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伪娘拘束】(01-02)【作者:cute77322】_好看的【伪娘拘束】(01-02)【作者:cute77322】_【伪娘拘束】(01-02)【作者:cute77322】排行榜_久久热视频/这里只有精品-99热在线-官方网站

【伪娘拘束】(01-02)【作者:cute77322】


    字数:986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我正坐在一辆高速行驶的轿车里,周围的景色飞快地掠过我的视线,有如走马看花一般……

      我的心还无法接受突如奇来发生的事情。

      前天,我才刚满十七岁。

      就在生日那天结束之后,一切都变了。一觉醒来我依然还在自己的房间里,不过家具却被搬个精光,只留下我正躺着的床。

      一名穿着高贵华丽的四十岁贵妇,疾言厉色地对我说:「你的双亲经营财务不善,因此宣告破产,所以他们把你卖给了芮氏家族。」

      我的家庭的确非常有钱,可是这些日子从来没有出现快要破产的迹象,就在我惊吓之余,妇人丢了一套衣服在我面前,说:「快点换上衣服,要出发了。」接着快步地走出房门。

      我看着眼前的服装,红黑格子的百褶裙、蕾斯边的白衬衫、质感特好的白裤袜。我疑惑地想,难道她不知道我是男生吗?

      「快点!化妆师再等!」乾扁的声音对我咆啸而来。

      我赶紧换下睡衣,开始着装。

      说来还真可悲,自己突然被卖掉的情况下,我竟然还对眼前的女装充斥着满足感。虽然自己是男性,不过却常常偷穿母亲的衣物,不过那些都是老大人的款式,对我来说一点都不美观,如今却可以穿上比较年轻款式的女装,早就令我遗忘被卖掉的事实。

      由於出生在有钱家庭中,童年当然跟一般家庭过的不同,例如从来没玩过泥巴之类的,就连跑跑跳跳也不被允许。

      正因为与其他男孩子的生活习惯不同,我没有突出的肌肉,皮肤也保持着白皙,再加上天生清秀的外表,不注意看的话,我根本就是天生的女性,更何况我只有163公分。

      着装完毕之后,我感受到裤袜紧贴的触感,并且低头看着飘然的短裙,觉得有些不安全,尤其是下体特别冰凉。原来女生都这么没有安全感。

      又来一声咆啸之后,我赶紧跑出房门。

      跑出房门之后,原本走道旁的装饰花瓶与名画都不见了,这时我才发现,原来这栋房子也被别人买走了,买走的人一定就是那个虎姑婆。

      「尹闵轩!」声音从母亲的卧房传来,不过却是虎姑婆的声音。

      我赶紧冲入母亲的卧房,只看见虎姑婆与另外一名身着白袍的先生。

      虎姑婆见到我的时候并没有说话,只是若有所思的盯着我看,而身旁的白袍先生突然说:「看起来挺不错的,夫人,他是谁的孩子?」

      「他家人把他卖给了芮氏家族。」虎姑婆依然用奇怪的眼光打量我。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情况下,我瞥见房间内的大玻璃,顿时被我的外表所吸引。
      由於我身材矮小,因此穿起女装特别可爱,再加上短裙,使我变得特别性感,因此我的下体迅速起了反应。

      「医生,交给你了,我要让他可以在芮氏家族出没。」虎姑婆说完,就从我旁边走了出去,临走前还回望了我一眼,也许他是被我的美色所吸引吧?这让我获得一些成就感。

      白袍医生把门关上之后,摆放了两把面对面的椅子,示意我坐着。

      也许是服装给人的限定力量很强大,我下意识地改变一贯的男性坐姿,把大腿夹紧,端庄的坐着,就跟一般女生一样。

      「很好、很好,看来你相当有潜力当一位女性。」医生笑着,而且没有给我任何压力「医生…」我的直觉跟我说,医生这个称谓适合用在他身上。「芮氏家族是怎么一回事?」

      「喔…」医生点着头说:「芮氏家族的财力十分庞大,因此在世界有一定的影响力。」

      「那跟我穿女装有什么关系吗?」虽然这样问,不过在某方面我还蛮感谢虎姑婆的。

      「喔…因为夫人在等继承人的位置。」医生点了点头,接着说:「因为夫人渴望继承人的庞大权力,而刚好现任继承人好像非常喜欢女性,喔!我了解了!」医生这时确定自己的猜测,语气笃定地说:「没错,夫人想利用你讨现任继承人的欢心,嗯…还蛮不错的计测嘛……」

