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记者暗访】(01)【作者:瘟疫的猴子,老师】_好看的【记者暗访】(01)【作者:瘟疫的猴子,老师】_【记者暗访】(01)【作者:瘟疫的猴子,老师】排行榜_久久热视频/这里只有精品-99热在线-官方网站

【记者暗访】(01)【作者:瘟疫的猴子,老师】


    字数:502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

      「三天前,我们收到了一封匿名信,写信的妈妈说她的女儿失踪了,我想借此机会调查一次非法底下人肉作坊!伟霆啊,科里我就看好你,你可别让我失望~」说话的是中央电视台新闻科科长田雪,坐在她对面的则是因聪明才智而屡次获得绝对独家一手新闻的业界新秀徐伟霆。

      「科长~这么好的题材难道你不自己去吗?」徐伟霆看着田雪那诱人的上围色眯眯的说到。

      田雪看出了他的心思,起身走到了他身旁娇嗔的拍了他一下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让我去调查非法女人肉作坊,你在串通他们弄死我,然后把我吃了~」

      「哪能啊科长,这不是为了给你一个飞黄腾达的机会嘛!」

      「哼!我觉得你更需要这个机会,」田雪像个小女人一样蹲了下来,抱着徐伟霆的腰说到「伟霆,咱俩的事~」

      「等这个案子完了之后我就公开,正好也算是给咱俩一个不错的礼物,怎么样?」

      原来漂亮的小科长早已经被徐伟霆收入囊中,他也希望借着这个漂亮又单纯的女上司得到更好的升迁机会,终于苍天不负有心人,让他再一次大显身手的时候到了。

      「那给我调查资料吧,我去研究下!」徐伟霆摸了摸这个比他大了四岁的女强人乌黑的长发说道。

      「那,桌子上的文件夹里的都是,女孩十七,细皮嫩肉的,放学回家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了,警察调了监控后只能锁定在这个奋进村里,不过后来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就没办法再跟进,所以人家家长才会找到我们,你的任务就是去奋进村里调查这个女孩子的下落,而且他们地下肉庄大多数都是相互有联系的,你顺便把多搜集点题材,看看最近的人口失踪都和谁有关系,懂了吗?」田科长站起身,走到写字台旁拿起文件夹递给了徐伟霆。

      「那~ 我先走了~ 」

      「这么漂亮的女孩还敢独自有夜路,不被盯上才怪呢!」回到了自己的办公间,徐伟霆一边翻看着失踪女孩的资料一边自言自语到。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考,「请问您是徐伟霆吗?」探头进来的是一个长相漂亮,皮肤白皙的女孩,水灵灵的眼睛怯怯的注视着这个男人。

      「嗯,我就是,请问你是~ 」

      「啊太好啦,可算找到了!」女孩深深的叹了口气,一脸稚气的说「您好,我叫柳茵,是分配过来的实习生啊,奇怪啊,您没有接到消息嘛?」

      徐伟霆思索着说到「似乎有这么回事,估计是最近太忙了,那个~ 柳同学随便座吧,我这里还有点事,一会招呼你啊!」说完他便继续低头看起了资料,完全不顾还站在门口的女孩。

      女孩哦了一声便悻悻地推门走了进来坐在了门口的一张椅子上。

      「您在看什么呢呀?我可以看看嘛?」坐了一会,女孩终于忍不住了,凑到徐伟霆旁边,好奇的探头张望着。

      「哦,一个高中生丢了,我要去调查一下,你想看资料的话那里还有一点,你别弄乱了就行!」徐伟霆仍然没有抬头,只是指了指带着那可怜女孩照片的半摞资料。柳茵饶有兴致的翻看了起来,但很快便高兴不起来了。

