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楼梯上的激情】_好看的【楼梯上的激情】_【楼梯上的激情】排行榜_久久热视频/这里只有精品-99热在线-官方网站

【楼梯上的激情】



                 楼梯上的激情(全)

    来源于sis

      十几岁的我充满了好奇、冲动,对很多事似懂非懂,特别是对成熟的异性有着渐渐强烈的向往。分解成单页的黄色小说,打火机上裸体女郎彩画,日本儿成人漫画都会让我爱不释手,在上学的路上,我有一多半的注意力放在了路上的美女臀上和胸上,YY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

      这一年,我考上了高中,我觉得自己很幸运。为什么这样说呢:第一,学校的位置在市内的步行商业区附近,时装店不少,美女就特别多,真是大饱眼福,尤其是在夏天;第二,也是最重要的,我有了一个长期YY的对象,邻班教英语的梅老师,可能这是每一个青春期男孩都有的情节。

      从上学的第一天起我和班里的男生就嫉妒的要死:邻班的死孩子们可以天天看着一如天仙的小梅,这是我们在私下对梅老师的昵称。

      梅老师160cm的身高,给我永久的印象是长长的波浪卷发,一副明星的瓜子脸,红红的嘴唇永远带着一丝娇媚的笑意,蓝色牛仔裤衬托出修长的美腿和圆翘的臀部,束身短袖上衣露出白藕一样的手臂,V型衣领露出白皙的锁骨,然而令我痴迷的地方是她的水蛇腰,走路时自然地扭动,没有模特T台上的夸张,而是自然而然的展现,这也为我们全体男生津津乐道。

      似乎是上天的垂怜,终于我和梅老师有了一次交流。

      一年级眼看就要过去了,学期结束前的一个周末,我外出在等公交,恰好遇见大包小包的梅老师,看样子是刚刚购物结束,上车时我主动打了招呼还替梅老师付了车钱(自动投币),因为我的举动梅老师对我表示感谢也主动和我交谈起来,她知道我是隔壁班的很高兴。

      能够和心中女神单独对话我异常兴奋,还有些忐忑怕说错话冒犯了她,表现有些拘谨。周末的公交有些拥挤,我见梅老师携带物品不便,替她接过一部分,用包裹隔离她与其他乘客的接触,感觉到我的好意她与我靠得更近。

      晃动的车内难免有些碰触摩擦,夏季单薄的衣服阻隔不了肌肤的温度和柔软,我的心中渐渐升起一丝悸动,特别是胯下偶尔碰在小梅姐的臀部后,我的脑子有了一秒的短路。

      感到不妥的梅老师并没有我担心的恼怒,而是微微与我拉开一分距离,我心中生出了两份自责,八分失望。

      然而不到一分钟,再次拥挤的车厢把我和梅老师推得更近,这次我的胯部紧紧地贴在我向往已久的臀部,我第一次喜欢上夏天拥挤的车厢,「感谢大家!」
      无可奈何的梅老师不只是羞是恼的轻声「哼」了一声,侧脸白我一眼,猜不出梅老师心里怎么想的我不敢妄动,一脸的尴尬羞涩,毕竟我还是清白之身吗,然而生理上的表现我依然无法控制,渐硬的小弟弟顶在一团温软之上。无计可施的梅老师似乎只有接受现实不再作声,而我一路上脑子乱糟糟的,直到梅老师到了站我也跟着下了车,好似被勾了魂儿。

      「你也在这儿下车吗?我记得你说还有两站?」梅老师似乎有些不满,问我道。

      「是啊……哦不是……我想跟着你……也不是……就是……」我有些语无伦次,低着头,脸憋得通红,把包裹挡在身前裆部。

      「呵呵……是什么啊?」梅老师笑问,并用眼瞄了瞄我的下半身。

      听到她的笑声,我感觉整个世界只有她银铃般的笑语,知道梅老师不生我的气,紧张的心情稍稍放松,虽然我还有有些不知所措,可思维变得比该才活跃多了,灵光一闪道:「就是跟着你,帮你拿东西。」

