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三个空姐】【作者:遭瘟的猴子】_好看的【三个空姐】【作者:遭瘟的猴子】_【三个空姐】【作者:遭瘟的猴子】排行榜_久久热视频/这里只有精品-99热在线-官方网站

【三个空姐】【作者:遭瘟的猴子】


    字数:1234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在某航空公司的准备间里,几个即将起飞的空姐正在做着最后的准备工作。
      洁白的衬衣,红色的领带,天蓝色的坎肩,黑色的短裙,再配上黑丝和高跟鞋,这些青春靓丽的姑娘们看上去就像刚刚采下的水蜜桃一样诱人。

      就在这些水蜜桃当中,却还有着一个青苹果一样的少女。

      她个子不算太高,一张稚气未脱的娃娃脸上带着两个浅浅的酒窝,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喜悦和兴奋。

      她的名字叫方蕾,是一个新来的实习生,今天是她作为空姐的第一次飞行。
      方蕾细心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力争要让自己的处女飞做到完美无缺。
      这时候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走过来捏着方蕾的脸蛋说道:「哈哈,蛮可爱的嘛。来,笑一个,姐给你拍张照。」

      她长了一张鹅蛋脸,柳眉杏眼笑起来非常漂亮。

      尤其是她那玲珑有致的曲线,在一众空姐之中也是格外性感。

      她的名字叫陈丽馨,今年26岁,性格开朗平易近人,平时对方蕾颇为照顾。
      方蕾有些害羞地推开那美女说道:「丽馨姐,别笑话我了。哎呦,别,别弄了,痒,痒死了……」

      「咳咳,小方,抓紧时间收拾一下,马上就要起飞了。」这时一个严肃的女声打断了两人的嬉闹。

      「有时间多想想教给你的注意事项,别老是和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说着还故意瞥了一眼正在搔方蕾痒的陈丽馨。

      她是和陈丽馨同期的空姐,名叫白若晴。

      白若晴皮肤白皙容貌姣好,看上去就像一尊白玉雕成的观音一般。

      和陈丽馨的活泼开朗正相反,白若晴平日里不苟言笑,常常会让人觉得难以相处,但实际上也是个外冷内热的姑娘。

      方蕾是由白若晴直接带领的实习生,平常对她也是颇为敬畏,这时听到她出言喝止只好乖乖地退到了一边。

      白若晴平日里就和陈丽馨不和,除了不喜欢她打打闹闹的性格之外更多的还是由于陈丽馨有很多私生活不检点的传闻,有一次她还亲眼看到陈丽馨衣衫不整地从一辆豪车里钻出来。

      在她看了陈丽馨这种肮脏的婊子,就算是看上一眼都会有被传染梅毒的危险。
      陈丽馨倒是并不放在心上,那并不是因为问心无愧,恰恰相反,她是觉得既然做了就不怕别人说三道四。

      空姐们很快收拾好了一切,航班顺利的起飞了。

      对陈丽馨白若晴她们来说这不过是一次平常的航行,只有方蕾这个实习生显得很是兴奋。

      然而她们谁都没有想到,这将会是她们最后一次航行。

      非常不幸的,飞机上混入了一夥匪帮,他们将飞机劫持到了他们的秘密基地,飞机上的人都沦为了人质。

      不同于普通的人质,飞机上的几个空姐得到了一些特殊待遇。

      她们没有被囚禁在幽暗的地下室里,而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关进了一个铁质的兽笼。

      这些漂亮的姑娘们只能像一群羊羔一样缩在一起,不知道等待着她们的是福还是祸。

      像陈丽馨白若晴这些有经验的空姐还比较镇定一些,而方蕾这个稚气未脱的小实习生就惨了。

      她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样蹲在地上,原本红扑扑的小脸变得煞白,洁白的贝齿紧紧地咬住下唇,两只玉手捏在一起,双腿不停地颤抖。

      白若晴虽然看起来很严厉,但是对方蕾也是很关心的,她拉住方蕾的小手发现她手心里全是冷汗,于是安慰道:「没事的,别害怕,等他们谈好条件之后就会放了我们的。」

      可是方蕾的脸色却显得更加难堪了,白若晴不禁摸了摸她的额头说道:「怎么了?是不是病了?」

      方蕾这才嗫嚅着说道:「若晴姐,我,我想上厕所。」

      原来是强烈的惊吓让她积累了大量的尿液,现在她感到自己的膀胱几乎快要爆炸了,但是在这样窘迫的情况下她实在羞于提出这样的要求。

      白若晴叹了口气只好对笼子外面看守的士兵说道:「喂,请放我们出去,我们要上厕所。」

      站岗的两个士兵不怀好意地相视一笑,将一个便盆丢了进去,两双色迷迷的眼睛像是在看A片一样看着这群漂亮的空姐。

      白若晴气得俏脸通红,却也无可奈何,方蕾更是急得几乎要哭出来了。
      陈丽馨知道跟这些土匪根本没有道理可讲,她捡起便盆放在地上柔声说道:「小蕾,别害怕,我们站一圈把你挡起来。来来来,大家围个圈子。」