      「徐叔叔,这女孩是不是北京中学的?」

      「是啊,你怎么知道,我记得那些资料上没写着啊?」这时徐伟霆终于抬起了头,这不看则已,一看则被柳茵曼妙的身材完全吸引住了,原来柳茵不禁拥有一张美丽迷人的脸蛋,一对丰满圆润的乳房不安分的被裹在一间白色衬衣里面,修长的小蛮腰下是不大但挺拔的小屁股,女孩穿着的紧身牛仔裤把绝好的长腿形状衬托得更加迷人,一对雪白修长的小脚丫上穿着凉爽的白色小凉鞋。这个女孩焕发着青春的朝气与性感的芬芳,让坐在那的徐伟霆突然萌生了一种想把她占为己有的欲望,甚至想把这无辜的美丽小尤物活活吞进肚子里的冲动~

      「因为这女孩我见过几次,算是我妹妹的同学吧~」女孩说着刚刚还精神的眼睛变得有些呆滞,似乎想到了一些悲伤的事情。

      「怎么了小柳,想起什么了?」徐伟霆趁机一把将女孩修长漂亮的大腿搂在怀里,一股美味的嫩肉味萦绕在他的四周。女孩也并没有阻止他,她很早就听说过带班导师猥亵甚至强奸实习生的事情时有发生,根本不是什么新鲜事。虽然自己被分配到男导师的几率非常小,但她自己也是做好了十足的把握才来的。
      「徐叔叔,我想参加这个案子可以吗?」正当徐伟霆美滋滋的隔着牛仔裤抚摸着女孩肥美的翘臀时,柳茵突然低下头,用一种近似祈求的语气说到,弄得徐伟霆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啊?你想参加~为什么啊?理论上是可以,不过我记得女实习生在实习之前要签协议的,如果要参加外勤人物要把自己的户籍和一切证件抵押在代课导师那,也就是我这,你就不怕~」徐伟霆不理解的问到。

      「我知道您是个好人,不过我确实想参加到这个案子里,因为~」女孩说着似乎有些哽咽,「因为我的妹妹也是被人肉贩子拐走的,从此再无消息,妈妈也因此变得有些疯疯癫癫,另一个妈妈由于悲伤过度而流产了,做手术的时候大出血去世了~」女孩说完慢慢的低下了头,豆大的眼泪一滴滴落在了徐伟霆的胳膊上,弄得玩着那极品小屁股的他还有些不太忍心再玩弄她了。

      「哦~这样啊,哎呀,你别哭啊!」徐伟霆抽出几张纸递给她,然后将身体有些飘忽的女孩拉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女孩也不想可以腼腆,心碎般的钻进他伟岸的胸膛里小声抽泣着。

      「好,我答应你!」抱了一会,徐伟霆终于忍不住答应了女孩的请求。
      「真哒?」女孩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惊坐起问到。

      「不过!有两件事情我也必须跟你坦白一下,如果你能接受的话就可以成交!」
      「嗯!您说什么我都愿意~」女孩说完便觉得自己有些冲动,小脸突然有些红了,但还是强忍着点了点头。

      「那好,第一件事你也知道,就是把你所有可以证明你是一个大活人的证件都要转移到我的名下,这个等你实习结束了我会把你自己的所有权利都还给你的,如果你能活到实习结束的话~」徐伟霆将蜷缩在自己怀里的女孩的一只小凉鞋脱了下来,尽情的抚摸着柳茵嫩脚上的细嫩皮肉。

      「啊~外勤人物还有生命危险嘛?」女孩似乎并没有想到这个问题,一脸无辜的问到。

      「这个就是我要跟你说的第二件事情,因为这件案子和其他的不一样,这是件有关女人肉的刑事案件,所以我们要有绝对的关键性证据才能曝光他们,不能只凭猜想写新闻。那么问题来了,如果咱们不能掌握到关键证据,例如拍下他们当场宰杀女孩的影像的话,为了新闻的真实性和劲爆性,我有权也有义务把你作为这条新闻的女主角让黑店屠宰,以便收集证据~这个就是这次任务的危险!」
      柳茵听完娇躯一震,漂亮的脸蛋上露出惊讶,委屈,无奈和一些不甘的神情,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思想斗争之后还是微微的点了点头说「我~同意,但是,请您能不能尽可能别宰杀我,我还有一个需要我照顾的妈妈在家,如果我死了,她可~」
      「这个你放心,之前也有过这种事情,委员会都会判定这是因公牺牲,会给一笔可观的抚恤金到家人手里,如果你要是还不放心,等你被宰掉之后我可以替你照顾你妈妈~」