      言毕,我扬了扬手中的东西,梅老师也没推辞,「也好,东西挺多的,却是不好拿。谢谢你了。」

      「老师客气了,能为您效力,是我莫大的荣幸。」没了尴尬,我顿时活跃起来。

      「人小鬼大。」梅老师不禁莞尔,又一次瞄了一眼我因为得意忘形没有遮掩的裆部,半软的小弟支起的小帐篷依然还在。

      「我哪里小了?我……」我顺口抗议道,然而在我发现了梅老师的视线后,不禁为这句有些一语双关的话后悔,可别惹恼了梅老师才好。

      或许是知道我发现了她的小动作,梅老师并没有计较我的言语,带着微羞的眼神向住处走去,而我紧紧跟在梅老师身后。

      为了打破刚才略微尴尬的气氛,梅老师有一句,没一句的问起来我来,为了加深梅老师对我的印象,我有问必答。当然我也趁机和她套近乎,问一些梅老师的基本信息,有什么爱好,喜欢什么颜色,餐饮习惯如何,有男朋友吗,对异性有什么要求,芳龄几何等等,这可是别人不知道的第一手资料啊!梅老师却不是每问必答,即便如此我依然能为自己知道的更多而欣喜不已,终于可以在同学面前吹虚了。当然我也不忘夸赞梅老师美丽婉约,声音甜美,知性成熟,我甚至告诉梅老师在我的心里她就像女神一样漂亮,听得梅老师花枝乱颤。

      我发现,走在梅老师身后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放肆的看,这种放肆不禁让我的嘴也放肆了「老师,您这么年轻漂亮,比我大不了几岁,就像姐姐,我就叫您小梅姐吧?」

      「小梅姐?呵呵,可以啊,」对于我的话小梅姐似乎很是受用,居然接受了。

      我乘胜追击道:「小梅姐,你走路的姿势真好看,就像模特一样,不对,是比模特还好看,有句话叫做『步步生莲』就是形容你的。」

      我嘴上一边说,眼睛一边盯着小梅款款摆动的腰臀,回忆车上小弟弟顶在上面的感觉,心跳又加快了不少。

      听到我的褒奖,小梅姐回首冲我微微一笑,「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当时我就看傻了,本已变软的小弟弟又有了抬头迹象。感觉到我近乎如此直接的眼光,联想到车上的情景和我刚才的话,小梅姐表情顿时羞涩起来,气氛也变得尴尬一些,我们不知如何开口,只有默默地继续走向小梅姐的住处。
      跟着小梅姐上了楼梯,走在前面的小梅姐刚好臀部和我的视线平齐,不知是我自己心理作怪,还是刚才收我的话语鼓励,小梅姐腰臀的摆动幅度似乎更大了,我先前因为尴尬而平静下来的心又开始了躁动。或许是周末不用上班的缘故,小梅姐今天的着装更加时尚清爽,下身不是平常的牛仔裤,而是一件紧身白色短裙,短裙恰恰把大腿根部盖住,弹性的布料将整个臀部曲线衬托的无限完美,腿上是肉色丝袜,如同无物一般,细细的脚踝,紧绷的小腿肚,笔直的大腿肉感十足,再向上腿叉处隐入裙下,紧绷的短裙不仅勾勒出两瓣完美臀型还隐约印出小梅内裤的形状,V字末端消失在p沟之间,离近了甚至可以看出内裤的颜色,微微透出迷人的粉色。

      我的眼珠子随着高跟鞋每踏出一步发出的节奏,左右追逐着眼前浑圆的臀部,看着眼前两个圆圆的臀瓣,我恨不得看穿衣衫的阻碍,想想着裙底美好景色,大脑如同被催眠了一般,顺着视线的牵引,一步一步跟随在小梅姐身后。口干舌燥的我下半身迅速充血,半软的下体再次直挺挺地立了起来,被内裤紧紧地束缚,走起路来涨得难受。