      原来我只是被利用……仔细想想还蛮悲哀的,生日当天我还是受人保护的男生,现在却是被人利用的女生。

      「好了,切入正题。」医生用打量眼神盯着我看,并且说:「我现在可以帮你做的,只有头发跟……」医生指向我的短裙,我竟然有点害羞。

      「开始吧!」医生突然站起身子,准备帮我改造。

      接下来,是我人生最害羞的时刻。首先我把裙子脱了下来,性器官隔着裤袜突了起来。医生要求我把裤袜脱掉,我有一点舍不得,因为那种触感真的很特别。
      脱掉裤袜之后,我的性器官毫无遗漏的暴露在医生的面前。我感到有些充血,当然医生也看到了,这使得我更害羞了,当然,我又充血了。在这种循环之下,已经勃起到我一生无法在达到的程度。

      医生对这种情况好像屡见不鲜,我也逐渐安定了下来,就像做健康检查一样。
      突然,医生拿了一个小针筒,二话不说地朝着我的老二打了一针。

      我的性器官瞬间无力,并且开始萎缩。那种感觉就像是射精一样,不过比那种感觉更强烈,而且还一直持续着。

      「啊~~」我不自禁地叫了出来,直到器官萎缩到像一颗红豆一样。从勃起到红豆,大约过了十秒,也就是说,我体验了十秒的高潮。

      感觉慢慢消退之后,我发现脸上非常的烫,大概是脸红吧。

      「我自己是没有体验过啦,」医生打断我的思绪。「不过听说那种感觉跟女生的高潮是一样的。」

      我庆幸自己将要变成女生。

      「而且…」医生主动触碰我的小红豆。「这颗跟女生的阴蒂是十分类似的,连感觉也是。」

      虽然没有刚才一样强烈,不过也十分的舒服,很想叫出声音的舒服,而且医生并没有停止触碰,感觉越来越强烈。

      「啊…」我再度情不自禁地叫了出来,医生也立刻收手。

      「不好意思…」医生有些尴尬地说:「你的外表真的太像女性,一不小心就当真了…呵…呵呵…」

      除了害羞之外,我还对我的外表增添不少自信。我低头看着小红豆,突然想起陪伴自己十七年的器官,突然变了个样,感到有些不安。

      「对了,排泄方式没有改变,依然是从那里排出。」

      我仔细看了一下红豆,的确还保留了很小的尿道孔。

      「接下来…」医生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白胶,开始对我做了一些事情。
      医生把我的软蛋塞进了体内,这个举动让我吓了一跳。

      「事实上这并不稀奇,每个男人都可以做到,」医生看得出我的惊吓,因此开始解释:「顺便一提,你依然有射精的功能,不,应该说是『流』精,而且就算高潮之后,依然可以在短时间继续高潮,就算没有精液也是一样。」

      听完解释之后,我自己暗自发誓,一定要尝试看看高潮到不行是什么感觉。
      医生开始把我的阴囊从两边合住,用手指支撑的情况下,软蛋是不会跑出来的。

      医生在接合处涂上白胶,并且黏了上去。接着就在细节的地方涂涂抹抹,最后终於完成他的工作。

      「完成了,跟真的一样!」医生对他的傑作非常满意。

      我仔细看了一下,还真的跟一般女性的阴户一样,只不过排泄方式不一样,而且也没有阴道。

      我用手抚摸了一下,却发现完全没有接缝!