      在陈丽馨的号召下,几个空姐面朝外将方蕾围了起来。

      方蕾也是实在憋不住了,只好褪下了黑色的裤袜和白色内裤就在光天化日之下撒起了尿。

      一阵微风扫过方蕾的小穴,小姑娘羞得浑身一颤,一股尿液不可抑止地从尿道中奔流而出。

      长时间的憋尿让她的尿流格外地激烈,尿液打在铁皮的便盆中,哗啦啦的水声显得格外引人注意。

      方蕾紧咬着嘴唇忍耐着这种羞耻,屈辱的眼泪已经挂在了她那紧闭的眼角上。
      虽然几位空姐已经为方蕾站起了人墙,然而人墙的遮挡作用也不过是聊胜于无罢了。

     两个士兵从一条条纤细的黑丝美腿中间还是可以看到方蕾那白生生的屁股和
      大腿,那哗啦啦撒尿的声音更是引人无限遐想。

      一个士兵「咻——」的一声吹了声口哨,方蕾吓得惊叫一声差点摔倒在地上,哗啦啦的尿声一顿之后又继续响了起来。

      便盆已经被清亮的尿液装满了一半,而方蕾还是感到小腹里胀得厉害,她越是想要快点尿完却越觉得胀痛,她感到自己彷佛尿了有一年那么久。

      白若晴对于匪帮士兵的无礼行为显得非常气愤,她恨恨地瞪视着两个士兵,恨不得将他们碎尸万段。

      这时两个士兵突然看着她耳语了几句,白若晴心里不禁一阵打鼓,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

      接着那个吹口哨的士兵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向她走了过来,白若晴下意识地想要逃走,但是方蕾那哗啦啦的撒尿声却让她只能坚守岗位。

      士兵将匕首伸进铁笼对着白若晴一挥,白若晴到底是个女孩子,看著明晃晃的刀锋向自己挥来终于吓得尖叫一声向后摔倒。

      这一下还在撒着尿的方蕾突然被摔倒的白若晴压倒在了地上,铁皮的便盆被白若晴的高跟鞋踩中直接飞了起来,温热的尿液飞溅到周围几个空姐的身上,而那个便盆则是带着大半盆尿液直接扣在了白若晴的身上。

      白若晴的上衣整个被腥臊的尿液浸湿了,而被她压倒的方蕾则是直接将剩余的尿液全都撒在了短裙上。

      两个士兵看着空姐们的狼狈相忍不住哈哈大笑,方蕾看到白若晴连头发上都挂着自己的尿滴一下子忍不住哇一声大哭了起来。

      「呜呜呜,若,若晴姐,对,对不起,呜呜呜……我把衣服脱给你穿吧,呜呜呜……」

      向来最爱干净的白若晴此刻真是感觉要疯掉了,她的衬衫整个被温热的尿液浸透湿答答地黏在她身上。

      但是面对一个痛苦流涕的方蕾她还能说什么呢,她只好强自翘了翘嘴角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说道:「没事,小蕾,不要哭。姐姐不怪你。」

      陈丽馨身上虽然也沾到了尿液,但是这对她来说却并不算什么。

      对于曾经陪金主玩过各种变态游戏的她来说,几滴尿液根本就是小意思。
      相反的,看到自己的老对头白若晴被骚尿淋了个透反而让她有些幸灾乐祸。
      只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也不能表现出什么,只是解下自己的坎肩细心地为方蕾擦拭着她大腿上的尿液说道:「小蕾别哭,没关系的,等咱们回去之后姐姐请你吃蛋糕。」

      说着就像照顾自己的小妹妹一样帮她提上了内裤和裤袜。

      而白若晴虽然明知这个家伙的意思是方蕾尿了她一身所以请方蕾吃蛋糕,但是现在她也只能冷冷地哼了一声没有说什么。

      这时候一个戴着墨镜头目打扮的家伙走了过来,两个士兵连忙立正敬礼。
      墨镜打量了一下笼子里的几个空姐,挑了他认为最漂亮的三个,陈丽馨,白若晴,方蕾,说道:「她,她,还有她,把她们三个带出来。」

      两个士兵打开笼子拉住方蕾纤细的胳膊就往外拉,方蕾吓得拚命地挣扎大叫。
      陈丽馨认为他们不过是找几个人去拍些威胁的视频,生怕方蕾的反抗会激怒对方,于是赶忙上前搂住方蕾说道:「小蕾,小蕾别怕。姐姐陪着你,不会有事的,别怕。」