      「那~好吧,只要能替我妹妹和妈妈报仇,就算被吃掉也算值了~再说了,只要努力找到证据还是很有可能活下去的不是吗?」柳茵坚定的说到。

      徐伟霆嘿嘿是坏笑着轻吻了一下女孩富有营养的脸颊心想,最好别找到证据,那样你这肥美鲜嫩的美味身子就是我的下酒菜喽,但还是说到「我会尽可能保证你安全的,所以你穿上鞋,去前台拿两张表哥过来填好,然后放在我这,你就暂时不是普通女孩子了~去吧!」

      柳茵乖乖的穿上了凉鞋,有些紧张的走出了办公间。

      不一会柳茵便拿着两张布满密密麻麻问题的表格,徐伟霆让女孩继续做到自己腿上,然后一边抚摸着女孩的大腿内侧一边看着第一张表格。

      这是一个个人资料表格,上面写着自愿放弃共和国公民资格女性姓名,年龄,身份证号,血型,籍贯,联系方式,是否自愿放弃任何公民权利等一系列问题。女孩紧皱眉头但还是一一如实填上了。旁边的徐伟霆见女孩在写完的表格上按上了自己的手印后便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与此同时,奋进村一家小型屠宰作坊里,五大三粗的屠夫张山正在忙着他的屠宰工作。「嘿呦,伊尔呦,嘿,嘿伊尔呦。」张山叼着烟卷哼着小曲,看来心情相当不错,因为干完这批活可以大赚一笔了。

      他打开一只被上了锁的木箱,将蜷缩在里面的一只可怜的肉畜拎到了案板上。「呜呜呜~」肉畜不安地扭动着身体,被堵住的嘴里不断发出沉闷的呜咽,一双大眼睛泪水已经流干,此刻只能惊恐地看着那把剁在案板上的屠刀瑟瑟发抖。
      她不是一只普通的肉用牲畜,而是一名被绑缚着手脚的女高中生。张山一边哼着小调一边拿起屠刀哧啦哧啦几声将她的校服割成了碎片,少女全身只剩下了一条带着小熊图案的粉红内裤。当然了,作为一头待宰的肉畜这点遮羞布完全是多余的,张山哧的一声将女孩的内裤扯下放在鼻尖上嗅了嗅说道:「哼哼,小妞真不赖啊,连内裤都是香的。」

      虽然这么说着,张山还是好不怜惜地将少女的内裤丢到了地上。他掏出女孩嘴里塞着的破布,女孩悲切的哭声立刻涌了出来,「救命啊,呜呜呜……求求你,不要杀我啊,呜呜……」

      「嘿嘿嘿,别害怕,小妹妹,不会很疼的,稍微忍一忍就好了。」张山说着从背后拉住女孩的头发,女孩那细嫩的脖子就像天鹅一样昂了起来。

      与此同时,奋进村一家小型屠宰作坊里,五大三粗的屠夫张山正在忙着他的屠宰工作。「嘿呦,伊尔呦,嘿,嘿伊尔呦。」张山叼着烟卷哼着小曲,看来心情相当不错,因为干完这批活可以大赚一笔了。

