挑出黄光秀、党文秀、赵全贞、陈淑娥和刘明清等五人管理新剧团内部事务。

      西路军西渡黄河时有5000多女兵(包括文工团、医院和战斗人员),女红军被俘虏的人有3500多人,很多女俘被马匪官兵私自收藏在家中,马步芳严令将这些女红俘交出,并挨家挨户搜查,最後全部交了上来。

      马步芳决定扩建新剧团,从女红俘中挑选容貌俊秀并有文艺才能的人送到新剧团跳舞。马步芳为了笼络女文工团员,又为她们改善了伙食,从此以後,女红俘们可以吃饱了,穿戴就更不用说了。她们是西路军被俘人员中待遇最好的。
      最近几天,马步芳闷闷不乐。女文工团员孙桂英始终不屈服於他,在马步芳眼里,新剧团中的女文工团员都是他的玩物,除了孙桂英和党文秀以外,新剧团的女文工团员都已被他奸污过。孙桂英俏丽的面容经常出现在马步芳的脑海中,虽然他可以使用那种麻药使孙桂英对性侵犯失去抵抗能力,轻而易举地得到孙桂英的身子,但他觉得那样太没有情趣了,他要让孙桂英这个漂亮的女红军自愿地投入他的怀抱,清醒地感觉着她的贞操失去的过程,只有这样,才会摧毁她的意志,使这个高傲的女人变成她的玩物。

      马步芳决定先了解一下孙桂英的性格。这天晚上,马步芳将黄光秀招来,他在黄光秀身上发泄完兽欲以後,一边抚摸着黄光秀一丝不挂的胴体,一边向她打听孙桂英的的经历。当黄光秀向马步芳讲述了孙桂英在过草地时奋不顾身抢救一个陷入泥潭的小红军战士,差点送命时,马步芳心里已想出了一个征服孙桂英的办法。

      第二天晚上,马步芳将孙桂英招到军部秘室,笑嘻嘻地对孙桂英说道∶「你从不从本军长?」孙桂英将头偏向一边,不理睬马步芳。

      马步芳大喝一声∶「来人!」传令兵马有福应声而入,将孙桂英拖到另一间屋子,强迫她跪在一只凳子上,并把她的双手绑起来。

      一个红军小战士被绑在一张长凳上,马步芳对孙桂英说道∶「你如果不从本军长,这个共产娃可性命难保啊!我问一声,你如果不答应,我就砍掉他一只手指头。」

      孙桂英没有料到马步芳会想出这样恶毒的主意,但她终究还是不相信马步芳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会做出这等事。「孙桂英,你从不从?」马步芳吼道。
      孙桂英没有答应。

      马步芳朝马有福一挥手,马有福挥起一把宰牛刀将小红军的一个手指头砍了下来。小红军大叫一声,昏了过去。

      孙桂英惊呆了。

      「孙桂英,你从不从?」马步芳再次吼道。

      当马有福的刀子正要砍下去时,孙桂英大喊一声∶「停!」

      马步芳拾起地上的一节血淋淋的指头,笑嘻嘻地说道∶「桂英,你想好了没有啊?」

      「我答应你,但你要给这个小战士治伤。」孙桂英流着泪说道,她知道自己的贞操已保不住了。

      「没问题!」

      只要你从本军长,你要星星,我不给月亮。「马步芳尽情地猥亵孙桂英。马步芳将孙桂英带回秘室,命令赵养天将孙桂英所有的衣服鞋袜拿到秘室。
      赵养天将孙桂英数十双高跟船鞋放在地毯上,将孙桂英的衣裙搭在衣帽架上,马步芳命他退出。马步芳令孙桂英将脚上的半高跟皮鞋脱下,将长筒丝袜褪下,然後拿出一双加厚尼龙短袜让孙桂英穿上,当时正是盛夏,孙桂英不知马步芳打的啥主意,将尼龙袜穿上。

      马步芳又令孙桂英当着他的面将贴身短裤、胸罩换上,孙桂英坚决不从,马步芳勃然大怒,吼道∶「那共产娃还有九只手指头,你要不从,我接着砍。」
      在这一瞬间,她想到了死,但马步芳秘室里有 有角的家俱一件也没有,死都无法啊!自己不从,小红军战士就会受到残害。做女人命苦,做漂亮女人命更苦,她只好默默地当着马步芳的面将自己几乎脱得一丝不挂,换上了性感裤头、胸罩、一件白地绿花缎旗袍。孙桂英雪白的大腿从旗袍的开衩中露出,脚上的尼龙袜是大红地黄色小花,脚登一双黑色高跟船鞋。这身打扮使孙桂英显得非常艳丽。

      马步芳走过来搂住孙桂英和她跳起了交际舞,马步芳低下头,用嘴亲吻着孙桂英的额头,手不规矩地放在了孙桂英高耸的乳房上,不断地揉搓着。孙桂英本能地要反抗,但想起马步芳这个魔鬼什事都能干出,自己不从,小红军又要受残害,只好强忍着愤怒,任马步芳随意抚摸。接着,马步芳又用嘴亲孙桂英的嘴,他令孙桂英伸出舌头,自己的舌头在孙桂英的舌尖上不断地舔着,用牙齿咬着孙桂英的舌头。

