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时光大盗】_好看的【时光大盗】_【时光大盗】排行榜_久久热视频/这里只有精品-99热在线-官方网站

【时光大盗】


                   时光大盗


    字数:1万      
          
                张春华、绿荷篇(上)

      半夜时分,司马家大宅几乎一片漆黑,只有两三点昏暗的灯火时不时地闪烁。这夜正好是六月初三,月亮弯弯地挂在天空上。

      李叁轻轻地趴在司马家堂屋的瓦片上,心情郁闷地看着下面的情形。良久,他确定周围的环境已经安全了之后,举起左手,右手往左手上轻轻一按,一束钢丝从左手手腕处飞射而出。钢丝顶端的铁钩绕着庭院正中那棵柏树的粗壮枝桠转了几圈之后,紧紧地和枝桠捆绑在一起——一条从屋顶到地面的线路就生成了。李叁用力将钢丝绷紧,纵身一跃,从屋顶荡落到地面,愣是没有发出半点的声响。
      李叁得意地将钢丝从枝桠上取下来,呼了一口气。不过,他不敢大意,随即用眼扫射了地面的周遭环境,用心观察着。当再次将心中的大石头放下来时,李叁暗暗地嘲笑自己过于谨慎。的确,这个时候的司马懿还在家乡温县里装病,以拒绝曹操的招揽,未登仕途的司马懿,还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世家子,家里根本不可能有重兵把守。

      这个时候的李叁,不由得懊恼,他的处女穿越,原本是打算选择建安十三年作为切入点。可没想到,时光机在运作的过程中发生了故障,结果极度迷恋林志玲,一心想穿越到古代江东,和小乔打上一炮的李叁,提前了整整一年,糊里糊涂地来到了河内温县——他右手手腕的特殊手表显示出穿越后的地点和时间。
      李叁很想立刻开启时空门召唤装置,返回现代,可无奈时空门装置要在三天之后才能再度使用。李叁心里头不得不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尽快耗尽这七十二个小时,再在成功返回现代之后,继续尝试着自己的猎取小乔之旅。
      李叁早就知道司马懿是三国里头的最终赢家,不过人们对于这位权谋家的评价往往毁誉参半,这让好不容易有机会返回三国时代的李叁想见一见司马懿。李叁很想知道,司马懿的样貌是否真的像史书中记载的那样「鹰视狼顾」,这样一种强烈的好奇心,让李叁干起了夜闯私宅的勾当。

      司马宅不是很大,不过人生地不熟的李叁,下到地面以后,也一时找不着司马懿的寝室。正当这个时候,李叁听到远处有人走过来,他赶紧把身子隐藏在柏树后面。

      借着微弱的月光,李叁慢慢看清,来者是一位年轻女子。女子样貌姣好,肤色白皙,头上梳着垂云髻,身穿一件上短下长的深色濡裙。女子神情稍微有一点慌张,时不时环顾四周,小步快走开去。

      李叁的好奇心一下子被激发了,他打算悄悄地跟在女子的后面,看个究竟。孰料,就在李叁想迈出脚步的一瞬间,敏锐的他还是察觉到了一丝不妥。李叁硬生生地将身子重新躲在树后,然后偷偷地把头探出一点儿,他赫然发现,就在年轻女子走过去不久,另外一位女人远远地跟在年轻女子的后面,蹑手蹑脚,生怕把她惊动了。

      李叁心里头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个成语「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如今这走在最前面的女子是「蝉」,后面紧紧跟着的女人是「螳螂」,那么李叁自己呢,自然就是那「黄雀」了。

      这位女人的样貌打扮和刚才的年轻女子截然不同,她梳了一个垂髻发式,虽然样貌秀丽,但是面若冰霜,眉目含春之余,却在两眼之中透出暴戾、阴狠的气息。女人身穿一件朱红色的曲裾深衣,她并没有小步快走,而是缓缓而行,很有几分贵妇的气质。