      「正如你所见,」医生开始解释这一切:「这种接着剂是十分珍贵的,而且是十分隐密的,他能够改变皮肤的分子排列,让两边不同的皮肤完全合在一起,目前还没有分开的办法。」

      医生看到我惊慌的表情,立刻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反正…你都要成为女性了…不用害怕啦!」

      不安的感觉的确慢慢减少,也许被医生说中了,我都要成为女性了……
      已经完成内部的工作,因此我把衣服穿好之后,医生又在我的喉咙打了一针。令人惊讶的是,我的声音立刻摆脱男生的特徵,变得十分细緻. 而且,喉结似乎也摸不出来。

      医生说这是变音针,顾名思义,就是改变声音用的针,这当然也是永久性的。
      我听着自己女性化的声音,觉得十分新奇,所以我的话开始变多了些,就是要听听自己美妙的嗓音。

      真的非常好听,我又更靠近女性一步了。

      因为我的头发在女生的标准中算是十分的少,因此医生帮我带了假发,说是等到之后头发留长了在修剪。

      大功告成之后,医生示意虎姑婆进来房内。虎姑婆看了之后点了点头,把大叠的钞票给了医生之后,就请他离开这栋房子。

      「把鞋子穿上,」虎姑婆塞给我一双平底鞋,接着说:「要出发了,我在车上等你,你什么东西都不用带,直接上车就行了。」接着步出房门。

      「对了…」虎姑婆在门口处回过头来。「你以后的名子也叫作尹敏萱,不过是聪敏的敏,草字头的萱。」

      这一刻,我拥有新的身体、新的身分、新的性别,还有新的名子。虽然我对未来充满不安,不过夹杂一些期待的心情。

      因为,我期待用女生的身分,继续生存下去。

                    第二章

      行驶地轿车上只有三个人,司机、坐在右后座的虎姑婆、坐在左后座的我。
      从男性变成女性的我。

      一路上,没有任何人发出声音,又加上路程比想像中地遥远,让我无聊至极。
      突然希望,就算是虎姑婆,至少也跟我说几句话……

      「后天,」虎姑婆还真的跟我说话:「芮大人会来我住的地方作客,你不要出什么差错。」疾言厉色的语气已经慢慢地让我习惯。

      「喔…」我点了点头。

      谁知,虎姑婆突然大发雷霆地说:「以后不准你这么没礼貌!要说『是』!」
      我被虎姑婆的转变吓了一跳,连忙说:「喔…噢!不是!是…」

      「到底是什么!」虎姑婆又朝我吼了一声。

      「是……」我无奈地说。

      车上又安静了好一阵子。

      我无聊到无法等待虎姑婆打破僵局,於是决定自己破冰。

      「虎…呃…我…之后…我之后要做些什么吗?」好险没让她听见虎姑婆这三个字。

      这次虎姑婆竟然罕见地思考,之后说:「我们大概晚上到家,隔天你必须去上学,这你不用担心,我已经为你安排一切,到了后天,你只要完全服从我的命令就好了。」

      上学?没想到我还有学校可以念。

      「那间学校…是什么样…」我企图多了解一点学校的资讯。

      「邦狄居女校,里面都是女孩子,程度大概是高中左右,私立学校。」虎姑婆很流畅地简略介绍。

      以前我就听过邦狄居女校了,因为校名非常不协调,所以印象深刻。

      虽然如此,我也只知道它是个女校而已,也不知到校风严不严。

      看虎姑婆的表情,似乎不想再透露些什么,我也不便多问,乾脆放空心神,睡觉罢了……

      路程真的是非常非常的久,光是加油就加了三次,而且途中我还下车去小解。
      一开始我还准备在草丛里站着小解,不过看着下体的小红豆才想起,自己已经是个女生了,所以就改变姿势,蹲着尿尿。