      孙桂英正是妙龄少女,才十八岁,她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充满全身,不由自主地迎合了马步芳,用自己的舌头在马步芳嘴上舔着,当她看清马步芳在得意地淫笑着,她想起自己是一个红军女战士,马上停止了与马步芳的配合。孙桂英的一举一动,马步芳都看在眼里,他不禁得意地狂笑起来。孙桂英涨红了脸,她恨自己没有控制住情绪,中了这个色狼的圈套。

      马步芳和孙桂英跳了一段舞以後,发现她已汗流满身,让她坐在沙发上,亲自脱下她的皮鞋,抱起孙桂英的双脚闻了起来,孙桂英的脚一丝汗也没有,马步芳十分高兴,又抱起她的双脚狂吻起来,一会儿,孙桂英的脚上就粘满了马步芳的唾液,看着马步芳的丑态,孙桂英感到一阵阵心。马步芳又将孙桂英的尼龙袜脱掉,用舌头在她白嫩、纤细的脚上啃着、舔着。

      接着,他将孙桂英平放在席梦丝床上,解开她旗袍侧面的扣子,撕掉她的胸罩,当孙桂英丰满、硕大的乳房袒露在马步芳面前时,马步芳简直惊呆了,这孙桂英的乳房比黄光秀的乳房还要大,深深、迷人的乳沟横卧在两只雪白的乳房中间,雪红的乳头在轻轻颤抖,马步芳像饿狼一样扑到孙桂英身上,含着孙桂英的乳头使劲地吮吸起来,然後,他又张大嘴巴企图将孙桂英的一个乳房含在嘴里,孙桂英如此巨大的乳房他又怎能含在嘴里呢?马步芳自己也不禁笑了起来,而红军女文工团员孙桂英只能随他摆弄。

      孙桂英和党文秀是新剧团中性格最刚烈、对敌斗争最坚决的两人,为了解救小红军,她违心地忍受着马步芳的肆意侮辱,想起自己将失身於这个恶魔,孙桂英的心就如刀绞一样难受,但她强忍着眼泪,不让它流出。

      正在这时,马步芳使劲咬住孙桂英的一个乳头,大叫一声,痛得昏死过去。
      马步芳见孙桂英昏了过去,他不顾孙桂英的死活,将孙桂英的衣服全部脱光,双手在她的肚子、小腹间抚摸着,又扳开孙桂英的大腿,当孙桂英的处女膜完整地呈现在马步芳面前时,马步芳高兴地用嘴在她的处女膜上舔着,又在她丰满、白皙的大腿上舔着。马步芳并不急於奸污孙桂英,他要等孙桂英醒来再玷污她。
      孙桂英从昏迷中慢慢醒来,当她看见自己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马步芳正色迷迷地看着自己的赤裸的身体,她一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又昏倒了过去。
      在孙桂英昏迷的一段时间内,马步芳给孙桂英换上了各种各样的丝袜,有短的、有长的,还有连裤丝袜,每换一种袜子,马步芳都要尽情地抚摸孙桂英纤细的双脚,直到孙桂英慢悠悠地醒来。

      孙桂英醒来以後,想起自己的处境,不禁长叹一声,紧闭双眼,听任马步芳玩弄自己的双脚。

      马步芳见孙桂英醒来,命她穿上衣服,再次陪他跳舞。马步芳让孙桂英穿上一件低开胸的白色丝织小上衣,下身光着屁股穿一条带绿色斜花纹及膝筒裙,腿裹一双雪白的长筒丝袜,脚登一双大红色高根船鞋,当孙桂英亭亭玉立地站在马步芳面前时,他觉得孙桂英简直漂亮极了,马步芳再也忍不住了,紧紧搂住孙桂英,亲得孙桂英喘不过气来。

      过了一会,马步芳将留声机打开,搂着孙桂英跳起了舞。马步芳盯着孙桂英深深的乳沟,陶醉在了音乐中,他觉得此刻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新剧团中的女演员个个年轻、漂亮,各有各的韵味,自己就像皇帝一样宠幸她们,她们是笼中的小鸟,被他任意地侮辱、玩弄。

      马步芳和孙桂英跳了一会舞,他又想起了新的玩弄孙桂英的方法,他命孙桂英脱掉上衣及裙子,上身的乳房及下身的阴户都裸露着,脚上穿一双白色加厚尼龙丝袜,然後命孙桂英将她的所有高跟船形皮鞋放在屋子中间的地毯上,让孙桂英每次穿上一双鞋,在屋里来回走动,马步芳则坐在墙边的沙发上,欣赏着孙桂英几乎一丝不挂的胴体。