      李叁转念一想,估计这女人应该就是司马懿的某位夫人或者小妾:眉目含春,说明女人已经经历男女之事;举手投足之间显露贵态,则表明女人在司马懿家里的地位并不低。

      可这贵妇人三更半夜跟着一位年轻女子,到底想干什么呢?李叁觉得这实在是越来越有趣了,他待女人走过之后,从树后现身,尾随着女人。

      于是两女一男三个人,在这个略显诡异的夜里,一个跟着一个,在司马家的宅子里,各怀心事地向前走去。

      走了一会儿,年轻女子率先走到了一间厢房的门前,她停住脚步,贵妇人和李叁都连忙把自个隐藏起来。年轻女子向四周观察了一下,确认自己身后没有人跟着来,这才伸出手轻轻地敲了敲厢房的门。

      厢房的门立刻打开,一双强有力的手伸了出来,将年轻女子拉进了屋里。随即屋子里传出男人和女人纠缠在一起的喘息声和挣扎声,当然还有衣服脱落的声音。

      李叁注意到,贵妇人狠狠地跺了一下脚,目露凶光,死死盯着厢房。许久,她转过身来,一声不吭地沿着来时的路走回来。李叁看到,女人的眼角带着隐隐约约的泪光。不过,她悲戚的表情转瞬即逝,很快便恢复了看似平静如水的脸容。
      待到女人再也看不见之后,李叁从从容容地从藏身之处走了出来,悄无声息地靠近了那间正在上演着男女激情好戏的厢房。

      李叁把头移到厢房的窗沿,用随身携带的匕首,撬开了窗牗,往屋里望进去。他不看还好,一看不由得在心中惊叹起来,「好淫荡啊!」

      只看见厢房内的床上,两条赤裸裸的肉虫在昏暗的灯光中叠加到一块,一个目光矍铄的男人把那位年轻女子压在身下,女子紧紧搂住男人的肩膀,两条洁白细长的大腿盘在男人的背部,承受着男人疯狂的攻击。

      女子的头发早已散开,她闭着两眼,眉头紧蹙,小嘴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不知道究竟是在享受性爱的愉悦还是在忍受男人无情的蹂躏。

      窗牗外偷窥的李叁出于一种同性相斥的本能,对正在女子身上勤恳耕耘的男人产生了深深的妒忌,「操!你也就是这小样,要是换老子提枪上马,还不把这小骚货给活活干死!」

      与此同时,床上的这对狗男女,似乎就要结束他们的性事了——男人的喉咙里,传出一声声沉闷浑浊的低吼,他的身躯骤然震颤,在李叁看来,这正是男性射精的前兆。眼看男人就要在女子的身体内发射出无数的子子孙孙,谁料在这个节骨眼上,男人蓦地将鸡巴从女子的阴道抽离,「啊」的大叫一声,将那一大团白花花的精液全数浇在了女子的肚皮上。

      李叁发觉,刚才还带着满脸期待的女子,这个时候一脸的绝望,两行清泪顺着她亮丽的脸颊悄然滑落。发泄完的男人对女子的眼泪无动于衷,自个从床榻走到地上,背对着女子,拿起散落在地上的衣裤和袜子,慢条斯理地一件一件穿上去。

      男人把衣服穿好以后,转过身来,冷冷地看着还在床上哭泣的女子,「快点把衣服给我穿好,不要被别人发现了!」

      李叁直到这个时候,才从正面第一次看清了男人的面目——冷峻削瘦的脸庞,高高的鼻子,两块颧骨略微有点突出,一双虎视眈眈的大眼睛,仿佛要看穿人的里里外外。

      李叁猛然想了后世人们形容司马懿的那四个字——「鹰视狼顾」!李叁将这个词语和男人的容貌一联想起来,大惊失色,这位男人竟然就是司马懿,司马仲达!