      当然,尿液还是从男性尿道出来,也就是小红豆。

      要是自己被别人看见尿尿的情况,肯定会穿帮的。

      小解完之后,大约又过了五个小时,终於到了目的地。

      而且我是在睡眠时刻被叫醒的,所以根本不知道已经来到了山上。

      下了车、伸个懒腰之后,赫然发现,眼前有座三楼高的灯火通明大洋房。
      我被虎姑婆领进大洋房内部之后,瞬间被极度华丽的摆设所包围。

      就连像我长期住在大房子的小孩,也会被这种洋房的华丽摆设所震慑,可见这位虎姑婆是多么的有钱。

      虎姑婆对着正在扫地的女仆示意,要求把我带往自己的房间。

      我稍微看了一下,这个楼层除了我与虎姑婆之外,竟然只剩下年轻貌美的女仆,感觉年龄只比我大个两岁左右。

      我被其中一名女仆带领二楼深处的房间。

      中途我沿路观察,除了女仆之外,还是女仆,也许虎姑婆特别喜欢女仆吧……

      我看着引路的女仆,头戴白色丝巾,身穿黑色女仆装,当然有一般女仆装的白色蕾丝,不过这件女仆装的裙子只有到大腿而已,算是非常地短。

      一贯地黑色不透皮肤的丝袜,还有黑色亮皮高跟鞋,都十分地刺激我的脑神经,也许这就是虎姑婆锺爱女仆的原因吧?以后我一定跟别人要一套来穿……
      我还观察到一种现象,就是这些女仆的四支,也就是手腕脚踝的部分,都有一种宽度约7~ 8公分的皮带扣着,并且上面都有铁环。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那种皮带有种莫名的感觉。

      有一点心动,也有一点兴奋,反正就是不知名的感觉就是了。

      「小姐,到了。」

      我以为是再叫别人,因此没有回应。

      「尹小姐…我们到了…」

      要不是一个「尹」字,我还真不知道是再说我。从来没有人叫我过小姐……
      「对…对不起…」我赶紧道歉。

      我觉得,以后就把自己彻底当个女性好了……

      「嘻嘻…」女仆窃笑地说:「尹小姐是不是被这里的摆设吓到了啊?」
      我回复心情,带着一些认真,说:「这里的佈置的确在水准之上,有些出乎我的意外。」说完之后,还学着专家式的点头,假装自己很高明。

      我不想被别人看扁,尽管我现在是女生也一样。

      女仆似乎没有看见预料的表情,显得满脸疑惑,不过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开始对我交代杂事:「尹小姐,夫人吩咐,明天早上六点起床,六点十五分开始用早餐,之后……」

      事情真的是太多了,不一会我就全身放空,云游四方去了。

      「大概事情就是这样,」似乎要结束了。「如果尹小姐没有照规定来,我可要受罚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惩罚……

      女佣已经走到了房门口,说:「那就请尹小姐好好休息,明天我会来伺候你的…对了!我叫作小莲,从现在起,就是我伺候你一切大小事情,有什么事尽管叫我就好了。」小莲给我个微笑,接着走出房门。