      孙桂英起初不答应,马步芳突然重重地打了孙桂英一个嘴巴,鲜血立即从孙桂英的鼻子、嘴巴里流了出来。其实马步芳是非常宠爱孙桂英的,打完以後他心里也有些後悔,拿出毛巾给孙桂英擦乾了脸上的血迹,将孙桂英搂在怀里,将她眼角上的眼泪用嘴舔净,然後让孙桂英穿上高跟鞋,孙桂英无奈,只好顺从地在屋里来回走动。

      马步芳先让孙桂英穿上一对黑色磨沙及漆皮混合的黑色特高跟船鞋,这双鞋的前部是黑色的磨沙,磨沙上点缀着用黑色漆皮做成的刘明清花,鞋的後部是由漆皮做成的,在灯光下反射出黑亮的颜色,鞋跟足有二十公分高,鞋跟底部用黄色的铜皮包着,孙桂英穿上这只鞋,使马步芳感到她艳丽而不俗气,庄重而不轻浮。

      马步芳让孙桂英穿上这只鞋在屋子里来回走着,高跟皮鞋使孙桂英显得更加苗条,赤裸的上身及下身使她显得更加性感。马步芳走到孙桂英面前,拉着她的手,让她站在一面穿衣镜前,孙桂英看到自己几乎一丝不挂的样子,羞涩地低下了头。

      马步芳慢慢地将她的下巴托起,孙桂英仔细地看了镜子中的那个女人,她第一次感到自己是这样的美丽动人,难怪马步芳使尽一切手段要占有她。
      马步芳坐回沙发上,他挥挥手让孙桂英走过来,孙桂英站在马步芳的面前,马步芳伸出一只手指捅进了孙桂英的阴道里,他用手指在孙桂英的阴道里慢慢滑动,过了一会儿,孙桂英的阴道里就充满了分泌物。

      马步芳又让孙桂英换上一双黑色磨沙半高跟皮鞋,鞋子前面有一个椭圆形的金色装饰物,装饰物中间襄着一颗透明的人造珍珠,孙桂英穿着这双鞋子又开始像模特一样表演了。马步芳已经将她折腾了将近两个小时,孙桂英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走着,脚下的高跟皮鞋似乎有千斤重,她哪里知道马步芳兴趣正浓,他怎能轻易放弃千方百计才得到的猎物呢?

      马步芳又让孙桂英脱下鞋子和袜子,换上一双黑色的连裤丝袜和一双大红色的高跟皮鞋,孙桂英又开始在屋子里来回走动,她不知道马步芳何时才能够放过她。

      马步芳看着孙桂英在屋子里来回走着,他站起身来,走到孙桂英後面,让孙桂英抬起脚来,慢慢地脱掉孙桂英的高跟皮鞋,他使劲闻着皮子的香味,双手托着孙桂英的脚,又用嘴在孙桂英的脚心上慢慢地蹭着,他将孙桂英的脚趾全部放进自己的嘴里,使劲吮吸着,过了很长一会儿,他才让孙桂英穿上鞋子,并让她坐在沙发沙上休息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马步芳又亲自将孙桂英脚上的鞋子和袜子脱掉,让她光脚穿上一双黑色高跟皮鞋,孙桂英又不得不开始表演了。马步芳发现孙桂英光脚穿高跟皮鞋比穿袜子更好看,在一双细长、瘦小的高跟皮鞋衬托下,孙桂英的脚显得更加白皙、修长。看着孙桂英婷婷玉立的样子,马步芳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性欲了,他一把把孙桂英抱起,将她扔在席梦思床上,像饿虎一样扑向她。

      失去贞操的孙桂英在昏睡中被马步芳数十次地奸污马步芳把孙桂英调戏、玩弄了足足有两个小时,将孙桂英折磨得疲惫不堪,他将孙桂英抱上席梦思床,将她的衣裙及高跟鞋脱掉,分开一丝不挂的孙桂英的双腿,像饿狼一样扑向孙桂英。

      孙桂英知道自己即将失去最宝贵的东西,她紧闭双眼,将脸侧向一边。马步芳的阴茎勃起得像一根粗大的棍子,他用双手分开孙桂英的阴毛,将阴茎狠狠地捅了进去,马步芳先觉得有一个东西挡住了他的阴茎,他知道那是孙桂英的处女膜,他狞笑一声,用尽全身的力气使劲一捅,感觉到就像捅破了一层厚厚的窗户纸後,阴茎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港湾。接着,他听到了孙桂英痛苦的呻吟声,他看了看床单,只见床单上流下了一滩鲜红的血迹。

      马步芳将阴茎在孙桂英体内轻轻地抽拉着,随着孙桂英阴道里的分泌物越来越多,他加快节奏,用力玩起了孙桂英。孙桂英像一个木偶般躺在床上,下身和大腿两侧火辣辣地痛着,宝贵的贞操已失去了,自己成了马步芳的玩物,作为一个红军女战士,虽然失身於敌人,但失身不能失节,还要与敌人作斗争。
      马步芳用力搂着孙桂英,他简直就想将孙桂英吃了,他的阴茎不断在孙桂英的阴道里抽动着,嘴里含着孙桂英的一个乳头,使劲地舔着,随着他的快感越来越强烈,他使劲地用牙齿咬着孙桂英的乳头,竟将孙桂英的乳头咬破了,马步芳的嘴里含满了孙桂英的鲜血。突然马步芳大喊一声,他的精液一股股射进了孙桂英体内,发泄完後马步芳才满足地从孙桂英身上爬起来。