      白若晴也怀着同样的想法,没有反抗主动从笼子里走了出来。

      白若晴从墨镜身边走过,墨镜提鼻子闻了闻皱眉说道:「操,真他妈是个骚娘们,怎么这么骚?」

      两个士兵笑嘻嘻地答道:「刚才那个小的撒尿,尿了这个白的一身。要不我们给您换一个?」

      墨镜看了看细皮嫩肉的白若晴说道:「算了吧,反正都他妈是一样的骚娘们!」
      墨镜押着三个空姐来到一间宽敞的大厅,大厅里都是些吃喝玩乐的设施,里面坐着几个头目打扮的男人,看来这里似乎是他们聚会的场所。

      大厅里首位上坐着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他一身黑黝黝的肌肉胳膊上长着长长的汗毛,看上去就像大猩猩一样。

      墨镜让三个空姐站住对猩猩说道:「大哥,你看这三个妞怎么样?」

      猩猩看了看三个水灵灵的姑娘色迷迷地一笑说道:「不错不错,细皮嫩肉的,空姐就是他妈的不一样。」

      这时候三个空姐也看出对方的架势不像是要她们拍威胁视频的,那么这些大男人挑了三个水灵灵的姑娘过来的目的很容易就能猜到了。

      私生活糜烂的陈丽馨虽然不是很在乎,但是白若晴和方蕾就不同了。

      白若晴向来看不起婊子一样的陈丽馨,她到目前为止都只和自己的男友做过爱,并且决定要为他守身如玉。

      而方蕾现在还是处女,面临可能被强奸的危险她更是吓得躲在了陈丽馨的身后。

      方蕾那害怕的样子反而激起了猩猩的欲望,他一指方蕾说道:「小妞,别害怕,过来,让大爷好好疼疼你。」

      方蕾吓得几乎要哭了出来,她紧紧地拉着陈丽馨的手臂瑟缩着不敢出来。
      陈丽馨倒是真心挺喜欢这个可爱的小妹妹,她心想,自己以前是为了钱陪男人睡觉,今天就当是做一回好事吧。

      于是她主动走上两步嗲嗲地说道:「大哥,那个小丫头片子还没长开呢,有什么好的?您看看我,不比她强的多?只要您点点头,您想怎么玩我都包您满意。」
      陈丽馨一边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卖弄风骚一边还不忘瞥了白若晴一眼,那眼神彷佛是在说。

      「我能为了保护她献身,你做得到吗?」

      说实话妩媚动人的陈丽馨确实比方蕾要诱人,只不过方蕾那种少女的羞怯却更能激发男人蹂躏她的欲望,而猩猩恰好就是这样一个虐待狂。

      他直接走上来一个耳光将陈丽馨打倒在地,然后像抓小鸡一样拎起方蕾说道:「操你妈的骚婊子,看你这个骚样就知道早都让人玩烂了!」

      说着他不顾方蕾的哭叫直接拎着她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陈丽馨被猩猩这一个耳光打得眼冒金星,她捂着半边有些红肿的脸蛋狼狈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白若晴看着自取其辱的陈丽馨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冷笑,心想这个骚货总算是得到了报应。

      而陈丽馨则是恨恨地瞪了她一眼,暗想你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还敢笑我,待会让人把你操烂了看你还笑不笑!

      可怜的方蕾在猩猩的手中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猩猩将她按在膝盖上一把将她的短裙撕了下来,然后就用短裙她双手反绑在身后。

      方蕾挺翘的小屁股在黑色裤袜的包裹下看起来就像黑珍珠一样圆润饱满,猩猩挥动大手啪啪两声打在她的屁股上!

      方蕾柔软的臀肉突突抖动,两条纤细的小腿一阵乱踢,嘴里更是大声地哭叫了起来,猩猩高兴地笑道:「好,这样的妞玩起来才有意思,哈哈哈。」

      说着他看向一旁一个高个子白皮肤的男人说道:「嘿嘿嘿,老高,虽然你远来是客,不过哥哥知道你不喜欢这种小丫头片子也就不跟你客气了。剩下那两个你先挑一个吧。」

      老高也是一笑说道:「大哥客气了,兄弟我喜欢长得白的,那这个妞可就归我了。」

      说着他走上前去拉白若晴的手,白若晴向来自诩贞烈,当即一低头就要去咬老高的手。

      哪知道老高却是个练家子,他直接抓住白若晴的手腕往背后一扭,白若晴疼得「哎呦」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老高一手扭住她手臂一手托住她下巴将她的头抬起来说道:「妈的,小娘们还挺辣,待会看大爷不把你给操烂了!」

      这时候离得近了老高才发现白若晴的身上还散发著淡淡的尿骚味,于是问道:「操,这个娘们怎么骚哄哄的?」

      墨镜赶忙解释道:「嘿嘿,对不住,高哥,这个娘们刚才让那个小丫头淋了一身的尿,不过我看她长得不错就给带来了。要不先给你洗洗?咱们这有现成的水龙头。」

      老高听了却反而俯下身子伸出长长的舌头在在白若晴细嫩的脖子上舔了舔,那种微咸的尿骚味反而让他胯下的肉棒一下站了起来!