      由於早上坐了一整天的车,虽然睡了不少,不过加上小莲唠叨,使我连观赏房间的欲望都没有。

      我什么都不想地躺在柔软的床上,进入梦乡……

      一觉起来,我就发现小莲站在床边看着我。

      我有点惊慌地起身,并且说:「小…小莲?」

      小莲笑瞇瞇地说:「尹小姐,睡得香吗?」

      「还…还不错……」心中有些盘算,不晓得一大早小莲在我房间想要做些什么……

      「那就……」小莲突然从后面拿出一叠衣服,说:「尹小姐,请你赶快沐浴更衣,已经超过早饭时间瞜!」

      经小莲这么一提,我才想起昨天晚上还没洗澡。

      「好…好…」我慢慢地接过衣服,不暇多看,从容自然地踏入房内的浴室。
      在洗澡的过程中,不断听见小莲的催促声,听久了也有些不耐烦。

      小莲在我洗完澡走出来的同时,开心地说:「哇!尹小姐!学校的制服很适合你耶!」

      我赶紧找个镜子来照,有点不相信眼前的可爱女孩,就是自己。

      粉红色的衬衫搭配红色合身的小外套、苏格兰短裙配上黑色裤袜,虽然是制服,不过穿在身上的确非常好看。

      我有些脸红地看着自己,我竟然有些喜欢上自己了。

      突然,小莲惊慌地说:「啊啊!尹小姐!快点去楼下用餐了!现在已经六点半了!」

      我悠然地说:「六点半?还这么早?几点要去学校?」

      小莲慌张地说:「七点就要到了!」

      「七点!?」换我惊慌失措地说:「怎么那么早?这样根本来不及啊!」
      「已经来不及了。」独特的声调从房门传来。

      「夫…夫人……」小莲哑口无言地看着房门处的虎姑婆。

      突然有某种力量,把我定在原地,也无法开口说话。虎姑婆的气势果然强大。
      「叫个人起来有这么困难吗?」虎姑婆对着呆在原处的小莲说。

      「不…不是的…夫人……」小莲依旧无法把话说完。

      虎姑婆平淡无奇地说:「晚上再跟你算帐。」接着又对我说:「车子在等了,直接上车。」之后就离开我的房门。

      我赶紧收拾东西,包括已经整理完的手提书包,换上黑色皮鞋,头也不回地跑出房门。

      不晓得…小莲会受到什么惩罚……

      大约三十分钟的车程,不断地在山破路上峰回路转,终於到达了平地的学校。
      「邦狄居女子高级中学」我下意识地念出刻在墙上地校名,还真有些不协调。
      我下了车之后,四周竟然连一名学生都没有,我看了看车上的显示器,才迟到五分钟而已……

      「会有人接应你,放学会有专车接送。」虎姑婆说完这几句话,就示意司机,把车开离学校。

      过了不久,真的有一位身着米色套装的人向我走来。

      「你是…尹敏萱同学吗?」眼前年约四十几岁的女人,推着黑框眼镜,露出欣赏的表情。

      「呃…是…」我有些结巴地回答。

      「长得不错嘛……」眼前女人点了点头,接着说:「我是这里的校长,叫我米校长就可以了。」

      难怪她要穿米色套装……

      「夫人把你交给我,我就有权好好教导你,跟我来吧,我带你好好认识一下。」米校长自顾自地走向学校。

      校长的高跟鞋在回廊内部,发出响亮的抠抠声,我想校长的行踪应该常常被其他学生所掌控。

      「这里是化学教室,那里是食堂,那里是上……」校长一股脑地说着。
      我觉得这种情况好像跟昨天睡前有点类似。

      「这一层楼大概就是这样,尹同学,有什么问题吗?」校长很认真地看着我。
      我无法避免地回答:「呃…嗯…你们口中的夫人…她姓什么?」一方面希望可以解决现状,另一方面我真的不知道虎姑婆姓什么。

      校长开始深层思考,过一阵子,突然变了个脸,生气地说:「你再耍我吗?」
      我惊讶地说不出话,我真的不晓得夫人的姓名。

      「你这个孩子真是邪恶,我要给你一点教训!」说完,校长跑进一间教室。
      再出来的时后,校长手上拿着木头板子,并且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后,大力地往我臀部敲了下去。

      「啊!」火辣疼痛的感觉迅速从臀部蔓延开来!并且全身无力地倒落在地。
      那一瞬间,我还以为屁股开花了,虽然也差不多。而且有种大小便失禁的感觉,非常奇妙。

      这一下非常的大力,强烈刺激到我的泪腺,眼泪已经滑落出来,并且不自禁地发出伸吟。

      也不只有伸吟而已,反正就是哽咽、喘息、与其它声音夹杂在一起。

      校长把脸凑到我的耳边说:「我跟你说,在我们学校,学生做错事情就该受罚,不管是谁都一样!」

      我不断地哭泣,因为已经痛到全身无力了。

      校长接着说:「而且…你今天迟到了五分钟,理当接受处分。」之后,校长站起身子,用种居高临下的语气说:「不过看在你初犯的份上,就不追究了。」
      我努力从地上爬起,虽然还是很痛,不过不至於影响行走。我忍着痛,被带往二楼的教室。

      这间学校原来是个体罚学校…可惜我知道的太晚了……

      不过就算知道了…又能改变什么呢?