      孙桂英以为她可以暂时逃脱马步芳地蹂躏,她从床上爬起来,想穿上衣服,可马步芳又将她按倒在床上,从衣柜里拿出一条黑色有背带的连身长筒丝袜,强迫孙桂英穿上,这条连身长筒丝袜的阴道部位有一个小孔,女人们穿上这条袜子仍可进行性交。

      马步芳让孙桂英站起来,脚穿一双红色高跟船鞋,用那淫秽的眼光欣赏起孙桂英的胴体,孙桂英身材高大、苗条,穿上这条紧身丝袜显得非常性感,丝袜紧裹在修长的大腿上,大腿根部的阴毛隐约可见,硕大的乳房被连身袜子的上部紧紧绷住,那红色的乳头彷佛要从中蹦出,孙桂英刚被马步芳奸污,乳头在轻轻地颤抖,阴道中白色的分泌物一点点地涌出。

      马步芳将孙桂英抱起,扔到床上,扑到她的身上,再次开始奸淫孙桂英。
      原来马步芳在奸污孙桂英之前吃了春药,他第一次奸污了孙桂英以後,就感觉到彷佛全身的力量还未用完,浑身燥热,阴茎没有一点疲软的感觉,因此他仍非常有力地玩弄起孙桂英。

      孙桂英穿着那条十分性感的连身丝袜,躺在席梦思床上,觉得自己像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眼泪像断线的珍珠一样流了下来。

      马步芳用双手摸着孙桂英硕大的乳房,孙桂英的乳房是女红俘中最丰满的,马步芳非常喜欢她的乳房。她的乳房被连身丝袜紧紧地绷着,乳头上仍有斑斑血迹,马步芳隔着尼龙丝袜摸她的乳房,他很喜欢连身丝袜光滑的手感,不断地用双手用力揉搓着孙桂英的乳房,痛快地大喊着。

      孙桂英被马步芳压在身下,她几乎喘不过气来,下身仍火辣辣地痛着。阴道里流出的分泌物和马步芳的精液使床单湿了一大片。过了一会儿,马步芳大喊一声,他又要射精了,他将阴茎从孙桂英的阴道里快速抽出,对着孙桂英的嘴开始射精,孙桂英的脸上、嘴上布满了马步芳的精液,孙桂英一时喘不过气来,昏了过去。

      马步芳将孙桂英的连身丝袜脱下,将失去知觉的女红军战士孙桂英放进浴盆里,将她脸上及身上的污迹冲洗乾净,他自己也泡在浴盆里,随心所欲地猥亵起这个陷入昏迷中、年仅十七岁、已发育成熟、刚被他占有、年轻漂亮的红军女文工团员。

      孙桂英从昏迷中悠悠醒来,她发觉马步芳正用手摸着自己的大阴唇,一双色狼一般的眼睛紧紧盯着她,孙桂英长叹一声,紧闭双眼。马步芳见孙桂英醒来,将她抱起,用浴巾将她身上的水擦乾净,让她趴在床上,他要换一种性交姿势继续奸淫孙桂英。

      马步芳第三次开始奸污孙桂英後,孙桂英正处在一种半昏迷状态,她既有一种处女膜被毁的疼痛感、又有一种从未体会到的快感,她开始呻吟着,全身颤抖着,她本能地要求马步芳让她转过身来,马步芳答应了她的要求,让她扭转身,孙桂英紧紧地搂着马步芳强壮的身躯,用嘴在他的前胸上吻着、舔着。马步芳被孙桂英的激情感动了,他加快了阴茎提拉的速度,伴随着孙桂英混合着痛苦和快活的呻吟声,他又一次射精了。

      经过一会短暂的休息,马步芳又趴在孙桂英的身上,开始了第四轮奸淫。
      孙桂英被色魔马步芳压在身下,她的小腹在剧烈的疼痛中,原本丰满的乳房更像一只发酵的馒头,显得更加硕大,并有一种胀裂的感觉。马步芳仍趴在她身上乐此不疲地奸污、玩弄着她,阴道彷佛被撕裂一样,其中分泌物就像水一样流了出来,她觉得那好像是自己的血液在流出,她正在一步步走向死亡。
      当马步芳第四轮奸污完孙桂英时,她已完全处於昏迷状态中。当马步芳第十次奸污完孙桂英以後,天已经完全大亮了。

      在众多女姐妹面前,孙桂英被马步芳强奸。

      马步芳靠着春药的作用,尽情地玩弄了孙桂英整整一个晚上,他自己也感到疲惫不堪,一丝不挂的孙桂英早已昏死在席梦思床上,她的阴部布满了马步芳的精液。马步芳将孙桂英抱到浴室,将她身体上的污物清洗乾净,他自己也洗了个热水澡,随後就搂着昏迷着的孙桂英呼呼大睡起来。