      他一捏白若晴的下巴说道:「没关系,骚一点更好,反正也是个骚货。你说是不是啊,骚娘们?」

      白若晴气得想要骂他,只是下巴被他捏住只能发出几声含混不清的哀鸣。
      这时候三人当中最为美艳的陈丽馨反而被剩在了原地,此时她也看明白了,在大厅当中猩猩和老高是两个大头目,所以可以挑选最喜欢的女人。

      而剩下的她很可能就要面对被剩下的男人们集体轮奸的下场。

      陈丽馨性经验虽然丰富,但要是被这么多人轮奸那也不是闹着玩的。

      正在这时方蕾的哭叫声变得沉闷了起来,原来猩猩已经将她的裤袜褪下来鉴赏着她的嫩逼,而她的白色小内裤则被猩猩团成团塞进了她的嘴里。

      方蕾阴户白嫩可爱并没有多少阴毛,两片粉嫩的阴唇紧紧地闭合在一起守护着她的处女圣地。

      猩猩用手指分开她那潮热的阴唇,刚刚撒过尿的嫩逼看起来水津津的十分诱人,尤其是阴道口上那片薄膜更是像宝石一样闪耀着光泽。

      猩猩看得哈哈大笑。

      「哈哈哈,这个嫩逼居然还是处女,真是难得啊。我还以为当空姐的都是千人骑万人操的骚逼呢。」

      墨镜赶忙奉承道:「嘿嘿,那老大你可要小心点了,你的巨炮要是一下捅进去非把这个小丫头劈成两半不可。」

      猩猩更是大笑道:「哈哈,有可能啊。」

      说着猩猩解开裤子掏出了他粗壮的巨物,这一下连陈丽馨都吓了一跳。
      那哪里的人的东西,简直是驴马的阳具,陈丽馨和那么多男人玩过都没有见过这么巨大的肉屌。

      这时候陈丽馨突然想到,这正是一个好机会啊,如果能够取悦这个大猩猩不但可以帮方蕾减少痛苦,自己也能够免于被轮奸的噩运。

      而且,看着猩猩那粗大的阳物,陈丽馨竟然也不禁有些渴望起来,想着能被这么大的鸡巴操上一回或许也是不错的体验呢。

      想到这,陈丽馨像一条母狗一样主动跪下爬到猩猩胯下说道:「大哥,你的鸡巴太干了,这样操逼也不舒服,先让我帮你润滑一下吧。」

      她看得出这个大猩猩有虐待癖,因此故意表现得极为下贱,她宁愿被一个性虐狂蹂躏也不想被剩下的十几个男人轮奸。

      陈丽馨说着伸出鲜红的舌头从猩猩的阴囊一下舔到了他那腥臭的龟头,柔软的舌尖还来了个蜻蜓点水在猩猩的马眼上轻轻一点,猩猩爽得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嘶——,妈的,这个骚母狗还真他妈有两下子。给老子好好舔,舔得舒服了待会老子赏你根骨头啃。」

      「唔,唔,母狗谢主人赏赐。」陈丽馨一边舔弄还不忘谢过猩猩的赏赐,大厅里的人们看了都是哈哈大笑。

      陈丽馨只以为他们是在笑自己的淫荡下贱,却不知道他们笑得是猩猩的话里另有玄机。

      这时候方蕾由于陈丽馨的行动暂时可以免受破身之苦了,而被老高抓走的白若晴就要凄惨得多了。

      老高强行将她仰面按倒在一张茶几上,两条纤细的手臂都被折到背后用皮带绑在了茶几腿上。

      她洁白的衬衣被从中撕开,那浸透了尿液还没有干的胸罩则被老高强行扯下塞进了她的嘴里。

      白若晴的樱桃小嘴几乎要被胸罩里的钢丝撑裂了,而胸罩的海绵里还保存着方蕾的尿液,那又骚又涩的味道更是刺激得她一阵干呕。

      白若晴只觉得自出生以来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奇耻大辱,她拚命地挣扎拚命地呼喊,只是双手被牢牢绑住,两腿也被老高抓在手里,连嘴里都被带着尿骚味的乳罩塞满喊不出声音。

      一股前所未有的无力感像一只巨锤一样猛击着她的胸口,她强行挺了两下身子,终于垂下了高傲的脑袋流下了眼泪。

      老高看到她这样的表现倒是显得颇为满意,他微微一笑放开白若晴的脚踝,她那两条修长的美腿就像死人一样啪啪两声摔在了茶几上。

      老高揪住她的头发啪的一声给了她一记耳光说道:「妈的骚货,敬酒不吃吃罚酒,早就该老实!」

      说着他粗暴地扯破白若晴的裤袜剥开她的内裤,将早已怒胀的阴茎一下刺进了她那温热的阴道。

      这边陈丽馨正双手握住猩猩巨棒的根部,将他的龟头含在嘴里小心地侍弄着。
      猩猩的龟头足有鸭蛋那么大,陈丽馨含在嘴里几乎要把她的小嘴都胀破了。
      她用灵巧的舌头一圈一圈舔舐着龟头下方的肉棱,同时用力吸吮着他的马眼,猩猩被她舔得一边剧烈地喘息一边在方蕾全身上下胡乱捏弄着。