      李叁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和古代大名鼎鼎的司马仲达见了面,而且还是在这样的特别环境下,看样子,今天运气不是一般的好。
      此时,女子好不容易止住了自己的泪水,恭顺地从床上下来,穿好自己的衣服,然后一脸凄楚地看着司马懿,「老爷,奴婢只不过想为司马家传宗接代!可为何老爷不肯……」

      司马懿饶有意味地看着女子,残忍地微笑起来,「你心中作何打算,老爷我怎会不知,你是想母凭子贵,飞上枝头变凤凰吧?」

      女子不敢和司马懿的眼睛对望,赶紧低下了头,司马懿用力一踹,女子便倒在了地上。司马懿蹲下身子,用手把女子的脸扳转过来,「贱婢,老爷今天就告诉你,你别再痴心妄想了!你是什么身份,竟然敢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女子的眼泪再次流了下来,司马懿面目狰狞地小声喝道,「小贱人,看着老爷的眼睛!」女子不敢反抗,只能够把头转过来,胆怯地看着司马懿。司马懿咬牙切齿地威胁,「要是你敢把我和你的事情说给夫人知道!杀你不过像踩死一只蝼蚁那般容易!」

      女子吓得魂飞魄散,「老爷,奴婢再也不敢冒犯老爷您了!您就行行好,放奴婢一条生路吧!」

      司马懿看见自己的威胁起到作用,站起来,满意地命令到,「你知道了就好,还不给我滚!」

      年轻女子慌忙从房间里退了出来,消失在黑夜中。女子走后,司马懿整理了下衣裳,缓缓倒在床上,一动不动。李叁很奇怪,怎么刚才还在床上生龙活虎的司马懿,这个时候这般作态呢?

      半个时辰就这样过去了,饶是自诩耐性超人的李叁,也开始感觉到不耐烦。不过李叁偏偏是那种不把事情的真相弄明白就誓不罢休的人,所以尽管他不耐烦,可还是默默地守在窗牗前。

      突然,李叁听到些许轻微的脚步声从屋顶上传过来。李叁心中了然,看来,除了他这位来自后世的穿越者在今天晚上夜探司马宅外,还有其他对司马懿这块香饽饽不忍释手的人啊!

      果不其然,屋顶上的人轻轻落到了地面上,把房门推开,朝司马懿的睡床走过去。李叁并没有看清来人的真面目,皆因来者用黑布蒙着面。全身黑衣的蒙面人手里拿着一柄锋利的匕首,锋刃在黑夜中闪现出逼人的寒光,李叁看在眼里,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

      蒙面人来到司马懿的床前,只是仔细察看躺在床上的司马懿,手里的匕首并没有任何动作,忽然,蒙面人举起手中的匕首,往司马懿的脖子抹下去。

      目睹这一幕的李叁,紧张得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眼看这匕首就要切开司马懿的咽喉,可是司马懿岿然不动,半点反应都没有,蒙面人的利刃在快要接触到司马懿的脖子时硬生生地停止住。

      蒙面人冷笑了一声,「司空还是多虑了,司马仲达这个样子,怎么可能是装病的呢?」说完,蒙面人把匕首从司马懿的脖子移开,转身慢慢地离开屋子。蒙面人走出房门,终身一跃,几下功夫,就在李叁面前不见了。

      李叁这下子才想起了历史上曹操派刺客试探司马懿的典故,刚才的蒙面人,肯定是曹操派来的人。建安十二年的曹操,还没有当上丞相,而是官居汉献帝的司空,所以蒙面人口里的司空,其实就是曹操本人。李叁一想到这,心里不禁概叹,「都说曹操奸诈过人,可天下最终还是落到了司马家的手里,若论奸险隐忍,曹操的确比不上司马懿!」

      就在此时,屋里的司马懿慢慢地从床上坐起来,心有余悸地看着门外,长吁了一口气。李叁吃惊地看到,司马懿的脸上,大汗淋漓。李叁知道,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来回的司马懿,再也没有办法保持住自己的平静心态,刚才那一付看似波澜不惊的模样,早已荡然无存。