      他打开一只被上了锁的木箱,将蜷缩在里面的那只可怜的肉畜拎到了案板上。「呜呜呜……」肉畜不安地扭动着身体,被堵住的嘴里不断发出沉闷的呜咽,一双大眼睛泪水已经流干,此刻只能惊恐地看着那把剁在案板上的屠刀瑟瑟发抖。
      她不是一只普通的肉猪或是肉牛,而是一名被绑缚着手脚的女高中生。张山一边哼着小调一边拿起屠刀哧啦哧啦几声将她的校服割成了碎片,少女全身只剩下了一条带着小熊图案的粉红内裤。当然了,作为一头待宰的肉畜这点遮羞布完全是多余的,张山哧的一声将女孩的内裤扯下放在鼻尖上嗅了嗅说道:「哼哼,小妞真不赖啊,连内裤都是香的!」

      虽然这么说着,张山还是好不怜惜地将少女的内裤丢到了地上。他掏出女孩嘴里塞着的破布,女孩悲切的哭声立刻涌了出来,「救命啊,呜呜呜~求求你,不要杀我啊,呜呜~」

      「嘿嘿嘿,别害怕,小妹妹,不会很疼的,稍微忍一忍就好了。」张山说着从背后拉住女孩的头发,女孩那细嫩的脖子就像天鹅一样昂了起来。

      「啷格哩格啷,当,哩格啷……」张山哼着小调手里的屠刀在少女脖子上一划,只听哧的一声,少女那凝脂般洁白的脖子上立刻出现了一道血红的深渊,鲜艳的血液仿佛从地狱中涌出的岩浆一样喷涌而出。

      「呃,咯咯咯……」少女痛得双眼一阵翻白,张开的小嘴中发出一连串仿佛卡碟般的怪响。娇小的身躯像触电了一样激烈地挣扎和颤抖着,而张山只是双手掰着她的脖子以确保这些鲜红的琼浆能够准确地流到他事先准备好的木桶中,处女的鲜血做成的血豆腐可是那些达官贵人们最喜欢的滋补佳品。

      「哈哧——,哈哧——,哈——哧——」少女那被割断的喉管中喘息的声音越来越弱,原本触电般颤抖的身体变得像打嗝一样抽搐,断颈处的血管哧哧喷射了两下便停止了。张山扛起少女的双腿,一张大手在少女的肚皮上挤压了几下,少女脖子里又喷出一股鲜血,白嫩的身子抽搐了两下便彻底软了下来。

      嗒,随着张山一松手,少女两条嫩腿软软地摔在了案板上,一双纤秀白嫩的玉足摇晃了两下又恢复了平静。张山捏着她的脚掌揉了两把不禁感叹,这么绵软的蹄子真是难得的上品,看来这头「肉猪」可以多卖几个钱了。他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手里的活也丝毫没落下,他一旁的铁锅里舀起一瓢开水浇在少女的阴阜上,少女那稀疏的阴毛被开水一烫纷纷脱落。张山用手轻轻一抹,那块肉丘就变得像白玉般光滑。紧接着他又将少女翻了个身,掰开她那紧实的臀瓣,将她粉红色的菊蕾附近生长的几根毛发也拔了个干净。

      褪毛的工作完成了,接下来就要给「肉猪」开膛破肚。尖利的屠刀轻松地切开了少女的肚子,花花绿绿的内脏一股脑地从肚皮里涌了出来。张山小心翼翼地将少女的柔肠取出盘在一只木桶里,这些下水也是要卖钱的。还有她的心肝脾肺肾都被张山一一摘除,只有那个红彤彤的子宫还留在少女的体内。

      屠夫张山熟练地将少女的身体洗刷干净,连同她的内脏和血液都一并放进冷库锁了起来。下午把这些东西送到酒店他就能拿到自己的报酬了。一想到那些崭新的钞票张山脚步都有些发飘,他哼着小调用开水冲洗了几下案板上的污秽,然后将地上少女那被撕碎的衣服随手塞进了灶坑。这些活他也不是第一次干了,没必要那么谨小慎微~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