      看到小梅姐背对我,楼梯上又没有旁人,我把手伸进裤裆,拨弄一番将小弟弟从内裤中释放出来,没了压迫小弟弟把夏天单薄的大裤衩撑起得更高。

      此时的我并不担心小梅姐看到我的不雅之处,从她在车上的反映来看,她没有因为我勃起而怪罪我,她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应该理解我的表现是正常的生理反应,要怪就怪她长得太漂亮,而且我还发现,小梅姐在转身台时总是把头压低,稍微扭头,我猜她一定是偷眼瞧我。

      小弟没有了固定,随着我的步伐来回摇摆,顶端和布料摩擦传来有节奏的快感,视觉和触觉的双重刺激令我忍不住把空出的左手向前伸出,想想抚摸在眼前美臀上面的感觉:柔软、光滑、温暖、富有弹性……

      我想起了一个笑话:幼儿园的阿姨在黑板上画了一个苹果,问:「这是什么?」小朋友们回答:「屁股。」……可我现在多么想眼前的是一个苹果,如果能咬上一口该多美妙啊!

      只顾着幻想苹果的事情了,心猿意马的我丝毫没有注意小梅姐已经到了住处门口。小梅姐停下取房门钥匙,而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我开始把伸出的手放下时已经来不及了,还是摸了过去。

      意外发生了,我的手没有摸在苹果上,却插在了小梅姐的两腿之间,深入了裙底。

      突如其来的变故把小梅姐吓了一跳,「啊!」没有防备的小梅姐发出一声惊呼,惊慌之下弯腰夹腿,身体失去平衡向后仰去,手里的东西掉了一地。

      楼梯上的我一手还拿着东西,情急之下只好身体前倾去支撑她的身体,结果我的头顶着她的腰部,脸贴在她的臀上,为了支撑她的身体,左手也顺势用力紧紧扣在她的私密部位,感觉好软并且异常湿热。

      小梅姐的内裤前端是针织的花纹,后面是光滑的绸布,两种不同的面料质感告诉我裙内的风光是多么的与众不同,花纹的空隙之间感觉毛茸茸的,一定是毛毛钻出来了,我不禁夹紧指头,把那几株可爱的小草夹在指缝间,轻轻捻弄,指肚轻轻按在上面,试图寻找我从未探索过得桃园溪谷。同时,一股异性特有的气息顺着我的鼻息直冲我的神经中枢,没有经历过的我几乎要爆发啦,呼吸随之变得急促,因为鼻子被夹在臀间,我不得不张口呼吸,一股股的热气透过布料喷在小梅姐的双腿之间。

      受到刺激小梅姐的双腿夹得更紧,站立的力气分散更多,压在我手上脸上的力道更重,「哦……你……你把手……拿开……咦……」

      被偷袭的小梅姐,身体微微颤抖,迅速平衡了身体,恨恨的说道。

      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万万没有想到,心虚的我想把手抽出,微一用力却发现被双腿夹住,动弹不得,而运动的摩擦让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异性皮肤接触。

      突然间我色心剧增,已经做错了,现在补救也来不及了,如果小梅姐生气了早晚一死,不如趁现在过过手瘾,多沾点光,决定无论如何不能拿开,何况她还夹着我的手,不是我不想把手拿开,是夹得太紧没办法。我在心里给自己找着借口,左手更加紧扣在那里,并用手指轻轻地摩擦,甚至试图拨开她的内裤。
      「噢……你敢……噢……不要……」小梅姐面颊潮红,怒目含春,无力地扭动娇躯,受到刺激却又无力反抗,娇喘连连,发现我并没有放弃的企图,感受我进一步的侵犯,却不敢在楼道内大声斥责,担心这羞人的一幕被他人知晓。
      不顾小梅姐的反对,我已经撩开了她的内裤,把手盖在我向往已久的圣地,急切地探寻未曾一见的桃园溪谷,没有了内裤的隔离,我迅速感受到神秘缝隙的具体位置,感觉与我的想想不同,缝隙两侧各有一片薄薄的肉片,前端有一颗豌豆大小的肉粒,事后我才知道那是什么。