      突然间,猩猩站起来一脚踢在陈丽馨的肚子上。

      陈丽馨冷不防地被他踢得惨叫一声一个倒翻摔在地上,苗条的身子像煮熟的大虾一样弓成一团颤抖个不停。

      猩猩看着她那副惨状反而大笑道:「哈哈哈哈,小婊子技术不错,都他妈快把老子吹射了!墨镜,这娘们交给你们处置了,老子今天还得好好操这个小丫头呢。」

      墨镜和大厅里的男人们早就已经欲火难耐,听到猩猩的话一个个如狼似虎地扑向了陈丽馨。

      墨镜最先抢到了陈丽馨的胯下,他直接抱住陈丽馨的屁股对准她早已泥泞不堪的阴道操弄了起来。

      剩下的几个男人有的抓住她的小手撸管,有的将肉棒夹在她的双乳间抽插,有的在她柔滑的丝袜脚底上摩擦,有的捧住她的膝弯开始操弄。

      陈丽馨全身上下几乎所有地方都被他们当作了泄欲的工具,她的一番心思算是白费了。

      小方蕾看到陈丽馨和白若晴的惨状真是吓得真魂出窍,而更让她害怕的是此刻她正感到有一根粗大的肉棒在她的阴唇上来回摩擦。

      那巨物几乎比她的胳膊还粗,一想到这东西不知何时就要捅进她的身体她就吓得浑身发抖。

      猩猩坐在椅子上把她抱在胸前,一手大力地揉捏着她柔软的乳房一手撕扯着她娇嫩的臀肉,那力气打得简直就像要将她活活撕碎一般。

      突然间,猩猩双手同时攥住她两条大腿猛力向外一分,方蕾疼得睁大了眼睛发出呜的一声闷哼。

      「嘿嘿,小丫头,别急着叫,后头还有得让你叫的!」说着他将方蕾的身子向下一按,粗大的肉棒噗滋一声破门而入,一道殷红的鲜血顺着猩猩的肉棒就流了下来。

      方蕾痛得呜呜乱叫,全身的肌肉僵直着不停地颤抖,塞在嘴里的内裤竟然都被她噗的一声喷了出去。

     可怜的方蕾就像一个橡胶娃娃一样被强壮的猩猩抓住纤腰一上一下地套弄着
      ,鲜嫩的阴唇随着猩猩粗大的阴茎翻进翻出,她那平坦的小肚子上甚至都能看到猩猩肉棒插入时的隆起。

      没有了堵嘴的内裤,方蕾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一下传遍了整个大厅。

      「呃……啊——,好痛啊,救命,你杀了我吧……」听着方蕾的惨叫猩猩操弄的更加带劲了,他像打夯一样每一下都将方蕾的身体重重地砸在自己的腿上,而他的肉棒则像是炮弹一样猛烈地轰击着方蕾柔嫩的子宫。

      而这时陈丽馨和白若晴的处境也一点不比她好多少。

      老高整个人扑在白若晴身上抱着她一双修长的黑丝美腿又肯又咬,白若晴的身子几乎被他对折成了一个U形。

      更让白若晴感到痛苦的是,老高的肉棒又尖又长,他最喜欢的不是操弄女人的阴道,而是插入女人的子宫。

      他那尖尖的龟头像是装修用的钻头一样抵住白若晴的子宫口狠狠地捻弄,白若晴的子宫被他钻得热辣辣的疼,彷佛要烧着了一般。

      失身于这些土匪已经让白若晴很是沮丧,而被这样一个混蛋操弄子宫更是让她羞愤欲死。

      她重新开始反抗,双腿用力向下蹬,试图将老高从自己身上掀下去。

      可是老高根本不会让她得逞,他奋力向下一压硬生生将白若晴向上掀的双腿压了下去。

      白若晴痛得连声尖叫,她甚至感到自己的腿骨都要被压断了。

      老高一口腥臭的口水啐到白若晴脸上骂道:「他妈的。看你不挨打就不舒服!」
      说着他猛地一拳打在白若晴柔软的肚子上,白若晴痛得惨嚎一声身子猛地一挺,连绑住她胳膊的皮带都被扯得吱吱作响。