      李叁暗中叹了一口气,悄悄从窗牗前离开,他打定主意,在剩下来的两天多时间里,留在司马懿的家里,等到时间一到,就在这里开启时空门,返回现代。
      李叁的理由很简单——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和司马宅比较起来,没有任何其他地方更加能让一个奇装异服的现代人在两天多的时间里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因为司马懿现在躲在厢房里装病,外面的闲杂人等自然不能轻易靠近司马宅,以防秘密外泄,如此一来,李叁的安全就有了很大的保障。

      临近黎明的时候,李叁在司马宅的杂物房里找到了安身之所,杂物房紧挨着司马懿的厢房,空间很狭小,里面堆满了林林种种有用的、没用的东西,这对于李叁而言,实在是再好不过的藏身之所。他清理出一小块地方,倒头便睡了过去。
      回到汉代将近一天的李叁很劳累,这一觉睡得很是香甜,等到他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傍晚了。醒来后的李叁伸了个懒腰,揉揉眼睛,透过杂物房的窗口向外望去。

      窗外好一片亮丽的夏景啊——仲夏的灿烂阳光洒在庭院里的柏树上,绿色的枝条像是染上了一层金光,知了的叫声此起彼伏地在庭院的各个角落里响起,空气里弥漫着夏天特有的浓烈气息,这是一种夹杂着潮湿和炎热的味道。

      李叁深深吸了一口气,正想彻底沉浸在这无边的风景中,浮想联翩一番时,他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咕咕」叫了起来。

      「干!老子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还没吃东西呢!」李叁心里头很是窝火,他刚才本想学习古人附庸风雅,对着这美丽景色,一不留神吟出几句诗词来,可偏偏没吃东西,结果让肚子的抗议声把这份美好心情给搅了个一塌糊涂。

      李叁决定等天一黑,就到司马家的厨房找点东西吃,可是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北方的夏天,天黑得特别迟,好不容易天完全黑下来之后,李叁偷偷地从杂物房里溜了出来。

      厨房就在司马宅堂屋的东南面,由于在昨天夜里的探寻藏身之所过程中,李叁把司马宅的各个角落都走了个遍,所以现在他很快就沿着旧路,摸黑找到了厨房。

      李叁原本以为司马家的厨房里会有很多吃的东西,可是让他大失所望的是,把厨房翻了个遍,只不过找到两三碗豆腐。俗话说得好,「饥不择食」,李叁不顾三七二十一,「咕咕」几口,就把豆腐全部灌进嘴里。刚一吃完,李叁就听到远远传来一阵脚步声,他抹了抹嘴,左看右看,赶忙找了个地方藏起来。

      过了一会儿,厨房的门被人推开,随即一个女人的说话声音响了起来,「夫人,您叫奴婢到这里来,有何吩咐?」

      李叁一听,这把声音的主人正是昨天晚上和司马懿欢好的那位侍女,强烈的好奇心让他从隐藏的地方悄悄探出头去,想看出个所以然来。

      这位被叫做「绿荷」的侍女,低着头,畏缩地站在一旁,李叁恰好看到她的侧面,在侍女的斜对面,站着一位女人。

      由于妇人背对着李叁,所以李叁一时也看不清她的模样,便听到那妇人开口说道,「绿荷,我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怕是感了风寒,明天你就代替我,去给老爷送饭吧!」

      绿荷赶紧应答,「是,奴婢明天就替夫人去送饭!」

      妇人点了点头,「记住,这事千万不能被别人知道!否则,有你好看!」
      绿荷一下子跪倒在地,哀求妇人,「夫人,绿荷从小就跟在您身边,您难道还不清楚绿荷是怎样的人吗?绿荷发誓,绝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一个字!」
      妇人哼了一声,「你就看着办吧!」

      说完妇人转身就走,把绿荷扔在一旁。在贵妇人转过身子的一瞬间,李叁终于看清了她的真面目,她正是昨天晚上尾随着绿荷的人!