      管不了许多,我回想看过的书里描写的内容把中指尽力插入缝隙,没有我预计的阻塞,中指完全没入洞中,内里湿滑一片,还有息肉传来的脉动,我略微惊愕,书上不是说只有动了情的女人在挑逗后才会这样吗,难道是车上……心思一转我似乎找到了答案,想到此处我胆子更大。

      从小梅姐停下准备开门,到现在只有短短的二十几秒,似乎一切开始在我的掌控之下,可是这个姿势太难受,万一有人出现,躲都来不及。我打算先把小梅姐扶起来再说,成竹在胸的我向上跨出一步,用肩膀扛起小梅姐,就在此时小梅姐突然采取了反击,忘乎所以的我猝不提防,被狠狠地抓走了小弟弟。

      要害被袭击,我为害的力量自然少了不少,可我依然不愿抽离左手,小梅姐趁机跨出一步,身体最隐私的部位摆脱了我的魔掌,但是我的手指却勾在她的内裤上。

      扭转过来身体的小梅姐,红着脸怒视着我:「还不放手!」

      此时的我心里开始发虚,一阵犹豫,也就是在犹豫之间,小梅姐抓在我小弟弟上的力道加重了几分,虽然刚才她被我挑逗得浑身酸软,可女人掐人似乎天生得厉害,痛的我倒抽气:「哦,我放,我放。」

      看我服软,梅姐嘴角微微一翘,哼了一声:「还不快点。」又似示威一般,握着我的小弟弟一转一扭。

      在这样紧张的环境里,似爽非痛的感觉顺着我肿胀的小弟传遍全身,酸麻的感觉从发梢直达腰眼,打算抽手的我,在这种美好感觉中决定继续坚持,还有一点就是此时的我已是骑虎难下,我不知道抽手后会是什么后果。

      「嗯……你……你先松手,我再……松手。」我极度控制自己的呼吸,压低声音。

      以为是疼痛使我表情发生变化的小梅姐哪里答应,继续紧抓不放,又扭又拽,不断的刺激我已经敏感的神经,右手的物品也松脱落地。

      俗话说得好,怕什么来什么,就在我向着爆发挺近的时候,意外再发生了:一阵锁扣旋转的声音打破了我的美梦。

      小梅姐邻居的门有了一阵响动,间不容发之际我松手了,也就是一前一后小梅姐也收了回去,各自退后一步分离开来,不约而同的弯腰捡拾掉落在地上的物品,羞愤的表情被掩饰了。

      紧张的我不知道出来的人是男是女,只注意了对方的语言,「梅老师,你这是?」

      「东西太多,没拿好,不劳烦你了……谢谢。」

      那个人似乎没有发现我的恶行,万幸小梅姐也没有揭发。

      等那个人离开之后,我才拾起散落的物品站起来,只有我和小梅姐相视而立。小梅姐站在门口,带着恼怒盯着楼梯中间的我,接着目光又带着一丝狡黠转移到我的下半身,而我则是一脸羞愧,因为我射了:就在听到门锁转动的一刹那,后松手的小梅姐趁机又在我的小弟弟上撸了一把,刺激紧张得射了,裤裆湿了一大片……

      后续的事情我不想再说,说不上是我开始的侵犯还是后来小梅姐的挑逗,总之小梅姐原谅了我。可是,经此之后我竟然得了听到开门声就紧张的怪病,尤其是在做那种事的时候,为此我还在小梅姐的协助下,进行了长期幸福的治疗,有机会再告诉大家吧

                    【完】

    [ 本帖最后由 嘎子牛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嘎子牛 金币 +20 感谢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