      马步芳一觉醒来,已是下午时分,恰好孙桂英也已经醒来了,正在穿衣服。
      孙桂英已穿上了粉红色西装套裙,她从衣柜中取出一双肉色长筒丝袜,慢慢地穿上,然後弯腰穿上一双白色高跟船鞋,向门外走去。马

      步芳见状大喝一声∶「慢!」

      孙桂英停下脚步,扭过脸来,愤怒地说道∶「马步芳,你已经玩了我一个晚上,难道还不放过我吗?」

      马步芳轻声一笑∶「你昨天晚上有功,本军长要招待你吃一顿丰盛的晚餐,养一养身子,以後能更好地伺候我。」

      孙桂英虽然不愿意和这个魔头同桌吃饭,但她实在饿得厉害,就坐下来吃了这顿晚餐。

      吃完饭後,马步芳告诉孙桂英,他要当着新剧团每个女文工团员的面玩弄孙桂英。孙桂英惊呆了,昨天晚上她刚失去了宝贵的贞操,今天马步芳又要当众羞辱她,她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

      马步芳冷笑一声,将孙桂英拉到秘室外的另一间大屋子,这屋子里的柱子上绑着五个红军战士,他们口里塞着毛巾,双手被绑在柱子前面一条长凳子上。马步芳拿起一把大刀,对孙桂英说道∶「如果你不答应,我就将他们的双手砍掉,让他们成为废人。」孙桂英想到自己所受的污辱,这些兄弟又因自己受连累,便一头向柱子撞去,她想结束自己的生命。

      她哪知道马步芳这个玩弄女人的老手,早已料到孙桂英会这样做,他一把拉住孙桂英,将她绑在另一条柱子上,挥起大刀,疯狂地将一个红军战士的双手砍掉,又将另一个战士的头颅砍掉,鲜血喷到了屋顶。马步芳对孙桂英吼道∶「你就是死了,我每天都要杀死一个你们的人,甚至会到四川去杀死你的父母,让你死了也不得安宁!」

      这时的孙桂英真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她只得重重地点了一下头,答应了马步芳。

      马步芳将新剧团的所有女文工团员招来,用一根绳子将所有的女演员的双手串起来,将绳子两端系在两根柱子上,让她们站成一排。马步芳面对着这些女文工团员,对孙桂英说道∶「脱上衣。」

      孙桂英没有动。

      「脱!」

      孙桂英慢慢地脱下了西服上衣,露出了一件雪白的丝织低开胸内衣,她随手将上衣扔到地毯上。

      「真乖!」马步芳亲了她的脸颊一下,

        「将裙子脱掉。」马步芳说道。

      孙桂英站在那里没有动。

        「又不听话了是不是?」

      於是她缓缓地脱下了裙子,马步芳摩挲起她的大腿,他感到很惬意。
      马步芳坐在一张椅子上,点起一根烟,一边吸一边看着她∶「把小衣服也脱掉。」

      她站在那里又不动了。

      「我要杀人了。」

      她只好慢慢地脱掉了小衣服。

      「你现在越来越听话了。」他在她的屁股上拧了一把∶「把胸罩脱掉。」

      她慢慢地将胸罩的口子解开,露出了丰满硕大的乳房,看着她那丰硕无比的乳房,其他女文工团员都惊呆了。

      「你们都是本军长的玩物。」他用手掐着她的一个乳头,拉着她走到一条长沙发前,他坐了下来∶「给我一只脚。」

      她将一只脚的鞋子踢掉,向他伸出这只脚,他抱住送来的脚,仔细地抚摸起来。

      「我要另一只。」

      她抽回那只脚,又送上另一只脚。他玩赏完她的两只脚以後,说道∶「把裤头脱掉。」

      她脱掉了几乎透明的绣花小裤头,一丝不挂地站在他的面前。

      他用手指捅了一下她的阴道∶「很好,你现在就像我的性奴隶,对我言听计从。」跟着又说∶「还穿着袜子干什麽?」

      她弯下腰,扯下腿上的袜子。

      「侧过身!」

      她侧过了身。

      「背过身!」

      她背过了身。

      「再转过身!」

      她又转过了身。

      「躺下。」

      她浑身一抖,仰面躺在了地毯上。

      「把腿叉开!」马步芳凶狠地喊道。

      她机械地分开了两条腿。

      「你们过来看一看孙桂英还是不是处女。」

      他把绳子的一端解开,女文工团员们被绳子拉着一个个走过来,马步芳令她们弯下腰,分开孙桂英的阴毛,仔细看看孙桂英已被损坏的处女膜。

      马步芳将绳子的栓回柱子上,问孙桂英道∶「你的身子是被谁破的?」
      「是你。」

      「你已经是我的小妾,是不是?」

      「是。」

      「你的身子属於谁?」

      「属於你。」

      「她们是谁的女人?」

      「是你的。」

      「我现在要干你,你愿意吗?」

      「愿意。」

      他扑向了她。就这样,马步芳当着这些女文工团员的面前奸淫了孙桂英。
      这天晚上,马步芳派马英和马有福押送,用两辆小卧车将黄光秀和陈淑娥接到军部密室,并将她俩的所有性感衣裙、鞋袜都带来了。黄光秀年仅十六岁、陈淑娥也只十七岁,她们的皮肤白晰、丰满、富有弹性,体态修长、优美,清澈宜人的大眼睛中露出一丝忧郁。