      现在李叁可以百分百地肯定,绿荷口中的夫人,就是历史上心狠手辣的张春华。历史上的张春华,因为两件事被后人牢牢记住。

      第一件事情:司马懿长期装病,借此不为曹操效劳,但是偏偏有一天,司马懿从病床上起来,去院子里收书,结果被一名侍女看到,为了防止消息泄露,张春华将侍女杀死,之后她居然若无其事地亲自为司马懿下厨,司马懿则心安理得地好好吃了一顿饭,果真是夫唱妇随,其乐无穷啊!

      第二件事情:张春华晚年年老色衰,司马懿宠爱年轻美貌的柏夫人,当张春华前去探望生病的司马懿时,司马懿不耐烦地破口大骂,认为张春华出来丢人现眼,结果张春华一气之下,绝食抗议,司马师、司马昭两兄弟也跟着母亲一起绝食,最终心疼儿子的司马懿不得不老老实实地向张春华赔罪。

      李叁一想到这,心里面不由自主地「咯噔」了一下,弄不好这绿荷就是被张春华灭口的苦命侍女,看来,张春华之所以要杀掉绿荷,不是因为绿荷无意中堪破了司马懿装病的真相,而是女人善妒的本性,使得张春华无论如何也要找机会将绿荷置诸死地,以保证自己在司马家地位的不动摇。

      李叁不禁慨叹,如果不是重返历史现场,他还真的以为张春华杀侍女是为了掩人耳目呢,但是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未免太暴殄天物了。在李叁眼中,绿荷就是一个小美女,面容俏丽,身材丰满,要是真的被张春华灭口的话,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

      李叁淫心大动,错过了小乔的他,决心将绿荷当成替代品,来发泄自己身体内的旺盛欲火。他乘着绿荷正在灶台边洗刷铁锅的时候,一个箭步走到她的身后,右手往项部切下,绿荷的身子顿时软绵绵地倒在地上。

      看着地上的猎获物,李叁得意地轻轻吹了一声口哨,那一双魔手向绿荷的身躯摸下去……

      绿荷是被接连不断的快感弄醒的,她睁开眼睛之后震惊地发现,自己被一个头发古怪的赤裸男子压在身下,男子的命根这会儿把自己那个地方涨得鼓鼓的。绿荷惊恐得想大声呼救,但是李叁一早就往她的嘴里塞进了布块,她只能发出轻微的「呜呜」声。绿荷见求救不得,只好拼命扭动身躯,无奈却已经是动弹不得,因为李叁为了以防万一,早就把她给捆绑起来。

      回到刚才绿荷昏迷的当儿,李叁撕拉几下,撕烂了她的濡裙,那粉嫩的逼儿跃入他的眼中。李叁用手指沾了沾口水,然后按上女人的阴阜,细细玩弄起来。绿荷的逼很干净,只有几条稀稀疏疏的阴毛,大阴唇泛着粉红的颜色,看样子,她的男女性事经验不多。李叁爱不释手地对绿荷的小逼摸了又摸,这才意犹未尽地继续起他的紧缚工作。

      李叁将绿荷的双手扭在背后,用他在厨房里找到的麻绳紧紧绑上几圈。李叁在捆绑的过程中,对绿荷身体的柔韧性赞叹不已,他心头一热,把绿荷的左腿高高抬起,用绳子缚住脚跟,打上结,再把绳子的另一端绕过厨房上方的一根屋梁,拉直以后在地面上固定下来。如此一来,绿荷的左腿就和身子形成一个90度的耻辱姿态。

      李叁脱光自己的衣服,把绿荷的右腿坐在胯下,用高度充血的大鸡巴,在绿荷的阴道口磨蹭了几下,然后塞进去。

      来自后世的李叁,性爱经验也不多,别看绿荷不是处女之身,可是她的逼儿依旧紧紧的。李叁的大肉棍刚刚塞进去的时候,绿荷的小逼很干涩,因此移动得不是很顺畅,简直就是障碍重重。李叁的鸡巴不能够一杆到底,只可以慢慢发力,一点儿一点儿地前进。

      每进去一丁点,李叁的身子都要忍不住哆嗦一下,但是他终究没有失守精关,待到李叁将分身全部挤进绿荷的花径深处之后,甘美地闭上两眼,这感觉真他妈太爽了!