      与此同时,老高就觉得白若晴的子宫一阵收缩,龟头藉着这股吸力居然突得一下突破了狭窄的子宫口刺入了白若晴的子宫,这下子白若晴更是痛得差点昏过去。

      老高的龟头突入了白若晴的子宫,那隆起的蘑菇头正好被狭窄的子宫口卡住,那紧窄的程度可是普通的阴道性交无法比拟的。

      老高像是一条公狗一样趴在白若晴身上疯狂地耸动着腰胯,白若晴的子宫被他的龟头卡住,每一下老高抽动阴茎时她都感到彷佛子宫要被扯下来一般。
      老高像是得了宝贝一般一边操弄一边摇晃着白若晴的脑袋问道:「骚货,爽不爽?啊,老子他妈问你爽不爽?你老公操过你的子宫没有?哈哈,今天你的子宫算是让老子操了!」

      连番的惨叫已经让白若晴的嗓子都变得嘶哑了,面对老高的羞辱她也无力抵抗,只能默默地流着眼泪忍受着残酷的奸淫。

      一阵淫戏过后,猩猩将精液全部射入了方蕾的阴道。

      老高则是直接将精液灌满了白若晴的子宫,直到他的肉棒软下来之后才从那狭窄的子宫口中退了出来。

      而这时候的白若晴几乎全身都淋满了男人们的精液,乍一看简直像是一颗融化的蜡烛。

      老高掏出白若晴嘴里的胸罩擦了擦自己的肉棒说道:「大哥,你说今天请我吃『想肉』,我现在可是都饿了。」

      猩猩一只手抱着方蕾的纤腰,一只手揉弄着她的屁股说道:「嘿嘿,兄弟在我这还客气什么?那个妞已经是你的了,玩够了就动手吧。嘿嘿,哥哥我还想再玩玩这个小妞的屁眼呢。」

      他们说的什么「想肉」,什么「玩够了就动手」方蕾还没太听懂,但是一听说猩猩要玩自己的屁眼当时几乎要跳了起来。

      她带着哭腔哀求道:「呜呜,大哥,我求求你,你饶了我吧。呜呜呜,我真,真的不行了。再弄我后面的话,我真的会死的。」

      猩猩听了哈哈大笑,他像是逗小孩子一样伸手捏了捏方蕾的脸蛋说道:「别怕,小丫头,死了更好,把你操死老子就直接生吃了你。」

      这时候一旁的白若晴突然又大叫了起来:「啊,你,你干什么?放开我!救命,救命啊!」

      众人转头一看,只见老高正一手按住她毛茸茸的阴阜,一手拿着一把屠夫剁骨头用的屠刀比比划划,似乎要找一条正中线就要剁下去。

      此时的白若晴全身都被他牢牢地绑在了茶几上,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了。
      老高一边比量着下刀的位置一边狞笑着说道:「别叫了,骚货,一会你就不知道害怕了。嘿嘿嘿,老子操了这么多女人的子宫,还就数你的最爽。老子要劈开你的子宫看看长得什么样!」

      说着他挥动屠刀狠命地剁下,只听卡嚓一声,白若晴隆起的耻丘整个被他一分为二,锋利的刀刃一直切开了她的会阴将屁眼都劈成了两半。

      「呃啊————」这一下被活劈下体的剧痛让白若晴发出了一声无比惨烈的哀号,盈白如玉的身子猛地一挺然后就像死了一样平摊在了茶几上。

      而不远处的陈丽馨看到这一幕更是吓得魂飞天外,方蕾则是两眼一翻直接吓晕了过去。

      老高用手指将白若晴那劈成两半的子宫抠了出来,那两半肉球之中满满的都是他射出的精液。

      他有些自嘲地笑了笑说道:「妈的,早知道就不射这么多了,待会吃的时候可得好好洗干净。」

      说着挥起屠刀又向白若晴的肚子剁了过去。

      皮肉被屠刀破开的噗噗声,骨头被屠刀剁开的卡卡声,还有刀刃撞到茶几木板的声音以及白若晴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飞溅的血肉将老高的脸都染红了,而他却像是地狱的恶鬼一样连续挥动着屠刀完全没有一点迟疑。

      白若晴的身体就这样被他一刀一刀从胯下一路劈到锁骨,然后一刀剁下了她的脑袋,白若晴被劈成两半的身体就像两片猪肉一样哗啦一下倒在了茶几上。
      一直趴在陈丽馨身上的墨镜这才走过去说道:「高哥辛苦了,您先歇会,等我把这婊子烤熟了给您下酒。」

      说着他拿起一把尖刀开始清理白若晴那流了一茶几的内脏,原来这个墨镜就是他们的厨师。

      老高也是答应一声提着白若晴的人头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将自己的肉棒刺进了她那切断的喉管。

      陈丽馨这才明白原来他们不只是要杀人取乐,而是要把她们当猪肉一样吃掉。
      现在看着白若晴的惨状她可是真的一点幸灾乐祸的心情都没有了,因为她知道下一秒自己就有可能变得和她一样。