      回想起来,刚才自己的屁股被重击了一下,顺间发出的叫声还蛮赏心悦耳的……

      应该是还没听惯自己的女声吧……

      虽然这样想有些变态,不过还希望在一次听见自己的叫声,还有那种失禁的感觉……

      与一般转学生一样,被校长带领某个班级,并且当众在讲台上自我介绍一番。
      「我叫做尹敏萱,十七岁,住在……」我听着自己的声音,真的有种被吸引的感觉。

      一番介绍之后,年轻的班级导师说:「尹同学,你就坐在陈同学的旁边好了。」老师指着一旁的空位子。

      我在众人的视线下走进那张座位,途中有些担心自己会不会被认出来,被认出自己是男的。

      就在我扫过一些人的眼神之后,确认自己完全没有必要担心,因为她们的眼神都显露出羨慕与忌妒。我对自己的外貌有些讶异,自己真的这么美吗?

      当我坐下位子之前,早就忘记屁股开花的事情,等坐下之后,剧痛又塞满了我的思绪。

      「嗯!」我忍着痛,默默地擦掉流出来的眼泪,希望不要被别人看见。
      「你没事吧?」声音从我左方传来。

      我看着左边座位的乖乖牌女生,并且说:「没…没什么……」

      才怪!我快痛死了!

      乖乖牌带着同情的语气说:「我刚刚有听见声响…你是不是…」乖乖牌指着我的臀部。

      她到底想要说什么?感觉很像是想听我亲口说出:「我被打屁股了!」
      「我…我有听说过…校长拿打屁股来当作惩罚…不过今天是我第一次见到……」乖乖牌把脸凑近,用着很想知道的语气说:「感觉…感觉是…是什么?」说完,我明显发现乖乖牌满脸通红。

      我不想再把话题围绕在我的屁股上,敷衍地说:「很痛。」

      「真…真的吗?」乖乖牌有些惊讶。「只有…只有这样?」

      当然还有失禁的感觉…我怎么可能说的出口啊!

      「真…真的…」我说谎的时候会结巴。

      我看着校长与年轻貌美的导师,不晓得她们在谈论什么。

      「哎,」乖乖牌一副想要搭讪的样子,说:「你是今天才转学过来的没错吧?」
      我点了点头。

      「我好心提点你,只要在这间学校做错事情,就会受罚喔!」乖乖牌把食指比在眼前,似乎是在警告我。

      怎么又是惩罚?世上哪有这么多的惩罚啊?

      「什么惩罚啊?」我提高音量地问。

      突然,原本还在与我对谈的乖乖牌,竟然看着自己的课本,完全不理我。
      周遭突然变的鸦雀无声,等我回过头去,才发现大约四十几名女同学,不约而同地看着我。包括校长与导师。

      这种感觉就像是偷东西被逮到一样……

      「尹同学,」导师严肃地说:「你不知道,课堂期间不能说话吗?」

      知道是知道,不过从小到大没有人管得这么严格。

      我看着原本与我交谈的乖乖牌,发现她正用着充满歉意的眼神看着我。
      好吧,虽然我知道她不是故意的,可是也给我一些暗示吧?

      「尹同学。」导师双手放在背后,不知不觉地站在我的前方。「虽然你是新同学,不过还是要接受惩罚。」

      突然,导师从后面拿出类似像铁的东西,塞向我的嘴巴!

      「呜…」我还来不及反应,嘴巴已经无法阖上。

      「这种东西叫作钳口器,用来惩罚上课说话的学生。」老师语气平顺地说:「你必须戴到中午吃饭时间,才能拿下。」接着慢慢地走回讲台。

      我无法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撑住我的嘴,只感觉有两根铁条,分别撑在上下颚的牙齿后方,有些难受。

      我不管用了多大的力气想要闭上嘴巴,都是徒劳无功。

      而且,我感觉我的口水快要流出来了。

      老师站在讲台前,最后一次警告着我:「如果你私自取下,会有更严重的处罚。好了,同学们翻开课本第十页……」

      怎么这样!?我才刚来学校第一天,什么都搞不清楚,就连受了两次奇怪的惩罚?