      与此同时,绿荷被李叁弄醒,发了疯般挣扎,但是全身被紧紧束缚的绿荷,根本无法进行有效的反抗。李叁反而被绿荷无力的动作激发了兽性,双手搂住绿荷的左腿根部,加大阴茎抽插的力度,李叁的粗壮直插得绿荷直翻白眼,那滋味令她又爱又怕。

      一方面,尽管绿荷在两个月前,瞒着张春华,把自己的处子之身偷偷献给了司马懿,企图通过为司马懿生下男丁来上位,可是在屡次的交合中,绿荷更加多的是担忧、惧怕。长期卧床装病的司马懿,对张春华产生了审美疲劳,早就想尝尝腥味了,难得绿荷肯主动送上门来,于是不干白不干。可是老谋深算的司马懿很现实,在这个讲究身份地位的东汉末年,他身为一个堂堂的世家子弟,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和一个小小奴婢生下子嗣的。

      这样一来,绿荷的一番盘算,最终落得个在男女主子两边都不讨好的下场,张春华因为她勾搭司马懿,动了杀心,而司马懿又怎么也不给她生下孩子的机会,可怜绿荷的苦心,最终沦为泡影。如今李叁恣意地蹂躏绿荷,她的心中隐隐约约产生了一种丧失贞节的感觉,认为自己对不起司马懿,让外人玷污了清白。一想到这,绿荷的心里难免充斥着惧怕,她闭着双眼,两行泪水沿着面颊悄悄地流了下来。

      可是绿荷在担心害怕的同时,她却体会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畅快滋味——司马懿不过是一个文弱书生,在体质上自然和来自后世的从事小偷行当,练得一身结实肌肉的李叁相差了不少。李叁的身躯压上来之后,那种厚实的挤压感觉让绿荷觉得很是踏实,相反,她并没有从司马懿的身躯上找到这种感觉。

      更加让绿荷陶醉不已的是,李叁鸡巴的尺寸,比起司马懿的阴茎,实在是太大了,李叁给予她的,是彻头彻尾的充实和满足。逐渐地,绿荷的耻辱感开始减退,她的心中反而放弃了抵抗,暗中迎合起李叁的动作来。如是一来,绿荷体内的淫水开始聚集到阴道内,那里慢慢变得湿润起来,李叁阴茎的进出一下子顺畅了不少。

      正在埋头苦干的李叁敏锐地察觉到了身下女人的变化,他猛地停下了动作,坏笑着对绿荷说,「小美人,老子干得你爽不爽?」

      绿荷大羞,慌忙将头扭向一边,李叁看着绿荷娇涩的模样,怜爱之情更加增添了几分,胯下继续着挺进动作的同时,嘴里头的挑逗不绝于耳。

      李叁的下流言语在绿荷的耳中,竟是另一种强烈的刺激,绿荷听着李叁的话,身子里面的淫水不受控制地全部涌到下身,本来还是潺潺流动的小溪,到了后来已经变成汪洋恣肆的大海。感觉到这一点的绿荷,羞愧到了极点,脸色通红,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墙上。

      这时的李叁呢?他难道不乘机继续调侃绿荷吗?答案绝对是否定的,皆因李叁如今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啊!他还哪有什么功夫去继续和绿荷开玩笑呢?
      绿荷的小逼在被淫水彻底浸淫之后,已经毫无保留地向李叁开放,李叁的鸡巴,可以说与绿荷的那个地方完美地契合在一起。绿荷的逼儿,如同被赋予了生命一般,从四面八方包围着入侵者,不时地挤上一挤,咬上那么几口,这下可弄得李叁欲仙欲死,他的心里充满了对命运之神的深深感激,虽然他没有能操到小乔,不过却在有意无意间碰上了意料之外的名器,也算是不枉此行了呢!