      是啊,人生的道路对她们来说太坎坷了,被俘刚几个月,她们就饱受马匪军的摧残、蹂躏,在押送西宁的路上,匪军官见她们俩性格软弱可欺,每天晚上都强迫她们俩及其他几位女文工团员陪睡,使她们受尽了人间屈辱。有的女文工团员甚至在例假期间也被施暴,由於受尽了摧残,她们不再反抗,麻木地承受着强加在她们身上的种种暴行。

      当时正是腊月时光,刺骨的寒风在无尽的黑夜中狂啸。在来军部之前,黄光秀和陈淑娥先被带去洗澡,然後按马步芳的要求打扮了一番。

      黄光秀带一个黑色缕花胸罩、白色透明裤衩、一件黄色羊绒衫、黄色带脚羊绒裤、黑色高跟漆皮船鞋、外穿一件深红色的羊绒大衣。陈淑娥上身穿一件雪白的胸衣,下穿一条淡红色的丝织裙子,一双肉色长筒丝袜,脚穿一双红色超高跟凉鞋,外面仅穿着一件淡红色的风衣。

      当这两个打扮性感入时的女红军上车後,马英和陈淑娥坐在一辆车上,马有福及黄光秀坐在另一辆车上。看着冻得瑟瑟发抖的陈淑娥,马英被她的美貌惊呆了,过了一会儿,马英慢慢地挪身过来,手不规矩地放在了陈淑娥的大腿上,一股羊味扑鼻而来,陈淑娥本能地将身子挪开了。由於穿的衣服太少,陈淑娥弯下腰用手紧紧捂住双脚,马英见状,一股怜香惜玉之情油然而生,他将陈淑娥的双脚拉过来,脱下高跟凉鞋,敞开大衣,将她的双脚抱在胸前,就像雪中送炭一样,陈淑娥感到暖和极了,并未感到马英在肆意猥亵自己的双脚,竟然对马英产生了一丝好感。

      黄光秀上车後,看着马有福那火辣辣的眼光,不禁觉得好笑,她将一只腿放在朝向马有福那边座位上,微微一笑。

      马有福趁势将黄光秀的一双高跟鞋脱下,摸着黄光秀的脚,羊绒袜的手感好极了,他又将黄光秀的鞋子拿到嘴边,贪婪地吻着。黄光秀脱下另一只鞋,将另一双腿也放在座位上,马有福迫不极待地将另一只鞋夺过来,玩赏着两只高跟鞋。
      黄光秀及陈淑娥到了军部以後,马步芳一只手拉着一个,将她们带到一条长沙发前,马步芳坐在黄光秀及陈淑娥中间,把她们的大腿揽到怀里,脱掉她们的高跟鞋,抚摸着这两个女人的四只脚。马步芳特别喜欢黄光秀穿着黄色羊绒袜的脚,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袜子,黄光秀纤细的双脚穿上厚厚的羊绒袜也变得丰满起来。

      马步芳发现陈淑娥的双脚非常冰凉,就命令她穿上黄光秀的高跟皮鞋,围着屋里的一条大柱子跑着,只到感觉脚出汗才能停止。他自己将黄光秀抱在怀里,一边用手揉搓着她的乳房,一边用舌头舔着她的脸。

      陈淑娥跑完後,马步芳命令她将鞋子脱下来,发现里面已有点点汗水,他又命令黄光秀穿着这双鞋子也在屋子里跑了起来,直到她的脚上也出了汗,马步芳将黄光秀脚上的鞋子脱下,自己的舌头贪婪地舔着陈淑娥和黄光秀洒在鞋子里的汗水。

      这时,马步芳命令陈淑娥将黄光秀的衣服全部脱光,他要利用陈淑娥的手玩弄黄光秀。陈淑娥机械地走到黄光秀面前,先将黄光秀的大衣脱下,挂在衣帽勾上,又将黄光秀的羊绒衫脱下,解开黄光秀的胸罩的带子,黄光秀的上身就全裸在马步芳和陈淑娥的面前。

      当着一个女红军的面玩弄另一个女红军,并让另一个女红军成为他的帮凶,这是马步芳想出的一个瓦解女文工团员的毒计。黄光秀一直处在恍惚中,她没有想到马步芳竟然这样对待她。在陈淑娥缓缓地脱黄的衣服时,马步芳不断地抚摸着黄光秀渐渐裸露的身子,还不时将手伸向陈淑娥的裙子里。