      为了求生,陈丽馨慌忙吐掉了嘴里的一条肉棒叫道:「大哥,大哥,你要操那个小丫头的屁眼吧,让我给你做润滑吧,我会让你舒服的。」

      猩猩看着她那满身精液样子说道:「操,看你他妈都脏成什么样了,洗干净了再过来!你们,你们一块撒尿,给这个婊子洗洗干净!」

      「是!哈哈哈。」猩猩一声令下,那些围在陈丽馨周围的男人们全都停止了套弄将肉棒对准她的身体开始撒尿。

      为了活命陈丽馨早就已经顾不得羞耻心了,她像是洗淋浴一样用腥臊的尿液冲洗着身上的精液,全然不顾尿骚味比精液的味道还浓。

      陈丽馨洗净了身上的精液赶忙像狗一样爬到猩猩面前说道:「大哥,让我给你舔吧,让我给你舔吧。」

      猩猩看了她一眼鄙夷地说道:「妈的,看你骚成这样还想舔老子的鸡巴?给你舔舔这小妞的屁眼吧。」

      说着他像给小孩子把尿一样分开方蕾的双腿将她的屁眼对着陈丽馨。

     这时方蕾原本干干净净的小屁眼上已经沾满了她的处女血和淫液以及猩猩的
      精液,可就是这样看起来也比全身都是精液和尿液陈丽馨要干净得多。
      陈丽馨就像是狗见了骨头一样立刻扑上去卖力地舔弄着,用舌头将那些污垢全部卷进嘴里吞下,甚至还将舌尖伸进方蕾的肛门好把自己的唾液渡过去做润滑油。

      在陈丽馨卖力的舔舐之下,昏睡中的方蕾竟然也嗯嗯啊啊地呻吟了起来。
      猩猩得意地笑道:「哼哼哼,不错啊,小婊子很卖力气,待会大爷赏你。」
      正说着话,猩猩突然挺起肉棒对准方蕾的菊门狠狠地捅了进去。

      这一下陈丽馨完全没有防备,她的舌尖还伸在方蕾的屁眼里做着润滑。
      在猩猩肉棒的强硬推进下,陈丽馨的舌头一下子也被带进了方蕾的直肠。
      陈丽馨只感到自己的舌头几乎要被扯断了,身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而肛门被巨物侵犯的剧痛也让方蕾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她紧窄的肛门括约肌被猩猩粗壮的肉棒几乎撑开成了半透明的样子,要不是陈丽馨之前的润滑,这一下肯定要被撕裂了。

      在方蕾的哭叫声中,猩猩的巨物又开始抽插了起来。

      和以往操弄女人不同,这次在他的巨炮和女人的肉壁只见还夹了一条柔滑细腻的舌头,猩猩能够同时感受到肛门的紧窄和舌头的湿滑,彷佛同时享受着口交和肛交一般。

      他全力地抽插尽情地享受着快感,方蕾被他操得哭喊连天,而陈丽馨则是由于舌头被卡住,每一次抽插她都会随着节奏发出「哎,哎」的鸣叫。

      这刺激的景象让在场的男人们格外兴奋,老高一边操弄着白若晴的人头一边说道:「哈哈,还是大哥你会玩啊,一边操屁眼一边让女人舔鸡巴。」

      猩猩也是得意地说道:「嘿嘿,那是,要说玩女人我可是行家。」

      猩猩抽插了一阵终于将精液射进了方蕾的直肠,当他拔出肉棒的一瞬间,白浊的精液混合著淡黄的肠液从方蕾的屁眼里一下流进了陈丽馨的嘴里,那又腥又臭的味道让她直要作呕。

      就在她要吐出那些秽物的时候,猩猩突然一伸脚用脚趾抵住了她的下巴说道:「贱货,不许吐出来,全都给我吃下去。」

      陈丽馨不敢违拗猩猩的旨意,只要闭上眼睛咕噜一声将满口腥臭的液体全都吞进了肚子里。

      方蕾看着她狼狈的模样不由得哭着说道:「对不起,丽馨姐,呜呜,我连累你了。」

      猩猩却满意地说道:「嗯,你这个贱货还算是听话。该赏。老高,你说咱们赏她点什么?」

      老高奸笑着说道:「哈哈哈,母狗最喜欢吃屎了,我看就赏给她吃屎吧。」
     说着他走到一个用来装白若晴内脏的废物桶旁小心翼翼地从里面拣出了一截
      被他剁碎的肠子。

      那是一截十来公分长青色的大肠,里面鼓鼓囊囊地全是白若晴的粪便。
      老高啪的一声将那截肠子扔在地上说道:「母狗,老子请你吃香肠好不好啊?大粪香肠,哈哈哈哈。」

      陈丽馨为了活命只好全力讨好这帮人,她急忙答应道:「好,好,母狗谢大爷恩裳。」

      说着就要低头去吃那截肠子。

      这时候方蕾突然大叫道:「不能吃啊,丽馨姐!那是若晴姐的肠子啊!」
      陈丽馨这时候也是一愣,方蕾又继续说道:「别这样了,求求你们别这样了。丽馨姐,我知道你是为了救我才作践自己的,我对不起你,你不要再作践自己了。呜呜呜……」