      李叁还想好好静下心来,慢慢和绿荷玩上一阵子,不料绿荷的小逼得势不饶人呐,这下干脆一发狠,把李叁的阴茎套得紧紧的,一下比一下猛烈般地用力,差点没把李叁的小宝贝给夹断。

      李叁大惊失色,没想到自己刚回到东汉末年,就要在第一次交锋中败给了名不见经传的一名小婢女。李叁无奈地哀叹,「奶奶的,没想到老子要输掉了!」不过,他那股不服输的镜头,让他到底没有轻易地缴械投降,李叁大喝一声,「老子和你这小淫娃拼了!」

      言罢,李叁如同一头发情的猛兽,一下子扯断了固定在地上的绳子,把绿荷的左腿放了下来。从绿荷身体退出的李叁,不等她反应过来,一把将女人翻了个身,摆成趴着的姿态。李叁两手从背后握住绿荷的两只乳房,鸡巴对准她的阴部一捅,便再次从后面进入了女人的身体。

      绿荷被李叁巨大的男根撑得「呜」的一声喊了出来,她的内心涌起了被李叁彻底征服的强烈欲望。绿荷的身子向后迎合着李叁的狂野动作,李叁的巨大火热男根,借助绿荷源源不断分泌出来的淫液帮助,没有遇到任何强有力的阻碍,就直接抵达她的子宫颈口。

      绿荷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体内好像有一团烧得愈来愈旺盛的火焰,此刻她的脑海,几乎一片空白,她想的只是李叁那根大肉棍,希望这条凶器能够捣碎自己的躯体。

      绿荷的臻首倒向一边,左侧脸颊紧紧地贴住地面,塞进她嘴里的布块早就被唾液沾得湿透了,不少唾液还溜流了出来,把地面弄湿了一大块。

      看到这淫靡一幕的李叁,如同吃了伟哥一样,闭着两眼,魔爪从绿荷的一对咪咪儿上移回了臀部,牢牢地把住,一边发出公猪发情似的「哼哼」声,一边没命地往女人的逼里招呼,撞得她的身子不停地晃荡。

      绿荷此刻已然将所有的羞耻、矜持抛诸脑后,她想尽情地大叫,却叫不出来,只能够用小逼儿用力咬着体内的阴茎,在回应着李叁粗暴的同时,表达着自己的满意和欣喜。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经过司马家的厨房,透过窗牗往里瞧去,肯定会被正在里面上演的激情大戏深深吸引住——一对俊男美女恬不知耻地以畜生用的体位进行着人类最原始的交媾,男人像公狗一样,骑在女人的臀部上……

      还是让我们回到屋内吧,正在这个当口,李叁被绿荷的蜜壶一挤压,紧紧抓住绿荷的两瓣臀肉,阴茎抵住她的子宫口,恣意地在女人的身体内爆发开来。李叁的射精刺激得绿荷在高潮的同时,一下子就昏死过去。

      等到绿荷悠悠醒转,李叁早已经把衣服穿好,正在给她解开手上的绳索。绿荷目光复杂地看着李叁,良久才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何人?」

      李叁解开绳索之后,笑着对绿荷说,「我是来解救你的神仙!」

      绿荷不相信地摇摇头,「你不像神仙。」

      李叁继续笑着说,「那你说我像谁?」

      绿荷摇了摇头,不敢看着李叁,没有说话。李叁两手把住绿荷的双肩,小声说道,「小美人,乖乖看着我,听我说几句话,你再说我是不是神仙?」

      绿荷起初很害怕,不过她最终还是把头转了过来,一脸狐疑地望着李叁。李叁很认真地看着绿荷,「啧啧」地叹息了一声,「唉!」

      绿荷有点恼怒地讲:「你不是说要我听你讲几句话的吗?为何只是叹息一声?」
      李叁一脸严肃地对绿荷说,「我是在叹息,叹息你这么一个小美人,恐怕活不到后天早上。红颜薄命啊!」