      马步芳让黄光秀躺在地毯上,陈淑娥将黄光秀的高跟皮鞋、袜子、胸罩全部脱下後,马步芳又让黄光秀两腿叉开,然後让陈淑娥用穿着丝袜的脚蹭黄光秀的阴部。过了一会儿,黄光秀的脸微微发红,手不自觉地在乳房上轻轻地揉着,阴部潮湿起来,下身也不断地蠕动起来。

      马步芳淫秽地笑着,命令陈淑娥一直重复着这个动作,这样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黄光秀下身流出来的东西将陈淑娥的两只袜子湿透了,她觉得轻飘飘的,身子好像已不属於自己了。

      马步芳让疲惫不堪的黄光秀起来,将陈淑娥的衣服脱掉,让她们俩穿上一双绿花尼龙短袜,并排躺在床上,马步芳跪在床上,捧起四只脚,狂吻起来。过了一会儿,他又命令她们起来穿上高跟鞋,放起音乐,跳起了交际舞。

      在斯特劳斯的圆舞曲伴奏下,马步芳仔细欣赏着这两位年轻貌美姑娘,她们都有一张粉嘟嘟的瓜子脸、红艳艳的两片薄嘴唇、黑亮亮的一头秀发像乌云,显得沉静、清秀、俊美。

      舞曲下,两个一丝不挂的女文工团员仍在翩翩起舞,她们那光滑迷人的身子不断地诱惑着他,他觉着浑身有一团火在腾起,猛扑上去,将黄光秀拉到一边,命令她光着屁股穿上一条黑色长筒丝袜,带着一个黑色胸罩,脚登一双粉红色高跟凉鞋,他让陈淑娥在一旁唱着他亲自编写的《四季调》,自己拥着黄光秀跳起了交际舞。

      黄光秀雪白的肌肤在屋里柔和的灯光下显得性感而令人目眩,均匀丰满的身子无处不透着一个美艳少女成熟饱满的风韵。在马步芳心中,对黄光秀的占有,就是对整个西路军女红军的占有,玩弄她,也就是玩弄整个「新剧团」的女文工团员。

      「新剧团」的女文工团员代表着他年轻时的梦想与欲望,代表着一个男人自尊心的满足,代表着一个征服欲、统治欲极强的一个强人又将一座座高峰踩在脚下。

      看着马步芳一双黑茸茸的手在「红军之花」黄光秀几乎全裸的身上放肆地抚模着,陈淑娥含着眼泪唱道∶

      「春季里到了水仙花儿开,

      绣阁里的女儿家踩青来。

      小阿哥哥!小阿哥哥!

      小阿哥哥托上我一把来。

      夏季里到了石榴花儿开,

      石榴籽儿赛过了蚂禄。

      小阿哥哥!小阿哥哥!

      小阿哥哥亲手摘一颗。

      秋季到了桂花香,

      女儿家心里起了个波浪。

      小阿哥哥!小阿哥哥!

      小阿哥哥扯不断情思长。

      冬季到了雪花满天飞,

      女儿家心上赛过血日。

      小阿哥哥!小阿哥哥!

      小阿哥哥认清了你再来。」

      黄光秀坐在沙发上,顺手将长袜脱掉,马步芳趴将下去,他捧住了她的一只赤脚。她的双脚也是那麽白皙、那麽秀美,十枚趾甲涂得艳红,这就使它们看去也好似用象牙精雕细刻的工艺品。她的右脚伸向前方,脚跟并不踮起,轻若一羽般地匍匐在墨绿色的地毯上,这就是那秀美的脚儿的润白和趾甲儿的艳红,被衬托得具有了对男人足以勾魂摄魅的妖媚之态。

      她的左脚伸向後方,脚尖儿点地,只有双腿修长的女人坐的时候才能那样,那是一种优雅而放浪的姿势。

      在陈淑娥优美的嗓音下,马步芳感到下身在不断地膨胀,变得又热又硬,他将黄光秀拥到席梦思床前,将她轻轻地放在床上,黄光秀迎合地把脚上的高跟鞋蹭掉,双腿分开,把双脚伸到马步芳面前。马步芳没有想到黄光秀竟如此顺从,不禁满心欢喜,抱起她的双脚小心翼翼地抚摸起来,就像玩弄一件精美的玉器。
      过了一会儿,马步芳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爬上了床,黄光秀张开双臂,搂着了马步芳。马步芳的阴茎进入了黄光秀的身体後,感觉就像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港湾,一阵阵轻柔的潮水拍打着他的身体,阵阵快感向他袭来。马步芳抚摸着黄光秀浑圆的双肩,下身慢慢地动作着,他从未体验出如此美好的感觉。
      经过马步芳一阵剧烈的动作,黄光秀也达到了高潮,她轻轻呻吟着,双手不断地在马步芳的後背上来回滑动,吻着马步芳的脸,高声呻吟起来。随着马步芳一阵剧烈的动作後,他伏在黄光秀的胸前,慢慢地吻着她的乳房,今天晚上,他第一次射精了。