      这时猩猩突然一个耳光打在方蕾的脸上说道:「小丫头片子,别他妈臭美了。你以为她是为了你?那个婊子就是为了活命!」

      说着他一边揪住陈丽馨的头发说道:「母狗,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吃还是不吃。你要是吃了,我就破例放了你,宰了这个小丫头。你要是不吃,我就宰了你!」

      最初的时候陈丽馨确实的存了帮助方蕾的心,但是当她看到白若晴惨死的时候这点好心霎那间就荡然无存了。

      就像她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的身体一样,为了活命她同样可以出卖友情和良心。

      她没有回答猩猩的问话,而是低下头像一条饿狗一样叼住那截装着粪便的肠子大嚼了起来。

      这一刻她能够听到方蕾的啜泣声突然停止了,她知道这个对她百般信任的小妹妹这时候已经伤透了心。

      她不敢抬头去看方蕾,只能匍匐在地上狼吞虎咽地吞食着白若晴的肠子。
      猩猩得意地狂笑了起来,他一脚踩着陈丽馨的脑袋拍了拍方蕾那木然的脸蛋说道:「看到了吧,小丫头,今天大爷教你个乖,下辈子投胎别再相信这种婊子了!」

      说着他抓住方蕾的脖子用力一扭,只听喀拉一声方蕾的颈椎一下就被折断了,她都没能发出一声惨叫,脸上还保留着那绝望的神情。

      猩猩像扔一只布娃娃一样将她柔软的身体扔给了墨镜说道:「接着,用这个小妞给我做一只清蒸八宝鸡!」

      听到方蕾被处死的声音陈丽馨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心里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方蕾,可是人已经死了说什么也没用了,能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没想到这时候猩猩突然一脚将她踢翻在地说道:「这只母狗随便你怎么做吧。不过记得洗干净点,这个骚货已经从里到外脏透了。哈哈哈哈。」

      「啊?!为什么?!不是说好不杀我了吗?!啊别碰我,你们不能这样!救命啊,救命啊,救————」在她最后一声救命还没有喊完的时候,墨镜已经一刀砍断了她的脖子。

      那不甘和惊惶的神色已经永远定格在了她的脸上,到最后一刻她才重新想起,跟这些恶棍没有道理可讲。

      在猩猩和老高的谈笑声中,墨镜已经准备好了美味的大餐。

      白若晴的两半身子被他吊住手脚挂在烤炉里烤得外焦里嫩,摆在特制的大盘子里就像是特制的烤全羊一样。

      方蕾娇小的身体也被他掏空了内脏,然后在肚子里填满了八宝糯米做成了一份香甜可口的清蒸八宝鸡。

      而陈丽馨的身子当然要像猩猩说的那样好好清洗干净了,这个女人虽然漂亮,但是外面全是尿里面全是屎,不洗干净可没法吃。

      然后他才将陈丽馨开膛破肚放到铺满锡纸的大烤盘里撒上各种香辣调料,做成了一道皮酥肉嫩香辣可口的香辣烤鱼。

      宴席之上,这些恶棍们一边用三个空姐的脑袋泄欲,一边吞食着她们美味的肉体。

      老高一手按住白若晴的身子一手抓住她一只饱满的乳房整个撕扯下来说道:「大哥,到了你这不见外,我就喜欢吃手撕羊肉,别嫌我吃得难看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捧着那块肥嫩的乳房大嚼,乳白色的肉糜混合著金黄色油脂顺着他的嘴角直淌都顾不得擦了。

      猩猩也是爽朗地笑道:「没错,你不见外就对了。在我这就是吃个痛快喝个痛快玩个痛快,哈哈哈。」

      说着他也直接从清蒸八宝鸡身上掰下一条「鸡翅」啃了起来。

      肥而不腻的烤肥羊,香甜爽口的八宝鸡,还有香辣可口的烤鱼,三个空姐的肉体做成的美味宴席上主人客人觥筹交错各自尽欢,一直将三个美人吃得只剩下了片片残骨这才罢休。

      一直到吃完了猩猩还在叼着一根不知是谁的肋骨咂着滋味,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墨镜献殷勤地说道:「大哥,没吃够吗?外边笼子还关着几个呢,要不我在挑俩宰了?」

      猩猩摇了摇头说道:「算了吧,好不容易逮住几个空姐,省着点吃。」
      老高笑呵呵地说道:「哈哈哈,这么精打细算可不是大哥你的作风啊,下次大哥到我那去,我也弄几个空姐给你尝尝。」

      「哦?此话当真?」

      「那还有假?我早就都物色好了,绝对不比这三个差。」

      「哈哈哈,哈哈哈哈。」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