      我发现有几道余光从不知名的地方射向我,害我想挖个洞钻进去算了。
      为了不让口水流出来,我把头稍微抬高,当然也就无法知道老师到底上了些什么课。

      终於,撑到了第一节下课。

      「对不起!」旁边的乖乖牌对我夸张地鞠躬。「我不是故意…故意害你受罚的……」

      我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其实是因为我无法把头低下。

      「尹同学…你生气了?」乖乖牌的声音夹杂着哭腔。

      我知道她不是故意的,我也不好意思让她哭泣。

      我看着她,摇了摇头,向她示意我已经原谅了她。

      「嘿!」远方传来低沉的声音:「转学生滴口水搂!」

      大家的目光都看向我这里,浓稠的唾液从我嘴角流了出来。

      在大家的笑声中,我心急地在书包寻找卫生纸的下落。

      我把书包的东西完全倒出来,并且看着眼前的乖乖牌,不过她却对我摇头。
      「你看你看,还在流耶!」笑声比刚才更大了。

      被大家当作笑话看的我,眼眶开始泛红。

      我觉得好委屈,被爸妈卖掉,还被无条件地转学到这所奇怪的学校,现在还被大家欺负……

      一想到这里,我竟然痛哭失声了。

      由於嘴巴处於不正常的状态,哭声也全是呜呜声。

      不料,其中一名学生过分地说:「哭什么?这么爱哭就去叫爸妈来啊!」
      如今,我已经没有爸爸妈妈了,我还有谁可以依靠?

      「怎么?不敢叫爸妈来吗?是不是不想让他们看着你丢脸的样子啊?」
      现在的我真的很丢脸,乾脆给我一把刀自杀算了。

      「转学生跩什么跩?要给你一些教训才行。」女学生向其他两名学生示意,接着走向讲台,从抽屉中拿出好几捆麻绳。

      我急忙地看着她们,不晓得她们要干些什么。难道她们是这个学校的老大吗?如此像流氓的做法,竟然没有人制止她们!

      我周围的学生都退至一旁,连乖乖牌也不例外。

      我很快就被两名学生按到地上,并且感觉麻绳正缠绕我的身体。

      不一会,麻绳把我的乳房撑了起来,感觉有些难受。

      不过,正因为如此,如此外露的乳房,也感觉异常的敏感。

      很快的,我的身体被麻绳紧紧缠绕,无法动弹。

      我的双手也被麻绳紧紧固定在背后,并且与被捆绑的身体紧紧连系。捆绑在身体上的双手,根本无法动作分毫。

      这种紧缚的感觉,让我觉得有些奇妙。

      我的大腿与脚踝也被麻绳紧紧固定住,接着,其中一断绳子把我的脚踝与双手,紧紧捆在一起。

      我现在的姿势应该跟虾子没有太大差别。

      双脚想要挣脱,就会带动无法动弹的双手。双手想要移动,就会牵引着被紧缚的身体与完全固定的双腿。

      现在的我,完全动不了,只能任人宰割。

      突然,一股拉力把我拉离地面!

      我离地面越来越远,直到快碰到了教室天花板。

      我被吊在教室后方的天花板上,无助的感觉比刚才还要大。

      由於我无法一直抬着头,所以唾液毫无遗漏地滴落在地板上。我努力想要把口水吞嚥下去,不过却像开起的水龙头一般,无法阻止。

      「呜呜…」我试着挣扎,不过那只会让我在空中摇摇晃晃,而且还无法挣脱身上的束缚。

      虽然我被吊在天花板上,不过由於绳子的施力点非常均匀,所以感受不到任何的疼痛。

      我看着底下的学生老大,她正为自己的傑作露出愉快的神情,而还有其他女学生,脸上却泛红起来。

      浑身无法动弹的悬挂空中,除了没有多余的疼痛之外,还有一丝丝的安全感。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了,只觉得自己开始有些兴奋。

      突然希望,有谁可以刺激我的乳房,有什可以刺激我的小红豆……

      想到此处,突然觉得自己非常的下贱。都已经被欺负了,还有这些不该有的想法。我的脸也开始滚烫起来。

      如果这就是学校惩罚的话……

      突然有些期待……

      期待往后的……

      惩罚……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