      马步芳想做养鸟、玩鸟的人,但女俘们毕竟不是鸟儿。虽然身陷囹圄,但她们是人,是经过雪山草地的女红军,她们同敌人的斗争是巧妙而顽强的。马步芳叫她们到马家部队去演节目,她们便藉机演出红军艺术家李伯钊编排的农民舞、儿童舞、海军舞、篮球舞等等。马家兵因无编导人员,时间也不允许他们重新编排,无可奈何,只得同意。有的节目明显碍眼的地方,虽然被马家兵的师爷改动了,但演出时,她们仍一如既往。

      有这样一首歌,原来的歌词「鼓声咚咚,红旗飘飘」,被敌人改成「鼓声咚咚,国旗飘飘」。演出时,她们仍旧唱「鼓声咚咚,红旗飘飘……」敌人听出来了,把她们拉去毒打、审问∶「谁叫你们这麽唱的?说!」

      「我们历来这个唱法,习惯了,改不过来……」女俘们众口一词。
      马步芳是地方军阀,想独霸一方当土皇帝。蒋介石是国民党的委员长,要统帅全国,时时想吃掉马步芳。两家貌合神离,明争暗斗,大凡政局中人,都知道这一点。於是,女俘们又想出了妙方,在台上台下唱起来了∶「蓝衣社,是走狗,钻在桌下啃骨头,终有一天死在我们手里头。」这是骂国民党蓝衣社的歌。
      「怎麽,能唱吗?你们马家的官兵都不吭气,那好,我们再唱。」
      「未开言不由人牙根咬紧,骂一声蒋介石你卖国的奸臣,你本是中国人,为何勾结日本帝国主义杀害良民?……」这是骂蒋介石的。「怎麽,能唱吗?」马家官兵在台下左顾右盼,有点尴尬。

      「喂,你们不要惶恐,不要怕,周围没有蒋介石的嫡系,就是有也不要紧,谁要查问,你们就说∶我们是红军,你们管不了。什麽,我们不敢骂马步芳?照样骂!你听听,这是西路军到河西走廊以後我们才编的歌曲。」

      「马步芳在西北,阻碍抗日真可恶,压榨人民心很毒,我们要消灭马步芳,建立後方把日抗,恢复失地才有望。」这骂马步芳的歌,当然不能公开在舞台上唱,但私下里,女俘们经常唱。

      一次,马家兵听见了,管理「新剧团」的赵养天立即让人吹哨子,命令女俘们集合∶「说,谁叫你们唱的?谁是你们的组织者?」赵养天一该往日温文尔雅的样子,气急败坏地叫着。

      「谁也没教,我们在红军中就这麽唱……」

      女俘们小声嘟囔着。

      「你们再唱,我砍了你们的头!」

      「我们为你们唱歌、跳舞,还要被你们的奸污,打死了倒不受这个罪!」刘明清流着眼泪说道。

      「对,我们是人,不是妓女,不能任你们蹂躏!」女俘们大声说道。
      「姐妹们,我们不要再为这些禽兽打扮。」宋时华踢掉脚上的高跟鞋,拖掉长筒丝袜扔到赵养天的脸上。女俘们纷纷踢掉高跟鞋,满院子都是黑色、红色、白色的高跟鞋。
      
      「宋时华!你敢带头闹事?」赵养天命令士兵将其他女俘拖进屋里,锁了起来。命令马家兵将宋时华的衣服扒光,吊起来,用皮鞭狠狠地抽,直到她昏死过去。

      赵养天狞笑着对马家士兵说∶「你们谁想要这个臭婊子就上吧!」

    ***********************************  我们被俘女同志中编了一部份到新剧团为他们唱歌跳舞。我记得「新剧团」人员最多时60人左右,後分配到甘洲一部份,还有30人左右。我记得有黄光秀、党文秀、陈淑娥、安明秀、王定国、孙桂英、罗秀英、秦云杰、苟先珍、张琴秋和我等。

      在「新剧团」我们自己做饭,自己管伙食。马步芳这个荒淫无耻的恶棍,玩女人时喜欢让我们穿上性感衣裙、长筒丝袜、高跟皮鞋,他给我们「新剧团」的女兵置办了统一的服装,平时一律穿西装套裙、长筒丝袜和高跟皮鞋。经常被他奸污的姐妹每人都有几套衣裙,他给我也置办了好几双高跟皮鞋,有各种不同颜色,还有一些内衣、短裙、长裙和旗袍等。我记得孙桂英和宋时华个头高大,买的高跟皮鞋都太小,马步芳还专门派人为她们定做了鞋子。

      平时,只要他兽性发作,就把我们叫到军部密室去奸淫。一次,他观看演出时看中了我,赵养天把我带到他的密室,那时,我才18岁,还是处女,那天晚上,我失去了贞操。以後,我便经常被他叫去跳舞、奸污。

      马步芳让我们跳舞,但他们没有人教,仍让我们跳红军的舞,把红军的歌改几个字,用原来的曲调唱。

      我们红军有一首歌叫「鼓声咚咚,红旗飘飘」,马匪把「红旗」二字改为「国旗」,可是我们在演唱中仍唱「红旗飘飘」。有时他们不注意,就过去了,有时候听出来了,就把我们打一顿。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