      绿荷大恼,「你是哪里来的疯子,尽说些不着边际的疯话,我活得好好的,又怎么会活不到后天早上!?」

      李叁看着绿荷的眼睛,「只怕你家夫人已经知晓了你勾引老爷的勾当,正要找个借口了结了你的性命!」

      绿荷一听,整个身子一软,眼看就要倒下去。李叁赶紧扶住她,绿荷拼命地摇头,「不会的,夫人一定不会知道这件事,你是在骗我,你是在骗我的!」
      说着说着,她的眼泪刷刷地流了下来。李叁虽然心中有点不忍,不过还是冷冷地说道,「就在昨天夜里,我看着你偷偷走进了老爷的厢房,夫人就跟在你的身后,你走进厢房没多久,夫人就气得一跺脚,转身就走。你说,她会不知道这件事?」

      绿荷彻底崩溃了,不过她的嘴依旧喃喃地说,「我跟了夫人这么多年,夫人一定会饶过我的,夫人一定不会杀我的!」

      李叁又好气又好笑,「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女人最大的耻辱就是丈夫再找第二个女人!这是你家夫人的逆鳞,你除了一死,别无其他路可走!」
      绿荷不甘心地朝李叁大吼起来,「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的,为什么我就不能够飞上枝头变凤凰,为什么我就不能得到我想要的一切?!」

      李叁苦笑了一下,「因为你只是夫人的一个奴婢,要是其他的良家女子,或许你家夫人会咽下这口气,但是你不同,你勾搭上老爷,只会让夫人感受到巨大的耻辱,她会咽不下这口气,就是这口气最终要了你的命!」

      这番话让绿荷如同醍醐灌顶,她整个身子完全丧失了所有的力气,倒在李叁的怀里,一动不动。过了很久,她轻轻地问李叁,「那么你说,夫人会怎么样杀掉我?」

      李叁作为一名穿越者,这样的问题并不能难倒他,「夫人会找个借口,让你见到从病床上走下来的老爷,但是你家老爷是不知情的,结果你家老爷会发一通脾气,将你赶出来。然后夫人就会走过去对老爷说,为了掩人耳目,只好把你杀掉,你家老爷心狠手辣,又识穿了你的企图,自然不会在意你的死活,于是默认了夫人的做法。接下来,夫人会找个隐蔽的地方,把你给杀掉。这样一来,你家老爷和夫人都去掉了心中的大病,只可惜你这小美人,就这样糊里糊涂死掉了啊!」
      绿荷凄苦地看着李叁,「那你为什么还要救我?让我就这样死掉不是很好的吗?」

      李叁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谁叫我贪图你的美色呢?我既与你有了鱼水之欢,就不会眼睁睁看着你死去,你是我的女人,我要带你走!」

      绿荷不解地问道,「你怎样才把我带走呢?」

      李叁笑了起来,「我是神仙,自然能人所不能,正所谓天机不可泄露,等到后天早上,你肯定会知道得清清楚楚的。不过我现在告诉你怎么熬过明天这一道险关……」

      说着,李叁把嘴凑近绿荷的耳边,慢慢地说了起来,绿荷一面听,脸上隐隐约约现出了不忍的神色。李叁一见,立马说道,「我们这也是迫不得已嘛!你要活命,就这有按照我说的去做,否则我们谁也走不了!你自己掂量掂量吧!」
      绿荷艰难思量了一下子,最终坚定地点了点头,李叁放下心来,用手轻轻拍了拍绿荷的小嫩脸,「小美人,我这就先走了,明天晚上,我们老地方见!」
      李叁正要纵身离去,绿荷赶紧叫住他,「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李叁转过头来,「小美人,你的男人就是燕子李叁,专门偷钱偷美女的!」
      说完这话,李叁「嗖」的一声消失在厨房外的黑夜中,留下眼里带着不可思议神色的绿荷。

                    【完】

    [ 本帖最后由 女子色男人好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tswyyb 金币 +15 合格!顺带问下这文不错啊,咋就只有个上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